政治

史上“價效比”最高的一次和親:其餘的基本都是賠本買賣

坊間五千年:來自四鄰八坊、涵蓋上下五千年的奇談史趣,文化及旅遊話題

古時的戰爭雙方,經常在打到“無計可施、無兵可用”時,就甩出了和親的招數。“和親”本質上是一種政治買賣,作為一種婚姻形式,它既無感情可言、更無經濟效益,而且“嫁出方”除送出自己的公主之外,往往還要搭上無數金銀財帛,簡直就是一種“虧得不能再虧”的買賣。

皇帝的霸氣形象,與無奈“和親”時確實反差巨大

我國曆史上有過許多次和親,真實數量已不詳。從最初簡單的“送人送錢”模式開始,隨著戰爭規模的擴大,到西漢時期就漸漸發展出了“協議聯姻”模式。

這種協議是具有約束作用的,非常適用於戰時雙方的短暫罷兵休戰,但和親的效果也就僅存在於“協議”期間;協議期一過,戰火還是隨時都會重燃。

所以說,西漢初期與匈奴的和親基本都是失敗的,但漢朝正是藉助休戰的間隙積聚力量,最後一舉掃平了漠北。“漠北無王庭”之後,已歸順的南匈奴也是需要經常以美女金錢安撫的,這時期的和親政策,又發展出了對內部少數民族進行“施恩”的模式,利用“姻親”來維繫中央王朝與“內屬外族”之間的關係。

西漢後期,這種模式的和親就相對湊效了,後世的帝王就紛紛仿效了起來。

昭君出塞,是民間傳頌最廣的一次和親

說到和親,人們經常會提起唐蕃之間“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的聯姻。文成公主的和親是在唐太宗時期,其最大意義是促進了吐蕃與中原的文化交流,對彼此間的和平卻建樹不大,到了唐高宗時候,唐朝與吐蕃就又打起來了,連薛仁貴都被揍得英名盡喪!

既是“政治買賣”,就不能不談“價效比”;歷數史上的許多和親,唯有“昭君出塞”是最成功的一次,從各“引數”上看,王昭君的這次和親,漢朝都是“賺大發”了!

漠北的安寧祥和背後,有著悽切優美的“出塞曲”

首先,以往的和親,送出的多是皇帝自己的親生女兒,是真正的公主,而王昭君呢,她只是一位宮女;其次,以往的和親在“夫家早喪”後,和親的作用就不大了,但王昭君卻能通過她的個人感染力同化了整個對方部族,達致了和平時間最長的和親效果。

傳說王昭君在匈奴的時間有六十年之久,實際上關於她的生卒年並不詳,在各類雜記裡,也有“中年早歿”之說。其後的匈奴在她的感召之下再延續了數十年的太平。由此催生出的千年民間傳唱,無不在渲染她個人的這種“感染力”----用今天的話說,王昭君的個人魅力確實非凡!

湖北秭歸的“昭君故里”,流傳的是壯大廣闊的漠北故事

王昭君是漢元帝時候的宮女,傳說她是“自願請纓出塞”。後人考究後認為,這應是《後漢書·南匈奴傳》作者范曄的失誤,因為班固的《漢書·元帝紀》裡,僅簡單記錄了元帝“賜”昭君呼韓邪單于,再無其他描述了,而《漢書》的權威性要遠高於《後漢書》。

范曄可能是參考了民間傳聞“加油添醋”補充了資料進去,他的“失誤”其實也從側面反映了王昭君在民間“人氣很高”的事實。綜合各類歷史記載,較為“立體”的王昭君故事估計應是這樣的:

如果畫像裡的昭君是這樣的“如花”,問你對漢元帝服不服?

公元前54年(漢宣帝時期),匈奴呼韓邪單于被其兄打敗,向漢朝表示歸附,並於公元前33年三次向漢元帝“自請為婿”。由於漢元帝年輕時最鍾愛的姬妾早逝,導致他對宮闈之事失去了興趣,所遺子嗣並不多,公主僅三位而已。

因為不想嫁出親生女兒,又不好拒絕呼韓邪單于,於是漢元帝就打算從宮女裡面挑選一位,認作公主後再遠嫁匈奴。

王昭君僅是弱小宮女,無從左右政治,說她“自願請纓”之說確實有點站不住腳,事實上漢元帝是憑宮女畫像挑選到她的。傳聞王昭君在繪製畫像時不曾“按例”賄賂畫師,於是畫師就將她畫得很醜。

對於和親之事,漢元帝的內心一開始是“拒絕”的(否則呼韓邪單于就不會“三次請願”了),無從推諉後就想“選個最醜的給他”,王昭君正因“最醜畫像”當選了!

得此佳人,匈奴人的刀可以放下了,老這樣舉著累不累?

當漢元帝見到王昭君本人時,其實也並無傳說中“驚歎其美貌”及後悔之舉,前面已說過,他對宮闈之事早已不感興趣了。

因這“誤打誤撞”,呼韓邪單于獲得了極為滿意的和親物件,感激滿足地歸去,這也間接促成了匈漢間的長久和平----至少在他看來,漢元帝對這事還是很有誠意的,不能失信於漢朝呀!

到了邊塞,“邊成宴閉,牛馬布野,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無干戈之役”(《漢書》載),王昭君終生致力於漢匈和平友好,終於成就了這次“價效比”最高的和親,號“寧胡閼氏”。

文成公主:我對藏漢和睦的貢獻,今日看起來歷史意義更為巨大(深感認同)

與呼韓邪單于的婚姻僅持續了三年,公元前31年,呼韓邪單于去世,其時的漢成帝敕令昭君“從胡俗”嫁給呼韓邪的長子復株累;11年後復株累去世,成帝再令昭君嫁給其子......不得不說這漢成帝真不是人,“價效比”也不是這麼個玩法呀!這次王昭君終於無法接受,最終選擇了服毒自盡。

傳說“昭君出塞”時年方十九(這年紀比較合理),在匈奴歷二任單于共十四年,因而她“中年早歿”是比較靠譜的說法,“六十年”應是持續和平的時間。相比唐代著名的“文成公主和親”(保持了約30年和平),王昭君“出塞曲”的歷史意義顯然大得多了!

康熙:我也和親過,國家敗絮其中,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之所以用“價效比”來描述和親,因為這做法在多數時候確實不得人心,也是當朝統治者“無為、軟弱”的一種體現。不過,連睿智英武的唐太宗都採取過和親策略,它確實又存在一種“買賣價值”,誰讓我國古代的女性地位如此低下呢?公主尚且如此,民間就自不用說了。

《康熙王朝》裡虛構的“藍齊兒”(本是固倫榮憲公主),同樣給康熙這樣的“大帝”抹了點黑,可見這樣的事情,皇帝自身都經常無法左右。要杜絕“和親”這樣的屈辱行為,國家真正強大才是根本。這麼說的話,其實我們的這兩位”千古一帝“似乎也是有許多難言之隱的!

“坊間五千年”將堅持內容100%原創(部分圖片來源網路,若存疑義聯絡即刪),持續為大家輸出選題豐富的原創文章。本號文字均親自碼出,觀點為個人見解,絕無任何對映行為,歡迎訂閱轉發及評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