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雄才偉略的漢武大帝(上)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肅說歷史”

渭河,古稱渭水,發源於甘肅鳥鼠山,流經天水、寶雞、咸陽,來到古都西安,在渭河之濱,這邊黃土高原上,坐落著一片綿延近百里、高大百餘尺的古墓群。西漢15位皇帝中的9位都埋葬在這裡,9位皇帝死後重新聚首,兩千多來,他們彷彿一直在回憶往事,蕭瑟的衰草,昭示著一去不返的漢家神威。這9個陵墓中,最巍峨壯觀和富麗堂皇的要數漢武帝的墓葬——茂陵。這裡埋葬的是一位偉大的帝王,他創制制度,廣攬英才,開疆拓土,新增建立了一個強大的西漢帝國。

後元三年(公元前141年),景帝病倒,日重一日。眼看將不久於人世,他頒詔為16歲太子劉徹提前舉行成人冠禮,目的是讓其即位親政。景帝旋即病逝於未央宮,享年48歲。國不可一日無君。劉徹於當天在景帝靈柩前即皇帝位,他就是為漢孝武皇帝,即漢武帝。由於景帝精心安排,權力交接平穩過渡。景帝時代結束,一個更加輝煌的時代即將開始。漢初六十餘年,黃老之學成為治國指導思想,文帝、景帝,無為而治,這使得秦末以來殘破的社會經濟逐漸得到恢復發展,出現了中國歷史上少有的太平盛世“文景之治”。經濟上的積富之勢必將轉化為政治、軍事乃至文化的強大。漢武帝劉徹的舞臺,已經由他的父祖為他準備好。但到底該採用什麼樣的思想理念治理國家,才能避免亡秦的覆轍而取得成功呢?是繼續沿用漢初的黃老之學?還是另闢蹊徑,自創新途,尋找全新的理論武器和指導思想?這是即位之初的漢武帝必須首先考慮的問題。

即位伊始,這位少年君主便顯現了超常的才略和膽氣。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歲首十月,武帝下達登基後的第一道詔書,在全國範圍內徵召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他要將天下賢才盡數招攬到朝廷。丞相衛綰見機行事,上奏請求罷免修習法家、縱橫家學說的賢良,認為這些學說會擾亂國政,建議馬上得到武帝許可。此舉顯然非同尋常,意味著漢王朝統治思想將發生重大轉變。武帝趁機進行人事調整,任命竇嬰為丞相,田蚡為太尉,對於趙綰和王臧均委以重任,四人均崇尚儒學才是這次調整的關鍵。果然,他們很快便將儒家主張的建明堂、行巡狩、改正朔、易服色等制度提上議事日程。改革易幟剛剛開始,許多事情尚在醞釀之中,便遇到強大阻力。阻力來自默守黃老之學的太皇太后竇太后。

年紀輕輕的漢武帝便知道韜光養晦,在這件事上,他並未與祖母竇太后針鋒相對,而是選擇了忍讓,他順從祖母,將趙綰、王臧投進死牢,罷免了竇嬰、田蚡,並進一步屈從於竇太后的倒行逆施。治國思想的首次改弦更張以漢武帝的慘敗結束,但這次嘗試極大地刺激了儒學的發展。時代潮流,浩浩蕩蕩,黃老被黜勢在必行。

建元五年,漢武帝立五經博士,開始推崇儒學,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身歷四朝的政治老人竇太后壽終正寢,屬於劉徹的時代終於到來。這裡是屬於蘭州軍區西安和平路幹休所,從幹休所東門走進護欄圍起的院子,就是下馬陵。西漢大儒董仲舒死後,就埋葬在這裡,相傳,一日漢武帝巡視到這裡,為了表示對董仲舒的尊敬,特別下馬步行,於是,民間稱這裡為下馬陵。

董仲舒是個出類拔萃的人,他講,君主的品質,實際上和整個天下人要求的品質一樣,都是善,這個就是我們著名的仁義禮智信。這二個就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這個在漢武帝時候成為中國的主流文化,相延兩千年不改。

武帝知道,成就大業需要一批人才。他求賢若渴,使用各種辦法,誘導天下文人士子展示他們的學問和本領,進入仕途。繼即位之初征召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之後,武帝又推出察舉和徵辟兩種招攬人才的方式。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武帝下令置博士弟子50人,傳授儒學,博士弟子成為武帝的人才庫和後備官吏隊伍。

