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文藝片硬槓商業片 王家衛電影票房慘淡首日僅139萬--傳媒--首頁

《復仇者聯盟4》已成全民社交話題,排片佔比83%以上,不少電影紛紛躲檔,只有王家衛監製、萬瑪才旦導演的文藝片《撞死了一隻羊》昨天毫不畏懼地上映了。該片走過幾乎所有的國際電影節,獲獎無數。它很特別,因為有王家衛式的虛幻交替,因為神祕的藏族故事,而電影核心關乎到慈悲、輪迴、殺生、贖罪等,對都市人來說新鮮又陌生。片長86分鐘,虛實交替,三種色彩暗示三個不同時空,記者也費了一些時間來消化劇情。

文藝片硬槓商業片

票房慘淡,首日僅139萬

應該說,《復聯4》是近些年的超級大爆款,其火熱程度已使它跳脫開電影本身,而成為了最近的社交話題,而且註定將繼續引爆整個五一假期。到昨天,上映三天票房就破了14億。

此前不少電影一看到《復聯4》定檔後就選擇了改檔。而《撞死了一隻羊》很硬氣地選擇如期上映。在上映前,王家衛還信心滿滿地表示:“這個時代我們需要英雄,也需要信仰,沒有信仰的英雄只是一堆機器人。”然而上映後還是被《復聯4》無情碾壓,排片慘淡,首日票房僅139萬。

新奇的化學反應

兩個金巴是映象關係

票房之外,王家衛與萬瑪才旦確實撞出了令人新奇的化學反應。《撞死了一隻羊》的劇本很新奇,萬瑪才旦在一部電影裡糅進了兩個短篇小說,即次仁羅布的短篇小說《殺手》和萬瑪才旦自己的短篇小說《撞死了一隻羊》,主要角色就是一個司機和一個殺手。

故事很簡單。司機金巴在無人區不小心撞死了一隻羊,他帶上了羊的屍體,要找寺廟幫它超度。路上遇到殺手金巴,偶遇的兩人竟然同名,已經很荒誕了。殺手金巴要前往一個小鎮,找殺父仇人報仇。兩人經過一段路程後分道揚鑣。司機金巴到寺廟找僧侶幫羊超度後,一直掛念殺手金巴,於是開車去了那個小鎮,在小鎮酒館,聽老闆娘講殺手金巴前一天在店裡的情況,也打聽到了殺手金巴殺父仇人的住址……

其實看完就會發現,兩個金巴是映象關係——都是由活佛賜予的名字;都抽駱駝牌香菸;在小鎮酒館也坐同樣位置,甚至同時出現在車裡時,兩人都只有一半身影出鏡,湊起來就是一個人。

但劇情又給了他們鮮明的對峙關係——給司機金巴的光影總是明亮的,而殺手金巴則是朦朧的黑白影像,夢幻得不像真的。殺手金巴和司機金巴也彷彿顛倒了角色,司機金巴外形粗獷甚至有點凶,但他內心柔軟,撞死了羊都想著幫它超度。而殺手金巴外形清秀柔弱,內心卻有仇恨和狠勁。當然了,最後的夢境裡兩人又互換了這個特質。

4:3的畫幅

帶來王家衛式虛實夢境感

綜合來看,《撞死了一隻羊》的鏡頭有時很實,有時偏虛。譬如電影前半部分就比較實,兩位金巴開車在路上的戲碼,是比較典型的公路片,兩人在車上聊各自的故事。而後面無論是酒館老闆娘講述殺手金巴故事的場面,還是最後司機金巴夢境的場面,都給觀眾帶來了那種煙霧繚繞的觀感。

酒館裡兩個金巴坐在同一個座位,司機金巴的戲是寫實的,而老闆娘回憶殺手金巴的戲是虛的,黑白色甚至有些虛化得看不清。虛實切換也帶來了煙霧繚繞的感覺,兩個金巴都在出神和思考,同時與俏麗的老闆娘展開一段王家衛式的對話。這種夢境的意味讓電影徹底從寫實進入寫意的維度。重要的已經不是故事,而是影像賦予人物的質感,以及人物把觀眾帶入的一種迷離狀態。

有觀眾表示,這一段戲裡,王家衛式標籤特別明顯,那種看似隨意,實則精確的影像,以及充滿情緒與張力的你來我往,都給人留下了更多遐想的空間。包括片尾,司機金巴在夢境中替殺手金巴殺死了仇人,也是王家衛電影的風格。

記者發現,這種虛實交替跟4:3的非常規畫幅也有關。據悉,導演看中了這種畫幅流露出的復古感覺,4:3的畫幅也幫導演實現了對於時代的虛化處理,“這片子雖然是在玉樹拍的,但你可以把它理解為發生在一個更廣闊的藏地地域的故事,沒有什麼侷限。”

