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安徽舒城:胡守恆守城勇抗張獻忠粉身碎骨,皇帝震悼賜諡文節!

作者:徐賢柱

胡守恆,字見可,號吉雲,生於萬曆己丑十七年(1590)九月二十三日寅時。曾祖珊,祖澤,父應文。守恆自幼目光如電,長大後,鬍鬚尤美。十歲時寫送灶詩:“知君此夕歸天上,偏數人間孝與忠”,遠近的人都誇獎。崇禎戊辰年,胡守恆成為進士,擔任湖州府推官。敏捷清廉,給很多冤案平反。跟隨巡按御史巡查時,查出德清縣令有惡行,那個縣令聽說守恆清廉公正,執法嚴明,非常害怕,就用甕子裝黃金謊稱醃菜送給他。他當著那縣令的面開啟甕子,發現黃金,在已有的罪行上,又加上賄賂罪,當即收監。庚午年鄉試,湖廣聘他為同考官;癸酉年,又同考浙江鄉試,因為他所選的都是優秀人才,名聲廣為流傳,被推舉到朝上為官。出發的時候,他的行李特簡單。由於他考選第一,提升為翰林院編修。戊寅二月,崇禎讓他擔任太子的校書官補充講讀官,他感謝皇上知遇之恩,教導太子勤勤懇懇,夙夜不懈。有一天,崇禎來到東宮,他講解了幾章《論語》,皇上聽了非常高興。崇禎又拿出太子的文章讓他評判,他的評語正合皇上心意,皇上對他說:用心輔導,有了成績再獎勵你。從此後,皇上多次贈衣物、白金、字畫給他,他成了皇帝身邊的紅人。

崇禎皇帝朱由檢(來源 | 百度百科)

己卯年,舒城發生大旱蝗蟲,災難嚴重。他上疏請求免去舒城一半練餉。辛巳年,他因為父親年老多病、母親去世沒有安葬等原因,再三懇請,皇上才給假準他省親。回到舒城,因為連年災荒,百姓度日如年。他就倡議救災,還修城牆築河堤,以防備賊寇。又請求漕運總督史可法和湖廣巡撫宋一鶴支援,得到他倆供應的幾千擔大米,在城關四門分設粥廠,養活七千多人。

漕運總督史可法(來源 | 百度百科)

這年十月張獻忠圍攻城關。舒城縣參將孔廷訓率一千多兵丁,因為害怕不敢應戰;知縣王道光以死了父親為藉口不來上任,城關群龍無首,老百姓非常害怕,紛紛打點準備逃跑。胡守恆趕緊安慰大家說:弟兄們啦,我和你們的祖宗墳墓以及父母兄弟妻子都在這裡,不能丟棄不顧,我們應該誓死守城呀。大家見胡大人領著守城,覺得有了希望,熱烈響應。有人勸他說:胡大人,你的假期已滿,應當帶著全家回北京去。他說:大戰在即,如果我走了,誰領著大家守城?別說了,趕快動手吧。當即一一安排守城事宜,並拿出家中金銀,製造火藥,打造兵器,修理盾甲,早晚親自檢視陣地,強兵壁壘,堅守了七個月。

張獻忠(來源 | 百度百科)

張獻忠的部隊多是馬隊,是用人血泡豆子餵養的,凶猛力大,來無風去無影,從陝西一路過來,勢如破竹,所到州縣聞風喪膽,如入無人之境。沒想到,在小小的舒城縣竟然兵鋒大銼,張獻忠很是意外。

萬曆舒城縣治之圖(來源 | 萬曆《舒城縣誌》,重繪 | Larry)

壬午年三月,張獻忠集中五路大軍,好幾萬兵馬圍困舒城,下死力攻打。炮火衝車百道齊發。胡守恆登上城頭,親自督戰。又招募敢死戰士到城外和對方拼殺,斬獲不小。張獻忠用牛皮矇頭,用洞車穿城,城牆被打穿七八處。胡守恆就用烈火澆油撲殺對方,把打穿的城牆隨時修補完善。四月初一,張獻忠射書信勸他投降,說:胡翰林,你是太師,文職高官,皇上身邊的紅人,本來就不是守城的官員,何必苦苦堅守呢?我勸你放棄抵抗,不然破城之日,一定挖你祖墳!胡守恆在城頭上對著張獻忠焚燒書信,高聲痛罵。張獻忠氣瘋了。第二天,張獻忠讓士卒向城頭大喊:我等辛苦七個月,都因為這個長鬚漢子不屈服,有活捉他送過來的,賞千兩黃金,還給官做,給大官做。城關人深知大義,沒有人背信胡守恆。張獻忠知道參將孔廷訓縱兵淫掠,不是正派人,就偷偷聯絡他,許給他銀兩、官職。四月初三,孔賊竟然開啟城南門迎接張獻忠進城。胡守恆面對洶如潮水的兵勇,端端正正坐在城頭。有個叫陳陽的拿著刀向他走來。他說:來吧,把我殺掉,拎著我的頭去領賞吧。陳陽向他跪下哭著說:恩公,我不是來殺你的,聽說張獻忠買您的鬍鬚,您只要把鬍鬚讓我割了,您就不會死了。胡守恆嚴厲地說:胡話!我是皇家顧命大臣,割須偷生,有什麼臉面再見皇上?再見我的家鄉父老?我假期已滿,在此堅守而不還朝,就是因為我忠於皇上。忠於家鄉父老。於是整頓衣冠跪下朝著北方禮拜說:皇上,微臣盡力了,微臣實在無力抵抗了。陳陽慟哭不能仰視。一會兒,張獻忠兵丁蜂擁過來把他抓到張獻忠面前,他仰首挺胸對著張獻忠大罵不止。張獻忠惱怒,親自動手,先用大刀削掉他兩個膝蓋,問:你還能站著不倒嗎?他英勇不屈,仍然罵不絕口,又被戳了幾十槍,胸口破了個大洞,腸肚裂開,血流城頭。他的堂弟胡守初,堂兄胡守身、胡守素、胡守己、胡守懸,堂侄胡永禧、胡永耀、胡永翼、胡永佐,都一同死在城頭。

大黌水巷(攝影 | 束文傑)

城牆內,張獻忠的兵馬開始大規模地屠殺、焚燒。殺人的血水在巷子裡嘩嘩流淌,這就是大紅水巷(今大黌水巷,延伸閱讀:舒城街巷圖志:大黌水巷 因張獻忠曾血洗舒城得名 文化教育一條街)的由來。頃刻之間,城關成了一片廢墟。從靳家、任家、王家、祝家等家譜上看,他們的一世祖多是從縣城逃出來的極少數人。

七門堰進水閘(來源 | 《舒城縣水利志》,攝影 | 朱哲樹)

夜晚,王大義偷偷地用血衣包裹著胡守恆的屍體,背到七門堰埋了起來。張獻忠撤走之後,總督漕運戶部右侍郎都御史史可法來到舒城檢視,說滿目都是殘骸斷肢,暮野昏鴉,慘絕人寰。哭著上表奏明胡守恆殉國的經過,皇帝震悼下旨:胡公義烈堪憫,贈中憲大夫詹事府少詹事。賜諡:文節!

作者:徐賢柱(「出外龍舒人」創作者群)運營:束文傑編輯:束文傑製作:町甽融媒體工作室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