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冊立北魏皇后的金人是這樣鑄造出來的_匈奴

冊立北魏皇后的金人是這樣鑄造出來的

南北朝時,北魏宮廷內有一個奇特的風俗,即“親手鑄金人”。每逢冊立皇后,候選人必須在眾目睽睽下“親手鑄金人”,用以占卜吉凶,窺探天意,以“親手鑄金人”的成敗決定冊立與否,成則立,不成則不立,然後再選一人走這道程式。對此,《北史》后妃傳序雲,“魏故事,將立皇后必令手鑄金人,以成者為吉,否則不得立也。”不少妃嬪,雖眾望所歸,萬事俱備,志在必得,與皇后之位僅一步之遙,但在“手鑄金人”這個環節上出了問題,只能接受無緣皇后的命運。

關於皇后冊立行“手鑄金人”一事,《魏書.皇后列傳》記載得頗為詳實,“道武皇后慕容氏,寶之季女也。中山平,入充掖庭,得幸。左丞相衛王儀等奏請立皇后,帝從群臣議,令後鑄金人,成,乃立之,告於郊廟。……道武宣穆皇后(追諡)劉氏,劉眷女也。登國初,納為夫人,生華陰公主,後生太宗。後專理內事,寵待有加,以鑄金人不成,故不得登後位。……明元昭哀皇后(追諡)姚氏,姚興女也,輿封西平長公主。太宗以後禮納之,後為夫人。後以鑄金人不成,未升尊位,然帝寵幸之,出入居處,禮秩如後焉。……”

從史料記載來看,不論接受“手鑄金人”占卜的妃嬪出身如何,是否得寵,是否生子,是否賢能,只要過不了“手鑄金人”這一關,即便再怎麼受皇帝寵愛,即便死後可追諡為皇后,但生前登不上後位。沒辦法,這是北魏故事,是拓跋氏皇族定下的死規矩,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即使是皇上也無權插手和干涉。

金人,其材質並不一定是黃金,通常為黃銅,即銅鎏金像。所謂“手鑄金人”,就是工匠們將一切鑄造工序都準備齊全的情況下,由被定為候選人的準皇后,在工匠的協助下將銅液灌入模具。這個流程看起來簡單,實際操作起來則很容易出問題。其一,面對冊立大事,當事人容易緊張,心理素質不容易過關;其二,鑄造銅像需所有參與人員齊心協力,一人出了差錯,可能導致全盤皆輸;其三,可能會有人從中作梗,故意使絆子,做手腳。不管過程如何,最後以結果確定立與不立,所以,很多準備立為皇后的妃嬪在這上面栽了跟頭。

手鑄金人,並非北魏首創。說起“手鑄金人”占卜的淵源,從現存史料中可以找到很多線索。如《史記.秦始皇本紀》載,秦滅六國後,秦始皇“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鍾,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宮中”;《漢書.霍去病傳》載,“收(匈奴)休屠祭天金人”;《後漢書.西域傳.天竺國》載,“世傳明帝夢見金人,長大,頂有光明,以問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長丈六尺而黃金色”;《史記索隱》載,“韋昭雲:‘作金人以為祭天主。’崔浩雲:‘胡祭,以金人為主”,等等。

秦始皇鑄十二金人,除了收天下兵器,防止民眾造反,也與其迷信有關,《漢書.五行志》載,“秦始皇帝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於臨洮。天戒若曰,勿大為夷狄之行,將受其禍。是歲始皇初並六國,反喜以為瑞,銷天下兵器,作金人十二以象之”;匈奴單于鑄金人,是為了祭天;漢明帝夢金人,則與佛教有關。可見,金人是最早匈奴人用來祭天用的,匈奴人迷信天地鬼神,故把偶像當做天地鬼神的化身而予以崇拜,後來,隨著佛教的傳播和影響,金人與宗教信仰也漸漸聯絡起來,正如《魏書.釋老志》所載,漢武帝得到休屠王祭天金人後,以為大神,供於甘泉宮,“金人率長丈餘,不祭祀,但燒香禮拜而已,此則佛道流通之漸也”。

那麼,北魏為什麼要通過“手鑄金人”確定皇后呢?她們所鑄的金人到底是什麼樣子呢?是自己的模樣,還是他人的模樣?