另外,記者想做一個小提醒,仔細看,你會發現該片其實有三種色彩,剛好提示影片涉及到三個時空,即現實時空、回憶時空以及片尾的夢境。其中,現實部分用了彩色,回憶部分則用了黑白,而夢境則用了一種類似油畫的色彩,更加誇張豔麗。並且回憶部分和最後的夢境都用了一個叫Lensbaby的特殊鏡頭,製造出夢幻、虛幻的感覺。

贖罪與慈悲

是理解這部電影的密碼

都市人初看《撞死了一隻羊》,可能會有一些困惑和不解。應該說,殺生、贖罪、慈悲等,是理解這部電影的密碼。

“金巴”這個詞在藏語中有“施捨”的意思,“施捨”這個行為又建立在慈悲的基礎上,所以兩位名字的寓意決定了二者的動機。

司機金巴撞死了一隻羊,他需要救贖。因為在藏人的理念裡,任何形式的殺生都是一種嚴重的罪孽,是生活裡應該規避的忌諱。所以司機金巴在無人區撞死了一隻羊也要大費周章把羊帶到寺廟求僧人為之超度,還給予了最高規格的天葬。因為他視這隻羊為生命,深知殺生的罪孽,所以他才想要阻止殺手金巴。

同時,在藏族傳統裡,殺父之仇必須報,殺手金巴才有了多年的執念。見到仇人後他放棄了,是因為見到了仇人年幼的孩子,如果此時報仇,仇人的孩子日後也必定再找他報仇,這就成了一個無限迴圈的輪迴。所以殺手金巴慈悲之下,未報仇就離開了。後來司機金巴在夢境中穿著殺手的衣服殺死了仇人,相當於報了仇。

歌曲《我的太陽》

藏語、義大利語版都帶來荒誕感

看過《撞死了一隻羊》後,《我的太陽》這首歌一直在記者腦子裡轉,它在片中出現了好幾次,有藏語版、有義大利語版,其實它也是該片的“彩蛋密碼之一”。

開場時,司機金巴穿著皮夾克戴著墨鏡,開著卡車,車載音響裡播放著《我的太陽》。據悉,很早之前,導演萬瑪才旦在青藏線上行走時,偶然聽到一首藏語版《我的太陽》,因為對帕瓦羅蒂的《我的太陽》太熟悉了,忽然聽到藏語版,就有一種很強烈的荒誕感。從那之後,這首歌就一直留在萬瑪才旦的記憶中。

萬瑪才旦說,藏族有個習俗,如果長途旅行,要麼帶一匹馬,因為馬可以縮短旅程;要麼帶一個伴侶,如果是個會講故事的伴侶更好。在《撞死了一隻羊》中,司機金巴獨自開車上路很寂寞,就想到了《我的太陽》這首歌以及那種荒誕感。

《我的太陽》就此也成了這部電影的“彩蛋密碼”——司機金巴的車內掛著一面是女兒一面是上師的照片,當藏語版《我的太陽》歌聲響起時,司機金巴對殺手金巴說:“女兒對我來說就像我的太陽一樣,這也是我喜歡聽這首歌的原因”。片尾司機金巴進入夢境,穿上殺手的衣服,這時背景音樂是義大利語版《我的太陽》。

萬瑪才旦的解釋是,在夢裡人們可能會講平時不會講的語言,看到比平時更誇張的色彩,能聽懂平時不能聽懂的語言,所以義大利語版《我的太陽》除了增加故事的荒誕性,其實也在告訴觀眾,這段反常規的地方是夢境啊。

一個花絮

主角戴墨鏡是致敬王家衛嗎?

是重要道具,體現人物心理變化

眾所周知,該片監製王家衛被影迷稱為“墨鏡王”,影片中司機金巴全程都戴著墨鏡,影迷以為這是萬瑪才旦特地在電影中向王家衛導演致敬。

不過萬瑪才旦接受媒體採訪時表態“並不是”。他解釋說,墨鏡是片中一個很重要的道具,就像他另一部電影《塔洛》中塔洛的辮子一樣,是他身份的一種象徵,這個道具也體現了人物命運的變化。

這次在《撞死了一隻羊》中,這副墨鏡也起到了類似作用,司機金巴一出場就一直戴著墨鏡,片中甚至也有角色問過他為什麼總戴墨鏡。在片尾,他在夢中幫殺手完成報仇後,他內心的包袱才放下,因此在回程中,他第一次摘下了墨鏡,並露出了笑容。這種設定在萬瑪才旦看來,是劇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過導演也順水推舟地表示,也可以說是無意中對王家衛的一次致敬。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