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再見了!最好的鋼鐵俠。】

本文首發公眾號bbmovie

從2008年4月30日,《鋼鐵俠》首映。

到2019年4月24日,《復仇者聯盟4》首映。

4011個日夜。

我們滿載勇氣與夢想,有笑有淚的一起走過。

從初見時的“I'm Iron Man.”

到終局之戰的“I'm Iron Man.”

小羅伯特·唐尼的一句即興臺詞,最終竟成為了漫威電影宇宙,對全世界的最深沉表白。

“I'm Iron Man”,既有試比天高的輕狂,也有力挽狂瀾的無畏。

他最早到來,卻也早早“離開”。

毫無疑問。

鋼鐵俠,是當之無愧的漫威C位。

他孤身一人,奮力承托起漫威的盛世,當閉眼離去時,留下了無盡的繁華。

01他有一顆溫暖的心

《復聯4》開場。

鏡頭掃過託尼·斯塔克的臉龐。

蒼白、疲憊、絕望。

滅霸奮力擊碎的,不僅的斯塔克緊固的戰甲,更是他從前所向披靡的無畏與自信。

整部《復聯3》,其實就是一個“去英雄化”的過程。

每一位拼盡全力超級英雄,但最終都在這個反烏托邦的世界中完成脫冕。

當斯塔克以為自己將在無盡的宇宙漂流中,徹底終結這起起落落的一生時,他身上體現出一個凡人的脆弱和牽掛:

給唯一的親人小辣椒留言。

所以我們很容易理解,五年之後的斯塔克,為什麼一開始會拒絕美隊的邀請。

他既不願面對曾經失敗與恥辱的過去,也不願打破現有的寧靜且幸福的生活。

《復聯4》涉及的人物眾多,初代“三巨頭”都有一次與過去重逢的機會。

託尼·斯塔克穿越回70年代,見到了自己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

託尼生於紐約長島,僅十五歲時就進入麻省理工學院電子工程系就讀,並以最高分畢業。

他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驕子,但二十一歲時,他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死於“車禍”(後揭曉,實際上蓄意謀殺)。

這改變了託尼原本的成長軌跡,將年紀輕輕他推到了斯塔克集團CEO,他承受著巨大的榮耀和孤獨。

霍華德·斯塔克

情感。

其實才是《復聯4》最重要的價值紐帶。

兩位斯塔克先生的見面,恍如隔世,但談及最多的,卻是對家人的愛與保護。

鋼鐵俠、美隊、雷神都見到了已經逝去的至愛。

旋即他們將對小家的情感,放諸於對整個復聯,乃至整個世界的愛與守護。

正是在這種強大情感核心的推動下,才會不斷有人願意犧牲自我,並踐行那句口號:

“不惜一切代價”。

很多人都忽略了,託尼和父親見面這一場戲的重要性。

父子之間,往往很少說愛。

但託尼這一次,卻從旁觀者的身份,竊聞到父親對自己的珍視與感情。

雖然霍華德並沒有給他任何強大的武器,但卻給了他一顆極度溫暖的心。

父親離世後,託尼成了縱情享樂,緋聞漫天的花花公子。

直至此時,過去那個孤獨的託尼得到了愛的成全,並完成了自我救贖。

這也直接推動了他內心的二次成長。

當鋼鐵俠最後打動響指的那一刻,他再度完成了蛻變和成長,成為整個世界的救世主。

他選擇犧牲自我,給予世界一個美好而完整的未來。

我們不難發現,在《復聯4》中,託尼·斯塔克的人物弧光最為完整,其成長和變化清晰且有跡可循。

他,是串聯起整個復聯世界的重要紐帶。

02叛逆期的超級英雄

2008年,《鋼鐵俠》橫空出世。

影片在全球收穫了5.85億美元的票房,也籍此盤活了整個漫威影業。

在此之前,在市場大受歡迎的超級英雄是什麼?