說到“手鑄金人”,必須提到一個人,即冉閔,冉魏政權的建立者。據《晉書.慕容儁載記》記載,東晉永和六年(公元350年),冉閔稱帝時曾“鑄金為己象,壞而不成”,前燕皇帝慕容儁則“欣於閔鑄形之不成也,必欲審之”,得知冉閔不具備當皇帝的“天命”後,才信心滿滿地發兵滅掉冉魏。從記載來看,鮮卑人慕容儁和漢人冉閔都對“手鑄金人”非常重視,兩國都有鑄像占卜的習俗。由此可知,在北魏(公元386—557年)建國前,中國北方已有“手鑄金人”之事。冉閔雖是漢族人,但他自小生活在羯族人圈子裡,而羯族又屬匈奴別部,曾為匈奴人效過力,與匈奴有一定淵源。應該說,冉閔鑄像占卜的習俗是從匈奴族、匈奴別部羯族那裡學來的,源於匈奴人傳統的“祭天金人”。早在五胡亂華時,這個迷信習俗由匈奴人引入中國北方,並漸漸演變為一種通過鑄造金人用以占卜的手段,是包括匈奴、羯、鮮卑等在內的北方許多少數民族普遍流行的一種風俗。

北魏拓跋氏是鮮卑族的一支,其前身為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沒有多少科學文化知識,故對宗教、祭祀等迷信非常熱衷,佔據中原後,便效仿其他曾佔據中原的少數民族政權遺留下來的以“手鑄金人”占卜吉凶、窺探天意向背的方式,漸漸將“手鑄金人”發揚光大,並廣泛用於冊立皇后事宜,清代史學家趙翼也認為“此又在元魏之前,則不始於魏矣。蓋本北俗故事,至拓跋而益尚之也”(見《廿二史札記》)。從冉閔“鑄金為己象”以及後來“(爾朱)榮遂鑄金為己像”(見《北史》)的史料記載來看,北魏冊立皇后時,也應當是讓準皇后“鑄金為己像”,即比著自己的樣子鑄造銅像,如果連自己的銅像都鑄不好,就沒資格當皇后。

其實,正如冉閔“鑄金為己象”,在北魏,“手鑄金人”不單純是冊立皇后時才用這種方法,權臣覬覦王位者,也往往鑄像以驗天意,想當皇帝也要“手鑄金人”,鑄成了,就能得到認可,鑄不成,則就此打消念頭。

北魏武泰元年(公元528年),大都督爾朱榮在發動“河陰事變”,溺死胡太后及幼主,並殺諸王、高官等兩千餘人後,掌握北魏大權,有問鼎皇位的念頭,可惜“榮遂鑄金為己像,數四不成”,讓他萬念俱灰,心情沮喪,以至於“精神恍惚,不自支援”,雖手握軍權,但經“卜佔,言今時人事未可”(見《北史》),故沒敢當皇帝。隨後,爾朱榮立一個傀儡皇帝,並讓幾個候選人“以銅鑄高祖及咸陽王禧等六王子孫像,成者當奉為主,惟莊帝獨就”(《魏書?爾朱榮傳》)。高祖,即魏孝文帝拓跋巨集(元巨集);咸陽王禧,即拓跋巨集的弟弟元禧;莊帝,即魏孝莊帝元子攸。這次“手鑄金人”比賽,元子攸獲勝,成為皇帝,後來設計將爾朱榮殺死。

北魏之後,漢人政權也有“手鑄金人”之事,如北齊。高洋是個鮮卑化了的漢人,在繼父兄執掌東魏實權後,想廢掉皇帝自立,就是通過“手鑄金人”占卜後才動手的,“齊高洋欲僭位,群臣皆意以為不可,鑄像卜之,一寫而成,遂決意僭號”(見《廿二史札記》)。隋唐之後,新興起的契丹族政權也有鑄金人的例子,一雲“及帝崩,所置人戶、府庫、錢粟,穹廬中置小氈殿,帝及后妃皆鑄金像納焉。節辰、忌日、朔望皆致祭於穹廬之前”(見《遼史.禮志》);又云“覆玉人異。鑄金像全。極麗而已。俔妹之然。義昭配地。號峻齊天……”(見《全遼文.聖宗仁德皇后哀冊》)。與冉魏、北魏、北齊時期“手鑄金人”相比,遼代鑄造金像已不是用來占卜吉凶、窺探天意了,而是用於紀念和祭祀。

(本篇完)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