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遊戲專業留學生:逐夢者需要肩負什麼

文/Jack_Chenn

導語:

大家還記得當初因為什麼遊戲讓你投入大量時間廢寢忘食的玩,甚至被家長老師批的狗血淋頭?還記得什麼遊戲因為機制不合理和BUG,讓你有幫他做遊戲的衝動?

我們都熱愛遊戲,但是一些人卻決定把設計遊戲或製作遊戲當成以後的職業。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2018年,我正式成為UCSC Game and Playable Media(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 遊戲和互動多媒體)的研究生。我想把這幾天的所見所聞和個人經歷分享給大家。也希望有更多人的人對設計&製作遊戲感興趣,投入這項令人激動的行業。

大家玩過的第一款電子遊戲是什麼?不管是在紅白機上還是在軟盤上,肯定大家都有很多故事想要分享。有句話說的好啊:其實大家都樂於分享自己的故事,可是卻無人問津。在此,我十分感謝我的學長:升升。

他在網上對自己故事的分享,讓我瞭解到這一個與眾不同的專業。這裡有一群為了夢想而奮鬥的人,而這種人無論在何時見到,都讓我深表敬佩。跟他在微信上深♂入探討後,他跟我這麼說了一句話:“那以後的更新,就交給你了。”我當時回了一句好。我覺得他當時可能也只是開玩笑的,但是我想讓更多人瞭解到我們正在做的事。畢竟會有像我這樣的人,可能因為一些小事和一些故事而下定決心投入做遊戲的行業。文章目測挺長的,我儘量寫的輕鬆配上插圖讓大家看的舒服。如有任何建議或者意見,歡迎指出評論。下篇分享會汲取教訓。

決心和動力

我知道,每個剛從事某個行業的小菜鳥都喜歡講一下自己的決心和動力。將來的我或許被現實擊垮或妥協,但是你不能阻攔我現在為了夢想瞎比比的權利。當你做一件事情只考慮到後果,說不定你已不在吹牛的年紀。

我,22歲,混蛋的年齡,早已不會為別人叫我小屁孩而生氣,處世甚少的我也不會為了任何現實而妥協。我管這個叫青春,或者你們笑著罵道:“你這叫衝動。”嗯哼, 年輕了不去做些傻事,等了老了再不正經,我覺得不行。

當然,我管衝動叫青春,但是青春不等於無腦。我想分享我的小故事,一個普通的程式設計師最終決定投入遊戲行業的小故事。

首先先闡述一下背景,也就是自我介紹:

22,男,來自深圳,高中讀完沒高考,去美國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isity(凱斯西儲大學)讀美本。本以為我一定讀工程專業的我,突然發現我其實很喜歡電腦科學。然而那時已經修了很多工程的課,於是最終四年以B.S in Computer Engineeering(計算機工程)畢業。大學四年認識了很多人,也學的很辛苦,但是遺憾也很多。大學最後兩年有幸認識到一個很好的教授,帶我做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人機互動)方面研究(學校是研究性大學,偏學術)。巧合的是,他負責學校遊戲專業的課程。我玩遊戲很多,各種遊戲都有涉獵,屬於部分硬核玩家。出於興趣和能跟教授更多深入合作和了解,我報了他的一門遊戲設計入門課。於是小故事從此開始。

遊戲設計課最後,每個小組有兩週時間時間做最後的小組遊戲。我們幾個人秉著差不多得了的心態,準備混個A高高興興提包走人。討論後決定要不我們就做個類似《雷電》的吧,遊戲名字也隨便了一個,總而言之就是全部都很隨便。我們小組站上講臺準備介紹我們理念的時候,我們就有點尷尬了,因為沒什麼好說的,就是個模擬《雷電》的遊戲。在吞吞吐吐的介紹到一半的時候,小劇場來了。

底下一個學生(美國人):“你這個遊戲,跟雷電有啥區別啊。好無聊啊。”

我們(一組人):“……”

他:“有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東西啊,聽上去就好無聊。做這個遊戲沒什麼意義啊。”

經歷了死一般的沉寂之後,我們最終還是沒能辯解些什麼。不得不說,當時的我們就是這麼無趣。下臺坐著看著別人的目光都有點覺得別人在輕視我們。我們這些年輕人,可以被人說傻蠢笨狂,但是一旦失去了別人的尊重,心裡的火就上來了。

回去後,我們幾個人開了個會。“要不,我們好好做一個吧。”經歷了那種尷尬後,大家都異口同聲的答應了。接下來就是兩週的努力。我們決定做橫版2D遊戲。遊戲概念是你控制一個幾何形狀,在闖關的任何時候你可以切形狀來通過各種關卡。可供切的形狀有,圓形(加速通過和衝破壁壘),三角形(填進地面三角形的坑開啟開關和躲避障礙),長方形(跨越高處障礙和觸碰高處開關),X型(利用中間空檔躲避丁刺等小型障礙)。我們給這遊戲起了一個很酷炫的名字,叫《Geometrix》,翻譯有點困難,你們就姑且叫做“幾何“吧。

這是小圖示!就是.EXE檔案那個!小了看沒這麼粗糙!雖然它確實很粗糙!