索尼的《蜘蛛俠》、20世紀福克斯的《X戰警》、華納DC的《蝙蝠俠》……

山姆·雷米版《蜘蛛俠》系列票房超20億美元

這些超級英雄雖然面孔不同,但卻有著相近的人物屬性:完美型人格。

無論是紐約當代活雷鋒“蜘蛛俠”,還是哥譚市蝙衣警察“蝙蝠俠”,他們都秉承著“做好事不留姓名的原則”。

而這些超級英雄的出現,恰好滿足了社會集體無意識的英雄崇拜。

從1978年理查德·唐納的《超人》開始,屬於的超級英雄主旋律就從未改變。

他們能力過人、英勇無畏,總能在危機之際拯救世界。

但隨之而來的,卻是觀眾對於此類銀幕英雄的審美疲勞和型別厭倦。

《正義聯盟》全球票房僅收6.58億美元

索尼後來開發的兩部《超凡蜘蛛俠》,遭遇了始料未及的市場失利,便是最好的證明。

在《鋼鐵俠》上映的同年,還有一部超級英雄電影取得了市場轟動。

那就是,克里斯托弗·諾蘭執導的《蝙蝠俠之黑暗騎士》。

這兩部超級英雄電影有一個共同點,即刻意去塑造主人公的“不完美人格”。

託尼·斯塔克為人傲慢無度,縱情聲色;布魯斯·韋恩多次被小丑戲耍,掉入陷阱。

反臉譜化的設定,讓超級英雄走下神壇,與觀眾內心產生更強的情理呼應。

而在同時,這也讓影片的敘事走向充滿更多可能,也更具看點。

漫威以“鋼鐵俠”的人物塑造為基石,由此開始了一系列的超級英雄型別再定義。

如漫威與索尼合作推出的《蜘蛛俠:英雄歸來》,放大了彼得·帕克青春期的憂傷與煩惱,影片在詼諧輕鬆的同時,亦不失深意。

又如《雷神3:諸神黃昏》,影片一改前兩部的暗黑史詩風格,塑造出雷神與浩克的多元化人物性格。

這樣顛覆傳統、泛娛樂化的製作理念,讓漫威的影片更具生氣,在市場上廣受歡迎。

在漫威的一眾超級英雄中,最具個性人物魅力的,自然非“鋼鐵俠”莫屬。

而能夠將鋼鐵俠的形象,塑造如此栩栩如生,自然也非“小羅伯特·唐尼”莫屬。

03最好的鋼鐵俠,最好的唐尼

5歲出演電影。

22歲擔任主演。

27歲獲得奧斯卡影帝的提名。

32歲因吸毒被逮捕入獄。

43歲出演《鋼鐵俠》,再度翻紅。

從“鐵窗”到“鐵人”,人生這般大起大落,也許只有他能承受:

小羅伯特·唐尼

Robert Downey Jr.

從《鋼鐵俠1》的50萬美元的片酬,到《復聯3》、《復聯4》的1億美元片酬。

唐尼的人生,劃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線,命運將他從深溝中帶出,並推至世界主流視線之前。

很多人說,小羅伯特·唐尼是“幸運”的。

他能夠再度翻紅,只是因為趕上上了一個好角色。

但事實上,在遇到幸運之前,唐尼經常扮演一個“努力”的人。

羅伯特·唐尼父子

5歲混跡片場時,小唐尼在父親老唐尼的荒誕喜劇《狗狗人生》(1970年)中,飾演一隻幼犬。

為了模仿小狗把一條後腿搭在樹上尿尿,小唐尼練習了整整一週,當時腿都腫了。

小羅伯特·唐尼小時候

18歲那年,唐尼接到父親電話,告知他已經成年了,他再也不會給唐尼一塊錢。

於是,唐尼開始在紐約各大劇院打工。

唐尼回憶起那段經歷時,如是說道:“我做演員,總是提前半小時到,還做劇務,幫忙拆佈景,每週多賺50美元。”

年輕時的小羅伯特·唐尼

1992年,唐尼出演了電影《卓別林》,併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但最終惜敗給《聞香識女人》的阿爾·帕西諾。

為了爭取卓別林的角色,導演阿滕伯勒曾回憶道:“唐尼穿著流浪漢的服裝,戴著誇張的頭套和耳環走進我的辦公室毛遂自薦,說著就翻起了跟斗。”

唐尼飾演的卓別林

1996年,唐尼赤身裸體地開著跑車,被攔截的警察搜出海洛因和手槍。

後一年,唐尼從戒毒中心逃脫被抓,判處3年監禁,出獄後又因吸毒兩次被抓。

這一系列負面新聞讓唐尼聲名狼藉,演藝事業走入低谷,徹底停擺。

2002年,唐尼完成了自己長達5年的“禁毒計劃”,著手準備復出計劃。

他復出後的第一份工作,是給歌手艾爾頓·約翰的歌曲《我想要愛》做MV的替身。

當時有人嘲諷道:“曾經的奧斯卡準影帝,如今卻要給流行歌手對口型。”

《鋼鐵俠》劇照

這種窘迫境況,直到《鋼鐵俠》專案的出演。

事實上,曾經醜聞纏身的唐尼並非託尼·斯塔克的第一人選。

我們需要感謝阿湯哥,壓根就沒看上這漫畫改編的劇本,這才有了唐尼後來的輝煌。

在拍攝《鋼鐵俠》之前,唐尼為了做好充足的準備,每週都要拿出5天的時間進行體能和武術訓練。

而當影片所有的拍攝工作結束之後,唐尼還在持續了8個月的後期製作當中隨叫隨到。

因為需要接受“動作捕捉”特效技術,用以完善鋼鐵俠的動作表情。

唐尼桀驁不馴的個性、起起落落的經歷,都與託尼·斯塔克這個人物完美契合,彷彿這個角色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樣。

無需過度的矯飾,鋼鐵俠的狂妄、落寞、自省、對東山再起的渴望,都裝在唐尼的眼神裡。

直到現在,唐尼仍然保持他灑脫隨性的真實個性。

當媒體想要將他包裝成勵志傳奇時,他卻說:“我的成功都是出於需求,不是因為什麼遠大理想。”

故事很長,人生很短。

很多時候,我們還來不及說再見,鬢間就爬滿了白髮。

11年時光,9次扮演鋼鐵俠。

在《復聯4》的結尾,託尼·斯塔克用最刻骨銘心的方式,與我們完成道別。

一個“鋼鐵俠”倒下了。

在未來,也許還會有千千萬萬個“鋼鐵俠”重新站起來。

他們繼承的,不僅是無堅不摧的戰衣戰甲,更是託尼·斯塔克真實灑脫的張揚個性,以及甘於奉獻的英雄精神。

《復仇者聯盟4》海報

寫到這裡,文章已經超過3000字了。

如果每一個字都代表愛你一遍,那就是愛你超過3000遍。

宇宙無窮,時間無盡。

再漫長陪伴,終有告別。

再見了!最好的鋼鐵俠。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