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身邊的漂亮女孩越來越聰明瞭_整形

虎研社:發現與翻譯商業價值。

“有點竊喜。”

身邊的女孩說起來最近和別人見面,都說她變漂亮了,但是沒有人看得出其實她整形過。她說,這種所謂的“偷偷變美”,並不是怕別人知道,不過是希望可以變成自己想要的模樣,“讓變美自然發生這種感覺”。

並非孤例。身邊有些人“走著走著就變了”,說不上哪裡變了、總之是變更美了;“網紅臉”也並不那麼受追捧,畢竟這詞近來貶義居多。那些批量化生產出的模板臉,統一的大眼睛、尖下巴,網友的話說,顯得並不高階。有這樣一張圖大概展示了他們的“評價體系”。

(圖源:介面)

美,本身就是一種個性化的需求。一千個人有一千種對於好看的定義,這顯然是“濾鏡式一鍵P圖”式的美顏解決不了的。有醫美報告顯示,近來的醫美流行趨勢是從一致的極端美豔向多元分層進階。也就是說,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拿AB或冰冰的模板去套,是不會讓自己真正變美的,只有根據自己的特點去設計和強化,才可能美得更高階,更與眾不同。

看,日本女星石原里美也經歷了向高階臉的“蛻變”過程,即便現在的顏也頗有爭議,也攔不住被評為“日本男人最想娶回家”的模樣。

那麼這張“臉”,怎樣能變得高階且獨一無二呢?

大約在十年前,有調查者針對女性白領群體發放了一份調查問卷。其中,在“你有整容意願,但一直沒有實現,是什麼因素困擾你”的問題下,有39%的女白領選了“經濟因素”,有35%選了“安全問題”,彼時還是整形並未被廣泛寬容的年代。所以說,變美的需求一直存在,人們只不過在等待更經濟和安全的方式。

整形醫美,曾經由於高昂的價格位列“奢侈品”之中,如今顯而易見的是,醫美APP的入場是整個醫美產業發生顛覆性變革的重要原由。它們讓曾為奢侈品的整形醫美,逐漸變成普通人可承受得起的平民消費品。

獲客成本,一直以來是醫美行業的心頭之痛。過高的獲客成本導致了醫美機構不得不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醫美APP一度將獲客成本降到400元左右,降幅超過90%,ROI (投資回報率)最高時能達到1:8(資料來自公開採訪報道)。這直接搶佔了原先屬於線下渠道代理商和線上綜合搜尋引擎的收入,使得價格體系更加透明起來,也直接帶來了醫美價格的大幅降低。

過去三年來,針劑市場價下降70%以上,原先一支8000-15000元的進口瘦臉針,醫美平臺上不超過4500元。

醫療美容的熱門專案雖從幾百到幾萬不等,但隨著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均落在了大眾可承受的價格區間範圍內。

價格下來了,人們有了實現自己想要的模樣的底氣。想要變美之“經濟問題”,首先得到了部分解決。

“審美的再教育”,則是醫美APP做的另外一件事情。曾經,急於變美的人們總拿著某某明星的照片說是“醫生,我就要整成那樣”,但這種訴求並未考慮自身的條件;如今,醫美平臺上累積的大量真實的、分階段的、細節具體的案例給了他們更多的從需求到實現的可參考樣本。醫美是一個重決策領域,所以新氧、更美、悅美等醫美APP先後都把使用者整形日記和社群氛圍的打造作為業務重點,無一例外。在新氧平臺首頁的幾篇日記,也不乏“悄悄變美”、“無疤全切”,甚至男士的“變帥過程”等關鍵詞。

(新氧APP“整形日記”截圖)

另一方面,新媒體的崛起,讓消費者有了更多的資訊接觸途徑;醫美平臺大多有自己的新媒體矩陣,垂直醫美的新媒體賬號還部分肩負著大眾審美教育的作用。

(左:新氧;右:更美)

縱覽各家新媒體矩陣,新氧在微信公眾號中的表現最為突出,在新榜《2018年中國微信500強年榜》中,位列第31位,閱讀總量高達2.2億以上(2019年最新排名,剔除“新聞媒體”類別,上升至第6位)。如上圖所示,新氧的頭條單篇閱讀量高達10萬+,內容也更加偏向類似“認識什麼是美”“美的分寸感”“美商”等內容。

