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雲端計算是網際網路的數學,如何才能找到1+1>2的答案?

3月26日,金山軟體公佈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2018年全年財報。財報數字顯示,2018年全年,金山雲實現營收22.18億元,同比增長66%。其中第四季度營收是7.27億元,漲幅達到了81%,金山雲的營收佔金山軟體營收佔比持續到41%。

實際上,金山雲無論是2018年全年還是第四季度的財報數字,都超乎了很多人的想象。調研機構Canalys給出的2018年全球雲端計算市場的增幅是46.5%;而IDC此前也預測,未來五年,中國公有云市場總體將保持41.0%的增速,金山雲66%的營收增速,遠遠高出了全球和中國的行業大盤。要知道,雲端計算可是網際網路行業競爭最為激烈的領域之一,甚至連“之一”都可以去掉,這一領域集齊了亞馬遜、微軟、Google、阿里、騰訊、百度等中美網際網路巨頭。金山雲能夠在巨頭林立中,跑贏大盤實屬不易。

如今整個TMT行業在2C端的使用者流量紅利、消費升級紅利逐漸觸頂之後,各大廠商紛紛往2B端尋找紅利。就雲端計算市場而言,當行業進入下半場之後,是否還存在紅利?紅利又在哪裡?在和FAAMG、BAT等最頂級網際網路公司的競爭中,金山雲是否有自己的獨門武器和高位勢能?

從百億看萬億,雲端計算格局遠遠未定

雲端計算市場之所以能夠集齊網際網路行業的“龍珠”,最為關鍵的還是市場極為龐大。Canalys的2018年度全球雲端計算市場調研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雲端計算市場總體規模達到了804億美元。就中國市場而言,中國信通院釋出的《2018年雲端計算白皮書》預計, 2021年公有云為903億人民幣。如此誘人的市場空間,自然吸引了各大廠商蜂擁而入。

在以往,很多人認為雲端計算市場集中度越來越高,頭部效應越發明顯。如今雲端計算市場,準確地說應該是:頭部效應和長尾效應並存,並激烈對決中,從目前僅僅百億元的雲市場規模來看高達萬億元的IT基礎設施市場,顯然容易得出結論:整個行業格局遠遠未定,原因有四:

一是,這幾年來,行業排名持續波動,即使是在“頭部”內部,也都一切未定。二是行業前三的市場份額雖然這五年來都在增長,但是佔比提高的點位數已經越來越小;三是,根據Canalys的資料,領頭羊亞馬遜AWS的市場份額從2017年的31.5%變成2018年的31.7%,已經幾乎漲不動了,而IBM市場份額甚至還下降了0.9個百分點;四是根據知名IP資料畫像公司IPIP.NET釋出2018年下半年全球雲服務商IP地址分析報告,活躍IP前五名的市場份額為77.07%,比上半年的78.35%降了1.28個百分點。

很明顯,對於金山雲這類位於國內頭部陣營的雲端計算廠商而言,只有頭部效應不行,這意味持續保持高增速難度大;只有長尾效應也不行,這意味市場過度分散。而當下這種行業劇烈動盪的狀態,恰恰是最有利於金山雲這類廠商的,這其實也在金山雲的財報數字上得到了體現。

如果仔細對比金山雲在過往幾個財季的財務數字,2017年四個季度,金山雲的營收分別為2.68億元、3.04億元、3.58億元、4.02億元,2018年四個季度,金山雲的營收分別為4.189億元、4.69億元、6.03億元、7.27億元。從同比增速來看,2018年四個季度的增速分別為:56.3%、54.2%、68.4%、81.0%;而從環比增速來看,則分別為4.0%、11.9%、28.7%、20.6%。

很明顯地可以看出,金山雲在過去的2018年裡,無論在同比還是在環比方面,增速都是在快速提高的。如果對中國乃至全球網際網路有所瞭解的話,就會知道百分之五六十的營收增速,已經算是鳳毛麟角了,在經濟放緩的時代,更顯難能可貴。

金山雲如何做到“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

雲端計算行業和網際網路其它很多行業不同,其市場被雲端計算廠商大體分為了網際網路市場和以政企客戶為主的企業級市場。面對兩種風格、氣質大不相同的市場,有的雲端計算廠商選擇聚焦網際網路市場,而有的廠商則選擇企業級市場,無論是網際網路客戶更加開放,還是企業級市場更具改造空間,都是他們各自的理由。

和這些廠商的做法不一樣,金山雲顯得更加有野心一些,金山雲要做的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追求“網際網路市場+企業級市場”協同發展帶來的“1+1>2”的效果。一方面,和小米的深度合作以及良好效果,加之遊戲、視訊、直播、資訊流等領域的眾多成功案例,讓金山雲不僅積累了豐富的網際網路行業的運營經驗,也打造了自己的標杆和口碑。

