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金城戰役:志願軍1094門火炮半小時打1900噸炮彈……

摘自:《朝鮮戰爭備忘錄:1950-1953》,作者:胡海波 , 黃河出版社出版。

核心提示:1953年7月13日夜,志願軍1,094門火炮在一片沉寂中突然爆發,劃亮了悶熱得令人窒息的朝鮮夏夜夜空。炮彈雨點般落在東起北漢江,西至牙沈裡,22公里的敵軍陣地上,不到半小時,南朝鮮首都師、3師、6師、8師陣地上整整傾瀉了1,900噸炮彈。

金城戰役

這是志願軍在抗美援朝中規模最大的一次炮擊,也是志願軍頭一次佔據了戰役地面火力優勢。美國戰史記載:“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頭上呼嘯,在呼嘯聲中,他們前赴後繼攻擊這個地區的大韓民國防線。在共軍的猛攻下,前哨陣地一個接一個被打垮了。”

李承晚決心鋌而走險。1953年6月17日深夜,南朝鮮當局以“就地釋放”為名,脅迫人民軍被俘人員2.7萬餘人離開戰俘營,押送到南朝鮮軍隊訓練中心。

李承晚這次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將戰爭打到底,他高呼“向鴨綠江進行一次全面的軍事進攻”,“必要時單獨作戰”,並公開拒絕停戰的條款:“按照目前的條款,停戰對我們意味著死亡。我們一貫要求應該把中共軍隊趕出我們的國土,即使在這樣做時,我們不得不單獨作戰也在所不惜。”南朝鮮國民議會也表決:“一致反對停戰條款。”

這種公然破壞停戰協定的行為激起了全世界的公憤。尼赫魯稱這是一件“很遺憾而極其令人反對的事”。各國輿論一致大罵李承晚為“出賣和平的叛徒”,“不負責任的乖戾小人”。連丘吉爾也向李承晚提出強烈抗議:“女王政府強烈譴責這種背叛行為!”加入“聯合國軍”的許多西方國家抗議李承晚破壞“聯合國軍”司令部的許可權。一些國家甚至要求美國換馬,撤掉這個傀儡,據說中情局甚至擬定了針對李承晚的暗殺和政變計劃。

焦頭爛額的美國政府則堅稱與放俘一事無關,拼命推卸責任。有些美國官員甚至感慨,共產黨經常宣傳說李承晚是美國人的傀儡,現在美國人倒真希望他能充當傀儡的角色。

而克拉克聽到這個訊息,只能兩手一攤,無奈地說:“讓中國人教訓一下韓國人吧!”

毛澤東當即指示:“我們必須在行動上有重大表示方能配合形勢,給敵方以充分壓力,使類似事件不敢再度發生,並便於我方掌握主動。”

6月20日,朝中方面首席談判代表南日在雙方代表團大會上,宣讀了金日成元帥和彭德懷司令員致“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的信,嚴厲指責美方縱容南朝鮮當局的行動:

“我們認為你方必須負起這次事件的嚴重責任,必須負責立即追回被釋放的全部戰俘,保證以後絕對不發生同類事件 究竟(聯合國)軍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鮮政府的軍隊? 朝鮮停戰究竟包括不包括李承晚集團在內?

同日,彭德懷赴開城簽署停戰協定。下午,彭德懷到達瓦礫堆中的平壤後,馬上給李克農和檜倉志司鄧華、楊得志等人打電話。鄧華、楊得志一致請戰,都希望能再打李承晚一頓。

彭德懷同意:“這個李承晚不識好歹,再給他點顏色看看是完全應該的。”經過商議後,給毛澤東發電:“ 根據目前情況,停戰簽字須推遲至月底比較有利,為加深敵人內部矛盾,擬再給李承晚軍以打擊,再消滅李承晚軍一萬五千人, 妥否盼示。”

毛澤東接到彭德懷的電報後,當即覆電,表示同意:“再殲滅偽軍萬餘人極為必要。”

6月21日,在彭德懷親自主持下,志司在檜倉山洞中舉行作戰會議,決定立即在全線發起第三次反擊,狠狠地打擊南朝鮮軍。

“為保證這次作戰勝利,特給20兵團加強火箭炮兵、高射炮兵各一個團,還有一些坦克、工兵等。加強後的金城正面我志願軍五個軍,共有迫擊炮以上火炮1,094門,平均每公里44.8門,還有坦克20輛。南朝鮮軍和我志願軍兵力對比為1 3,火炮對比為1 1.7。”鄧華從容地說明敵我態勢。

“我們 志後 調集了10個汽車團,共2,000輛汽車,晝夜向前線搶運物資。共前運物資約1.5萬噸,其中包括各種炮彈70餘萬發,炸藥124噸。我們保證金城前線指戰員吃得好,用得充足 ”洪學智信心十足。

會議氣氛活躍起來。彭德懷大手一揮,興奮地說:

“好啊,我們的炮兵要吼上兩嗓子了,後勤準備也沒有問題,李承晚這老小子妄想堵住和平的大門,老子要用實力把它開啟!”