兩週時間比較緊,從頭開始做遊戲需要準備的東西很多,再加上小組成員版本控制屬於入門階段,很多東西無法高效處理。但最後我們還是成功的做完了要求的三個關卡和教學關,自己製作的美術,和自己製作的音樂。

你說那時我們不忐忑是不可能的。畢竟在介紹之前那個丟人遊戲概念的時候經歷的那種尷尬,每個組員都不想再體驗一次。再說我們這個新概念還是比較類似已有的遊戲。而且因為當時考慮到技術問題,我們選擇了最簡單的2D橫版過關。我們擔心著我們的努力不能得到別人的肯定。

演示過程中大家都很專心的看我們玩,在我們演示人員沒玩好,掛了的時候,底下還發出各種笑聲。我們當時真的很開心,看著大家那麼認真的看著我們的遊戲,雖然遊戲很基礎,雖然遊戲很毛躁,但是他們真的在用心的看我們玩。演示完畢,小劇場又來了。

還是那個美國小哥:“你們這遊戲考不考慮賣啊?”

我們:“啥?”

他:“我說要不要考慮上個 Steam 綠光看看?再更新迭代一下版本。我覺得好好玩啊。我會買。”

當時我們的心情,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形容。之前這小哥的句句扎心的鄙夷像是一記重錘,現在又把我們捧上天。從被人看不起到被同一個人肯定,一切都在兩週之內發生。讓這個奇蹟發生的,就是我們做的這款小遊戲。

相信我,如果你看到你製作的遊戲被人認真遊玩還在奮力思考怎麼過關,最後過關後跟你說一句“很有意思!”的時候,那種滿足感可以充滿你整個世界。

故事講完了,留下了美好的部分,刪去了製作時候的苦逼。這個故事是讓我走向做遊戲的原動力,也是最大的動力。

動力講完了,講一下決心。這就是一個糟心的部分了。如果你看完上面的故事你也想做遊戲了。那你務必請看完下面的段落。

做遊戲是一個十分講究經驗的職業。因為遊戲入門的門檻比較低,所以很多人都會被低門檻所吸引。但是實際上,跨進門,你會發現一堵大山。這堵大山就叫做經驗。初出茅廬,沒有經驗,很少遊戲實習,C++編寫的一般般,線性代數沒學過或者不怎麼好(額,國內應該是必修吧,這點美國大學不是,至少我們不是),英文交流表述存在障礙,工作簽證難拿,學校很少提供(介紹)遊戲相關的職業(實習)崗位。每一個問題都是一扇門,每扇門都像遊戲中的那樣:“你現在還不能通過”,真的叫人頭皮發麻。

反過來想,哪個遊戲工作室想要培養一個拿著薪水卻不能做事兒的遊戲設計師呢?遊戲設計是一項很有目的性的工作。每個員工都像是一個齒輪,沒人想要一個將來能用到的齒輪,而是都想要一個放進去就能完美轉起來的,能夠加速遊戲開發程序而不是吊車尾的。

更何況,遊戲開發基本都是階段性的。假如培養了一個菜鳥,雖然他沒有任何經驗的。萬一培養出來,階段完成,菜鳥拿著“工作經驗“去別的公司去了,那豈不是做了別人的嫁衣。資本家是聰明的,至少比我這個馬上要找工作的看的清楚。我們遊戲專業的小蝦米,面臨的就業壓力特別的大,特別是第一份工作。

圖片來源網路

更何況,做遊戲是一個很廣泛的概念。並不是你做遊戲機制才是做遊戲,後端的伺服器和資料庫,前端的 UI 和設計,都是一個完整的遊戲的一部分。說到底,做遊戲吃得香的還是電腦科學專業。

製作遊戲就是一個大雜燴,不是你讀遊戲專業才能做遊戲,大多數做遊戲的公司更加喜歡電腦科學、計算機圖形或者核心演算法工程師的硬核編碼人員。並且他們學電腦科學的還有做軟工的選擇,我們遊戲專業的侷限性在這就體現出來了。那為什麼我們這些“孤兒”要選擇這個專業呢?