高帝七年(公元前200年),西漢開國皇帝劉邦率軍與南下入侵的匈奴軍在平城白登山(今山西大同東北)激戰,劉邦被困七天七夜,險些被俘。劉邦自此意識到,當下尚不具備武力解決匈奴的國力,遂於匈奴和親,漢匈關係自此有所緩和。但匈奴一旦遭遇災荒便撕毀合約,南下擄掠。文帝十四年(公元前166年),匈奴14萬騎兵甚至深入距長安僅七百里地,在西漢建立最初的六十年間,強大的匈奴不斷侵擾中原地區,踐踏農耕文明,成為大漢心頭之患。

隨著武帝成年,他決心解決匈奴問題,武帝即位時,大漢帝國的實力,與此前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然而,自己是否具備獨自對抗匈奴的能力,武帝沒有十足的把握,他需要一個同盟者。他聽說,匈奴大敗月氏後,月氏人西遷至西域一帶。武帝於是決定派人出使西域,聯絡月氏人,共同夾擊匈奴。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武帝向全國徵募願出使西域者。張騫毛遂自薦,踏上征途。哪知張騫一去,杳如黃鶴。武帝左等右等,等不回張騫,決定先按計劃動手。

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春,漢軍北伐,吹響了進軍的號角。漢軍四萬精銳騎兵分四路:車騎將軍衛青從上谷出擊,騎將軍公孫敖從代郡出擊,輕車將軍公孫賀從雲中出擊,驍騎將軍李廣從雁門出擊,四路大軍在東西兩千公里的戰線上同時發起進攻。結果,兩部敗北,一路未與匈奴遭遇,四路大軍中只有衛青一路立功,他率部攻入匈奴人的“聖地”龍城,斬首生俘七百餘人。為了報復漢朝,匈奴加快了南下侵擾的頻率。

元朔元年(公元前128年)秋,匈奴鐵騎再度南下,武帝命將軍衛青、李息出擊,斬殺數千匈奴兵。元朔二年(公元年前127年),武帝命衛青、李息出擊匈奴,收復“河南地”(今黃河河套地區),但匈奴不甘放棄“河南地”,展開瘋狂反撲,武帝於是決定組織一次大戰役以擊垮匈奴。

元朔六年,未滿十八歲的霍去病,主動請纓,親率八百騎兵,在茫茫大漠裡賓士數百里,尋找敵軍。結果,他獨創的長途奔襲遭遇戰,首站告捷,斬敵兩千餘人,霍去病也成為漢軍楷模,在取得漠南戰役勝利之後,武帝決定發起河西之役。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三月,河西之役打響,驃騎將軍霍去病親率一萬騎兵從隴西出發,渡過黃河,翻過陡峭山嶺,穿越扁都口,他轉戰六日,如神兵天降,直搗匈奴駐地,斬敵八千多人,繳獲休屠王的祭天金人,驅匈奴於千里之外,將河西走廊納入漢朝版圖。為進一步鞏固對河西走廊的佔領,武帝在這裡先後設定了酒泉、敦煌、張掖、武威四郡。匈奴接連丟掉焉支、祁連二山,十分悲痛,他們唱道:“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其後,大量匈奴兵投降漢朝,匈奴王國遭到毀滅性打擊,從此,河西走廊無匈奴蹤跡。

河西之戰後,接下來,武帝要解決漠北匈奴主力。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漠北之役開戰。這年夏天,武帝集結十萬騎兵,由衛青、霍去病分領;又徵調數十萬步兵,轉運糧草。此役,衛青、霍去病雙雙取得大捷,共消滅匈奴將近九萬人。霍去病封狼居胥山,臨翰海(今俄羅斯境內貝加爾湖)而還。漠北匈奴主力喪失殆盡,殘兵敗將遠遁逃命,不敢再戰。

漢武帝對匈奴發動了三次重要的戰役,第一個就是漠南戰役,第二個河西戰役,第三個是漠北戰役,這三次戰役,它是漢軍重創匈奴軍,大大地削弱了匈奴的力量,使匈奴再也無力組織大規模地南侵。

不幸地是,漠北戰役僅僅兩年之後,霍去病病逝,年僅24歲,十年後,大將軍衛青亦去世。茂陵東去二里之遙,有兩座外形獨特的陪葬墓,一座貌似賀蘭山,一座酷肖祁連山。“賀蘭山”下,安息著大將軍衛青,“祁連山”下,長眠的是大司馬驃騎將軍霍去病。正是這兩位將軍,當年讓匈奴人聞風喪膽,夜遁千里。武帝開疆拓土,擴大中華版圖,並不限於北方蒙古草原。現在,他一聲令下,劍指南方。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