勢如雷霆、摧枯拉朽的“金城戰役”開始了,其戰果之大,進展之順,連志願軍將帥們都出乎意料。

7月13日夜,志願軍1,094門火炮在一片沉寂中突然爆發,劃亮了悶熱得令人窒息的朝鮮夏夜夜空。炮彈雨點般落在東起北漢江,西至牙沈裡,22公里的敵軍陣地上,不到半小時,南朝鮮首都師、3師、6師、8師陣地上整整傾瀉了1,900噸炮彈。

這是志願軍在抗美援朝中規模最大的一次炮擊,也是志願軍頭一次佔據了戰役地面火力優勢。美國戰史記載:“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頭上呼嘯,在呼嘯聲中,他們前赴後繼攻擊這個地區的大韓民國防線。在共軍的猛攻下,前哨陣地一個接一個被打垮了。”

驚天動地的炮擊剛一結束,20兵團新任司令員楊勇、政委王平統一指揮5個軍向金城地區4個南朝鮮師發起了排山倒海般的猛攻。楊勇面對前任鄭維山的輝煌戰績,自然也不甘屈居下風,一出手就是勢如奔雷。這場戰爭的壓軸好戲,就在驚雷和瓢潑的大雨中上演了。

20兵團只用一個小時就將南朝鮮軍陣地衝擊得七零八落,閃電和炮火的亮光不時映照出一群群志願軍士兵奮勇衝殺的身影,敵軍戰線被全面突破,整個戰場完全被志願軍主宰了。

南朝鮮陸軍“第一王牌”首都師首當其衝。平心而論,在整個戰爭中,這個戰前由南朝鮮首都警備司令部改編而成的步兵師也的確是南朝鮮最能打的部隊,其第1團是南朝鮮軍隊歷史最悠久的團隊,綽號“白虎團”。

“白虎團”一字排開的三個營中,右翼2營一開戰就被淹沒在志願軍攻擊的狂潮中。團長崔喜寅急令團預備隊9連、11連前往增援。結果兩個連一出發就被志願軍炮火打掉了一半人馬,另一半逃得乾乾淨淨。

崔喜寅急得像熱鍋上螞蟻一樣團團轉,在志願軍空前猛烈的炮火下,所有的通訊網路全部被打掉了。

在首都師月峰裡的一個炮群陣地上,頃刻間落下了1,000發炮彈,陣地被砸了個稀巴爛,到處是炮車的殘骸和四分五裂的肢體。首都師剩餘的火炮瘋狂反擊,在數小時內射出了幾千發炮彈,但也難以阻擋志願軍排山倒海般的進攻。

“白虎團”左翼的26團也陷入崩潰的邊緣。該團坦克排一到陣地就捱了雨點般的炮彈,領頭坦克當即中彈起火,餘下兩輛掉頭就跑,一線防禦陣地頃刻崩潰。

“白虎團”和26團頻頻告急,師長崔昌顏雖然心裡七上八下,表面上還強作鎮靜,他判斷“白虎團”最危急,立刻命令機甲團派出一個營火速趕往二青洞增援。機甲團團長陸根洙親自召集人馬,稀裡糊塗地踏上了二青洞這條不歸路。

午夜時分,志願軍部隊攻佔了26團全部地表陣地,南朝鮮兵死的死,散的散,一部退入碉堡坑道固守。這可難不倒坑道戰的行家裡手志願軍,先用炸藥包、爆破筒炸塌坑道口,然後像掏老鼠洞一樣再挨個收拾在碉堡和坑道里頑抗的敵人。

南朝鮮軍26團1營長只聽到1連長叫了一聲:“敵人正在我的碉堡上拔天線。”就失去了和一線陣地的全部聯絡。1營長正在手忙腳亂之時,一股志願軍士兵旋風般殺到營部。1營長眼見不是路,收攏全營的殘餘部隊倉皇逃跑。其餘兩個營前來增援,半道上遭到志願軍阻擊,稀里嘩啦地潰散了。

“白虎團”2營邊打邊撤退到第二防禦地帶“冰島防線”,誰知尾隨其後的志願軍見縫插針,又從2營、1營結合部穿插進來,把2營5、6、7三個連分割包圍,幾顆手榴彈就端掉了營指揮所。戰後清點人數時,上千多人的滿員營只剩下280人還能報到。

就在志願軍圍殲白虎團前線部隊時,一支精悍的志願軍特種部隊正直撲白虎團團部。

志願軍607團偵察連由經驗豐富的副排長楊育才帶隊,精選了12名優秀偵察兵,這支小分隊都身著南朝鮮軍軍服,每個隊員都配備了手槍、衝鋒槍、手雷和燃燒手榴彈,可謂武裝到了牙齒,此外還背了電臺、繩索軟梯、破壞剪等特戰工具,帶了一個朝鮮嚮導就出發了。