答案只有一個:逐夢。

有為了這個專業放棄了NYC的計算機圖形專業,也有放棄了國內知名大學保研的橄欖枝,來到這個地方,大家都有相似的夢想和目標。我們是一群浪漫的人,浪漫地在一條山崖上架著棧橋。不管以後是否還會在遊戲行業,現在的我們是天真的,是不計後果的努力拼搏。夢想從來只是說說的,但是有些人卻選擇最直接的方式努力實現夢想。我們放棄了很多,但是現在卻依舊堅信著自己的道路。以後就算失敗了,也可以作為一個失敗者對自己笑著說努力過。

看完上面我們的決心,是否動搖了你最初的信念。如果你再三考慮清楚自己的職業規劃並且義無反顧的投入製作遊戲的行列,請允許我對你稱一句“あいぼう”。中國遊戲需要好的遊戲製作師&設計師,我可能不是,但是看著文章的你不一定。

圖片來源網路

學校&專案介紹

正統的學校介紹大家百度或者翻牆咕鴿英文介紹大概能瞭解的差不多。以下是我個人對這個學校的瞭解:全部是我個人見解,存在主觀臆斷,請根據你所搜尋到的資訊,揣摩得出自己的結論。(意思就是不粘鍋)

圖片隨便網上找了個,僅供閱讀美觀(反正你們也搜得到=3=

首先,這個學校是 UCSC 在矽谷的分校,上課地點不是主校區,也不是住學生宿舍。但是是正規的 UCSC 的研究生,你可以去主校區上課(開車30分鐘左右)。而且是 M.S(Master of Science),隸屬於 STEM program。享有得天獨厚的3年 OPT 實習時間。(這估計大多數人最想知道的我先回答了)

接下來是2018年跟2017年的不同。首先學校學期是 quater 制度,即一年4學期。2018年專案大改,從4學期加到5學期,學費還是之前4學期的學費。也就是以前是1年畢業,現在是一年半畢業,即新生2018年9月底開學,2020年5月左右畢業。為什麼中間空了3個月(一個 quater)的時間呢?因為以前是一年4學期不帶停地上。現在有個暑假,可以用暑假申請遊戲有關的實習。遊戲專業的 offer 比較簡單的是拿到實習公司給的 return offer,也就是這個實習機會對於學生來說非常重要。這是我認為改革中最有利於學生的一點。

學校不大。就一棟樓,根本沒有校園這麼一說。學校員工不多,但是大多數都是在大公司長時間工作過的老鳥。他們所掌握的人脈和資源是這個學校的優勢。

再者,你要說能學到什麼?呃……這個專業也面向零程式設計經驗的學生,所以你想要硬核程式設計課你可能來錯了地方。這邊一切以做遊戲專案為主,小組人員各司其職。用專案老大 MJ 的話說:“你來到這裡能學到的最有用的東西是如何跟別人一起做遊戲。”

留學價格方面,學校給出的官方估計是總共一年半下來 90k 美元。包括住宿和生活(這個你們有興趣我之後文章po少許美國生活),實際上來估計會更高。其實主要是住宿太貴了。如果有駕照能買車,可以節省不少錢。一個 quater 的學費約為 11.5k 美元。

圖片來源網路

專案教不教 3D math,比如計算機圖形中空間數學之類的?不交,自己學。

專案教不教C++?教,但是屬於能夠用C++的水平,熟練掌握靠自己學。

專案教不教遊戲引擎,比如 Unity,Unreal Engine 4 等等?Unity 教,UE4 可能教,我現在也不知道改革後新的課程教不教,其他基本不教。

專案為什麼有個叫 Serious Game,它是什麼?Serious Game,中文直翻“嚴肅遊戲”,以研究,訓練,建議為主的教育遊戲。你可以認為以前的練習打字的教育遊戲,《警察抓小偷》和《青蛙跳河》是 Serious game。現在的 Serious game 有一大塊研發在醫療機構上,研究新式療法幫助病人復健,比如通過互動現實遊戲幫助偏癱病人主動使用不方便移動的手或腿來達到治療的目的。我前面提到的大學教授做的就是這個方面,我跟著他做人機互動也算是做了一些 Serious game 的研究。

有個問題估計大家都想問,也不明白也不敢問:這學校叫著分校,又收零程式設計基礎的學生,還學費這麼貴,還經常把沒有收入本校的學生扔進來,是不是野雞啊?