此外,新氧還擁有其他6個相關微信公眾號(認證賬號、同一個主體賬號),如“美少女挖掘機”、“東八區區花”等網紅、美妝賬號;其官方抖音號從2018年11月底開始更新,共計釋出58個作品,吸粉4萬+,獲得了近74萬點贊。

於是,人們不用再像以往從浩如煙海的搜尋引擎中或者路邊隨意的傳單中瞭解醫美,分辨那些真真假假的資訊;整形審美的偏好,亦從單一的“韓式整形臉”開始慢慢發生轉變。

一方面價格降低,一方面審美提升,到了該作決策的時候。相比於過去,醫美APP也使得消費者的決策流程更加透明,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安全性”的問題。

這是一張看似簡單的醫美平臺的消費路徑圖,其中對比通過傳統的渠道做消費決策最大的優勢是:一方面,整形日記給消費者提供了更多科學的建議,從而輔助消費者決策,消費者更加了解產品和醫師、網上下單的價格也更加透明,避免被忽悠;另一方面,第三方平臺較嚴格的醫院和醫生稽核機制,對醫療服務的安全性和品質要求頗高,而事前保險和事後理賠的成熟流程,也能帶給消費者更多“安全感”。

購前以真實日記內容分享磨平了資訊差,下單中、後則提供了有效的權益保護機制,主打透明與專業的醫美平臺,在讓使用者“安心變美”上下了不少功夫。

(醫美平臺提供的更詳細的決策流程)

“真正的千人千面”。

雖然把美這件事的判斷完全交給AI並不是很靠譜,但是對於實現個性化美,真正的“千人千面”,技術的進步、AI輔助消費者決策是可預見的下一步動作。醫美O2O平臺對醫美行業進行資訊化和網際網路化的過程中積累了大量資料,這些資料則為初級AI應用的嘗試打下了基礎。

各家醫美平臺的創始人在公開採訪中不約而同地提到了“技術”和“AI ”的話題。

新氧創始人兼CEO金星曾在採訪中說到,新氧將通過AI技術打通“診療--選專案--選醫院和醫生--到店服務--恢復”全流程。目前新氧已擁有“AI面診”、“整形手術模擬”等多項落地應用;更美則稱將“通過AI+人工提供準確的服務方案,轉化使用者需求;待使用者產生需求後保證服務閉環、效率和體驗;快速拓展線上流量入口”;美唄對外宣稱將“擴大技術團隊,引入AI輔助諮詢服務”。

關於未來消費者的路徑,可預見的是,通過AI輔助參與決策,構成了一個醫美消費決策的良性的迴圈。“千人千面“一詞曾用於人工智慧個性化推薦內容,用在醫美行業AI參與決策倒也頗為貼切。

總之,在醫美O2O平臺的參與下,消費者在做決策時變得“聰明瞭起來”,他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能成為什麼樣子。擺在醫美企業們面前的是更加理性的消費者,還有激烈的競爭與角逐。畢竟——

“多少人會P照片,醫美就會有多大的市場。”

2018年,中國醫美市場規模高達2245億元,據ISAPS(國際美容整形外科學會)預測,到2020年中國醫美市場有望達到3150億元。

就平臺規模,新氧與更美基本鎖定行業前兩位。我們從“人流”和“錢流”兩端看,目前的格局已較為清晰。

除上述創業公司,今年年初美團點評也舉辦了醫美行業峰會,通過輕醫美切入這個領域;阿里健康也有相關動作。當公眾公司成為主力,資訊透明會增加市場信任,而信任則是重決策領域的最關鍵一環。這個行業或許已經迎來了新的節點。

儘管,整形醫美現在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實際的數字是,在中國,1000人中只有2人會接受醫美服務,相較於美日韓等醫美市場成熟國家10%左右的滲透率差距頗大。

再回望過去4年,據媒體報道,醫美APP的交易額增速超過200%。掌握自己顏值大權的聰明消費者們,開始“用錢投票”了。

END

責任編輯: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