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兵痞出身的張獻忠玩轉大明官場

作為明朝末年與李自成齊名的農民軍領袖,張獻忠還是具有相當知名度的。他之所以能取得超越其他造反兄弟的成就,很大程度上來說因為他比一般的造反者更有文化。換個說法,張獻忠更瞭解怎麼跟文化人打交道。

所謂文化人,指的就是大明官員。由於業務往來頻繁,雙方長期進行人員消耗,可以說都對彼此咬牙切齒。但是形勢逼人強,畢竟當時還是大明的天下,張獻忠青黃不接的時候就需要政府接濟一把。抱著這種態度,張獻忠在一生的造反事業中投降了不知道多少次。

張獻忠最後一次投降發生在谷城,當時又遇到了造反事業的低谷階段,恰好招降的熊大人老實巴交不像個聰明人,於是張獻忠主動投降了。其實所謂投降,多少也是需要個儀式的,至少也得交割一下軍事管理權。張獻忠本著對兄弟負責的原則,堅持要照顧兄弟們起居飲食,不想住得太遠。熊大人無可奈何,只能妥協,結果熊大人無所事事,只能天天給領導打報告報平安。

張獻忠相對忙一點,他安排手下鑄造兵器整飭糧草。最出人意料的是還請了個私塾先生來給士兵們普及軍事理論教育,據說教材還是華夏版的《孫子兵法》。從這個角度講,張獻忠在為非作歹的道路上可以說絕對是天賦異稟。有了吃有了喝,順便普及一下軍事理論,張獻忠樂此不疲。在靜養期間還明目張膽的跟老同事李自成聯絡感情,熊大人聽說了死活不相信。

過了幾個月,張獻忠太平日子過夠了,就開始了最後一波造反活動。這次起兵他先把負責看管自己的幾個地方官幹掉,然後就收拾包裹上路了。據說出發前還特意書寫大字報供述了自己近段時間對大明官員的賄賂情況。這份報告貼出來,那還要不要人活了,最尷尬的自然是熊大人。熊大人原本在兩廣看熱鬧,因為自視甚高跑來招撫起義軍,結果農民軍還沒收服好,自己這邊炸鍋了。

結果可憐的熊大人,不久後就被皇帝收拾了,張獻忠開始跟楊嗣昌唱對手戲。不得不說,楊嗣昌雖然是高學歷的大學士,但是我們半文盲張獻忠一點也不怯場。當時楊嗣昌拿出十面埋伏陣型,張獻忠估計猜不著他這古怪的陣型,只能溜之大吉。好在張獻忠雖然不懂陣型,但是聽聞楊大學士的陣型很厲害,於是三下五除二拔腿就跑。

如此看來,遇到了真的文化人,似乎張獻忠的鬼把戲就失靈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張獻忠不僅瞭解文化,還洞悉人性。當時追趕他的除了楊嗣昌,還有左良玉和邵捷春,為了避免三面受敵張獻忠很快進了四川,開始繼續和官僚打交道。他先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說明白自己和左良玉雙方兔死狐悲鳥盡弓藏脣亡齒寒的依存關係,然後趁著左良玉沒反應過來就偷襲了邵捷春的隊伍。很快瓦解了楊嗣昌的戰略佈局。

楊嗣昌最後無可奈何,也拿出了手段開始誘降農民軍。據說他曾明碼標價貼出張獻忠的通緝懸賞金,可是不幾天張獻忠就派人在楊嗣昌的根據地寫上了他自己的價碼。如此這樣搞下去,楊大人氣得生了病後來日益嚴重撒手人寰。張獻忠後來再接再厲,與李自成遙相呼應,一度還建立了自己的政權。當了一把大西政權皇帝。想想一個兵痞有如此本事把一些官場大佬玩弄於鼓掌之間,可見讀書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呀。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