Good Question,因為我以前也這麼想過。答案不唯一,請辯證的去看這個問題。首先美國找工作對研究生本科看的不是很重,特別你是程式設計崗位。技術面通過了,證明了你的能力,你就算沒有上過大學也是有很大機會收到 Offer 的。

正如我之前在決心說過的一樣,我們走的不是一條尋常路。如果你想著在美國找個好的遊戲開發研究生,輕鬆找到一份工作,那我只能說你考慮一下張開嘴看看能不能接到一塊披薩。但是你可能能找到很不錯的電腦科學研究生,找到一份相對簡單入職的軟體工程師職位(薪水還高)。有了軟工經驗,今後再去入職遊戲也是很不錯的選擇。專案本身並不保證你能找到工作,技術崗沒有一個吃白飯的。一切都靠自己,遊戲專業更是如此,非常看重個人經歷的遊戲專案。這個研究生專案能給你很多遊戲開發的經驗和完整的個人遊戲專案。

說了這麼多,這個專案能給你什麼?無非二字:機會。加州矽谷對於程式設計師來說是個好地方,比我之前克利夫蘭好多了。你在這能遇上無數的遊戲開發小工作室和實習機會。只看機會來了能否把握住。

順便提一句:分校沒有任何 Career Fair or Career Center(求職大會,職業規劃中心),有指導員協助你找準你的職業定位,其他一切都靠自己。

行了。說了那麼多,大多數吃瓜群眾要說瓜不甜了。

大概分享一下課程。因為是第一學期,又延伸到 5 quaters 畢業,所以我們相對來說輕鬆了很多,沒有像上一屆這麼苦逼。(要知道有多苦逼詳情參見學長的文章),但是不代表我們可以 Party everyday 了。這是上課而已,我們要交的那個叫專案,是要額外畫很多時間自己寫的,更不提自己個人專案了。

“課這麼少?幸福!”醒醒,這是幻象,你在掩飾什麼!!

個人經驗分享

嗯……其實學期剛開兩天。我們做的也就是剛開始新生見面會的參觀校園和參加主校區的研究生動員會(我是真的不知道Orientation怎麼翻譯)值得一提的是。UCSC主校區真的像是原始森林,裡面各種參天大樹(Redwood)。鹿,松鼠到處跑。說實話這個植被覆蓋,裡面竄出來一頭熊我都覺得可以理解。看下圖大家感受一下

森系校園

校圖書館。裡面全是Mac...

我本科錄了UCSC本校的生物(我以前腦子有包),給了獎學金,但我沒去。當時我覺得他的吉祥物實在是太噁心了。誰知道最終還是沒有逃脫這個命運。緣,妙不可言!

圖片來源網路

UCSC的吉祥物是:黃金鼻涕蟲

沒事。卡通形象不噁心,但是還是令人難以接受。

凱斯西儲是斯巴達人。口號:GO SPARTAN!(衝啊斯巴達人!!)有一種上戰場的感覺。這邊是:GO SLUG!(衝啊鼻涕蟲!)感覺有一種看蝸牛(鼻涕蟲)比賽即視感。

下面隨便體會一下,安全無毒放心食用

紀念品商店(沒錯!那個是巧克力。反正我沒買就拍了個照,溜了溜了)

學校的Orientation講座,基本針對主校區學生。分校的我們都快聽睡著了

值得一提:我們坐在最後一排,也就是這麼多人大概就是一年的UCSC的研究生了

最後一排攝影機拍不到。拍完照片我眼睛閉上了

接下來就是自由活動啊什麼的。遊戲專業的嘛,最後結果肯定是:

倆基友坐咖啡店MHXX聯機中

結語

秉著既然是接替學長繼續寫點文章,那就不如寫多點的想法,一下子似乎寫的太多了。希望各位看的還算愉快,也能有所收穫。就如我題目那樣,我們作為逐夢者,肩負的東西不知道是蜜糖還是炸藥。但是我就是喜歡這些不管肩負著什麼,都勇敢往前走的人。年輕嘛,還有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歡迎交流!!!有任何感想或意見和建議評論一下讓我認識一下自己寫文章的不足!

還會繼續寫,下一篇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卜鴿卜鴿)只是等到我再次有乾貨想拿出來分享的時候再一起放送出來。留學挺辛苦的,掏個時間出來寫個文章分享還是不容易的。我也是挺佩服學長當初的想法。希望他能找到好的遊戲崗位!(最近他在找工作,繼續苦逼)

我還是想知道關於遊戲製作和設計:小兄弟,傳火嗎?

原文地址:https://www.gcores.com/articles/102431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