“白虎團”團部設在離前線20多公里的金城南側山谷內的二青洞,地勢極為險要,四周全是懸崖絕壁,只有一條小路縱貫整個峽谷,這也是進白虎團團部的必經之路。

一路上,膽大心細的楊育才穿了套美軍軍官服,充當“美軍顧問”走在分隊前頭。當碰上南朝鮮巡邏隊時,“美軍顧問”楊育才便主動上前,用自己也聽不懂的“英語”嘰裡呱啦地安慰了驚魂未定的南朝鮮士兵,矇混過關。

凌晨兩點,12個志願軍偵察兵終於潛到了白虎團團部最後一道帶電鐵絲網的草叢前。敵軍指揮所的燈光清晰可見,連說話聲都能聽到。只是出乎意料的是,崔喜寅竟調了一個坦克連和一個裝甲連來保衛遠離前線的團部。10多輛坦克和20多輛裝甲車將團部圍得嚴嚴實實。連反坦克火器都沒有,拿12個人去對付幾十輛裝甲車輛和幾百個敵人,這仗不好打。

楊育才眉頭一皺,決定冒險從坦克縫隙中間滲透進去。

事有湊巧,正當這支特戰小分隊要行動時,一名南朝鮮上尉軍官稀裡糊塗地撞進志願軍偵察兵的隊伍中,這名俘虜可幫了大忙,不僅招供了當晚的口令,而且還充當嚮導,帶著12名志願軍偵察兵沿著巡邏小路直奔團部。就這樣,志願軍士兵大搖大擺通過坦克防護圈,站崗的哨兵見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帶路,再加上口令正確,一路通行。

按照佈置,志願軍偵察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了團部大門。正巧心急如焚的崔喜寅正和剛趕到的副師長林益醇在召開緊急作戰會議,白虎團幾十名南朝鮮軍官正在爭論不休,幾顆冒著煙的手雷就扔上了會議桌。

短短几十秒鐘,在志願軍特戰分隊的狂射下,白虎團團部幾十名官兵一大半當場報銷。林益醇、崔喜寅一見勢頭不對,趕緊跳窗逃跑。

臨出門時,楊育才一眼看到會議室牆邊有個鐵架子,上面掛了面繡著一隻齜牙咧嘴的白色虎頭的軍旗。他衝過去一把撕下這面繡工精美的工藝品,韓國第一王牌團隊的團旗就這樣成了志願軍的戰利品。

二青洞的槍聲響了一個多小時。12名志願軍偵察兵把“白虎團”團部攪得天翻地覆。打掉了指揮所以後,他們還不罷手,竟又一氣幹掉了團部附近的油庫、彈藥庫,爆炸聲此起彼伏,熊熊烈火映紅了天空,“白虎團”團部警衛部隊亂成一團,搞不清究竟來了多少志願軍,無法組織起像樣的抵抗,只能四處逃竄。

後來經過戰場統計,這12名志願軍偵察兵竟在一個多小時內斃敵223人,包括白虎團團部97人,而他們自己竟無一傷亡,創造特種戰史上的奇蹟。

這次傑出的特種作戰行動對整個金城戰役的勝利起了重大作用。後來“奇襲白虎團”被拍成電影和“八個樣板戲”之一。

林益醇、崔喜寅逃跑後迷失方向,相互失散。當氣喘吁吁的林益醇一屁股坐在一個自以為隱蔽的地方時,幾個志願軍兵悄悄圍了上來,將這位首都師副師長逮個正著。此人成為志願軍在朝鮮戰場活捉的敵軍最高階軍官。

林益醇被活捉時,往前線增援的裝甲團團長陸根洙鑽進了志願軍的伏擊圈,當場被擊斃。

激戰整整一個通宵,天亮了,志願軍驚喜地看著天空,雲濃雨大,美國飛機來不了啦!楊勇作了一個大膽而英明的決定:“打破常規,白天進攻!”

在20兵團東、中、西三個攻擊集團一浪高過一浪的攻擊下,南朝鮮軍脆弱不堪的防線再也頂不住了。到14日晚,金城川之敵全部被肅清,南朝鮮守軍四個師遭到毀滅性打擊。21小時內,志願軍在“聯合國軍”構築兩年之久的現代化防禦陣地內推進了9.5公里,這是戰爭雙方在陣地戰階段推進的最高紀錄。

7月15日、16日連續兩天,20兵團西集團以攻為守,繼續有限度地向敵縱深擴大戰果,中央集團也在向前推進,東集團180師一馬當先,南渡金城川,進攻勢頭銳不可當。

當日,20兵團貫徹“穩紮狠打”的戰役方針,勝利完成了全部進攻任務,戰略要地金城地區已全部落入我手,楔入中朝戰線一年多的釘子被幹淨利落地拔掉了。不但如此,志願軍兵鋒已直指漢城,戰場態勢極為有利。

如果您有法律問題,歡迎您通過私信向本平臺提問,本平臺為您解答相關法律諮詢。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