比如,2018年7月份的時候,金山雲就聯合小米,共同釋出了“1KM邊緣計算”解決方案,打造“雲+億級終端”邊緣計算模式,成為了就邊緣計算這個大風口,最早推出解決方案的雲端計算廠商之一。在這樣的前提下,擁有價效比、“體價比”優勢的金山雲,對於已駕輕就熟的網際網路市場,當然還要繼續深耕。

另一方面,對於相對比較傳統的企業級市場,其可供開拓的空間極為巨大。可以說,這既是雲端計算行業的市場藍海,也是企業在資訊化、數字化、智慧化轉型升級過程中,帶來的技術紅利低窪地帶。要知道,中國雲端計算行業發展研究報告的相關數字顯示,2019年雲端計算市場的滲透率也只是可能將首次突破10%而已。

和網際網路市場不一樣,傳統的政企市場,不僅要求雲端計算廠商,能夠提供標準化的雲端計算方面的產品和解決方案,而且還要求雲端計算廠商對垂直行業的行業痛點、作業流程有清晰的認識,進而能夠做出“柔性調整”。在這些方面,金山雲在國內一眾雲端計算廠商中,可謂走在了前列。

眾所周知,傳統工業領域企業,在資訊化、數字化和智慧化升級過程中,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不確定性和碎片化問題,鋼鐵行業更是如此。以鞍鋼為例,為了解決這一行業痛點,其選擇了金山雲綜合運用“雲+大資料+人工智慧”技術,打造了工業智慧製造工業網際網路雲平臺——“精鋼雲”。“精鋼雲”可以幫助鞍鋼將雲端計算、大資料、人工智慧等技術,充分應用到質量跟蹤、節能減排、智慧物流等生產、銷售、管理的各個作業流程節點中,保證產品質量,提升管理和運營效率,並有效降低成本。

雲端計算是基礎數學,做實事比講故事重要

可能有人會說,金山雲一方面在網際網路市場和企業級市場雙管齊下;另一方面又跑出了領先中國大盤和全球大盤的速度,因此在過去的2018年裡,金山雲完成7.2億美元的高額融資,成為中國估值最高的獨立雲服務。

實際上,這話只講出了一部分的原因,資本市場當然看重企業的市場開拓和商業化提速的能力,但是其更看重的或許是企業的技術創新能力,尤其是在雲端計算這種“技術為王”的行當裡。

當下,大資料、區塊鏈、邊緣計算、IoT……各種風口來襲,可以說一個比一個火爆。但是土妖認為,如果做個類比的話,那所有這些都只是“物理、化學、地理、生物”等等;只有雲端計算才是學科之母——“數學”。微軟英國公司首席技術官Michael Wignall 此前聲稱,“今年,我與客戶、合作伙伴和公共部門的對話主要圍繞一個主題——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雲端計算帶來的人工智慧機遇。”在其看來,哪怕是人工智慧,很多機遇也是雲端計算帶來的,或者說是基於雲的。可見雲端計算是“數學”,並非一家之言。

成立於2012年的金山雲,在雲端計算領域有著多年的深耕和積累,雲端計算這個“數學基礎”非常牢固,而面對其它撲面而來的技術和行業風口,金山雲又不因循守舊,而是順應趨勢,積極擁抱。於是雲端計算和大資料、區塊鏈、邊緣計算、人工智慧雲、IoT等,就形成了互相促進、良性迴圈的雙螺旋技術融合結構,具備了強大的高位勢能,能夠帶來指數級的效率提升,從而為客戶創造更高的價值。

值得強調的是,金山雲無論是擁抱技術還是擁抱創新,並不是為了炫技,更不是為了盲目的追求風口,而是為了基於“雲端計算+創新技術”,為客戶提供“1+1>2”的一站式高性價比綜合服務。對於技術,金山雲有自己一套的“技術觀”:技術不僅僅是技術,甚至不僅僅是產品和解決方案,而是一種場景能力。用更直白的話來講,就是技術要有具體場景下解決具體問題的能力。

“在國家實踐走向製造強國的路上,雲端計算將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金山雲CEO王育林就曾如此表示。王育林預測道,“如果說上半場網際網路的產業變革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那麼下半場更多企業的上雲和數字化轉型升級會更深遠地影響我們的公共服務以及生產模式。”

寫在最後的話:

TMT行業的恆定定律就是“各行各業萬事萬物非恆定”,任何領域都永遠處於變化之中。進入下半場的雲端計算行業,仍然至少有“黃金十年”的高速發展期。可以說,雲端計算無論是賽道還是空間,都足夠寬廣。關鍵是雲端計算廠商自己在面對不斷變化的時局時,應變和轉身的速度如何;以及在降低生產成本、提升運營效率等方面,能否給客戶創造長期的價值增益。

總之,在雲端計算這場長跑中,既要跑出應有的速度,更要掌握好方向和掌握節奏。雲端計算行業的精彩,才剛剛開始……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