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傳奇的飯店:背後紫禁城,面對長安街,左手王府井,右手天安門!

北京實在太牛了,古代建築多,現代建築也多,眼花繚亂。所以,在繁華的長安街,同樣d沒有多少人,去注意一組建築,那就是北京飯店建築群。它東起王府井南口,向西,由三座不同年代的建築組成,時間跨度近六十年,這樣的不同風格,又能和諧地組合在一起,這樣的建築群,在中國確實少見。

北京飯店為什麼這麼特殊呢?恐怕得先從它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說起。

“背後是紫禁城,面對長安街,左手王府井,右手天安門。”坐落在“天下十字路口”,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似乎早已註定北京飯店不平凡的命運。

1900年庚子事變後,崇文門北大街西側成為外國使館區和八國聯軍駐京的兵營。於是,東單地區就先後出現了專門做外國人生意的商業,最早的北京飯店在崇文門內大街蘇州衚衕西口,只是有三間門臉房的小酒館。拆掉東單頭條後,小酒館搬到東單頭條路北,正式掛上了“北京飯店”的招牌。

1903年,根據飯店發展需要,在王府井南口建起一座五層紅磚樓(即現在的新大樓舊址)。1907年,盧蘇把飯店全部賣給中法實業銀行,改為有限公司,法國董事長名羅非(Raphille),法國經理名麥義(Maille)。

1917年,北京飯店再度擴充,向西發展,北京飯店舊樓邊又建起一座7層法式洋樓(即今北京飯店B座),由法國的永和公司設計,鋼筋混凝土結構,建築構圖,採用了三段式,底層較高,有水平向線條裝飾;頂層窗戶,為連續的拱形。

立面構圖,主要元素是水平簷口、橫向陽臺和區域性形體變化,幾乎沒有多餘的裝飾,是比較典型的十七世紀簡約法國風格的建築。每層21間,計105間,連前48間,計共153間。

這時北京飯店已裝用電燈,引東交民巷德國電燈房的電。飯店內不僅設有酒吧、舞池、理髮室、客房、獨立衛生間等設施,還安設了電話機中轉線。又安了曖汽管以及鍋爐,並有20匹馬力電滾子,兩個水井,附設兩水箱,一冷一熱,直達屋頂。兩部奧的斯牌升降電梯可將客人直送至7層酒吧和可供賓客跳舞娛樂的室外花園天台。

飯店還配有大轎車兩輛,能坐20多人,往來車站接送客人。還有自己的腳行,穿飯店的衣服,編列號碼,中外國籍均有。擴建後北京飯店被譽為“遠東唯一豪華酒店”,亦成為來京中外貴賓的下榻首選。

但北京飯店不僅僅是奢華,由於擁有外資背景,在那個軍閥混戰的動盪年月裡,北京飯店還被國內許多名流政要視為避風港。外面風煙正濃、戰火正酣,北京飯店裡卻是雪茄與香菸吐霧,美酒共咖啡飄香,一打起仗來,外國人、中國人都往飯店裡跑,甚至不惜花費重金,租住它的一段走廊,這架勢簡直是把它當成了“亂世中的諾亞方舟”。

1937年,“七七事變”日軍佔領北京。此時的北京飯店因為北京在日軍的管轄下,沒有外國旅客而導致難以經營,英國通濟隆旅行社也停業回國了。1940年中法實業銀行不得不把北京飯店的股票按美金出售,美國日僑來到北京紛紛購買,於是62%的股票到了日本人手裡,由法文股票改為日文股票。董亊長換了日本人猶橋渡,副董事長石井。從此,北京飯店由日本人管理,並改名“株式會社北京飯店”。

直至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北京飯店的命運才隨之出現轉折。1949年10月1日,開國大典結束後,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飯店設宴招待貴賓,此次宴會被譽為“開國第一宴”。自此以後,北京飯店成了“國宴專業戶”,從1949年開始,直到1966年,17年間歷次國宴都在北京飯店舉辦。北京飯店因此聲名海外,吸引著很多住其他飯店的外國客人和港澳同胞前來就餐。

1954年,新中國成立後,在法國人建的中樓西側,又建起一座樓,俗成西樓。設計者是戴念慈先生。這座建築,沒有采用當時流行的大屋頂,而是用大大簡化了的中國傳統的小坡簷屋頂,目的是要與1917年的建築,保持風格的基本協調,而且還充滿中國建築的神韻。

1974年在中樓的東側(即今北京飯店B座),又建起一座20層的大樓,是當時首都最高的建築,設計者是張鎛。這座建築,是典型的現代旅館造型,立面的開窗與陽臺,組合成均勻的韻律,比例和諧,造型完整。同時,為協調與中樓的關係,主樓後退,大廳部分較低,且放到前面,以連廊與舊樓相連。

到了改革開放初期,北京飯店成了許多外商偏愛的下榻之處,也雲集了很多香港富商。在電視劇《一年又一年》中,亮子就是在北京飯店見了香港的舅舅後,開始做起了倒爺。

2000年經過改擴建後又在B座後面新建了一座集商務套房及康樂設施為主體的E座。北京飯店也為北京申奧做出了巨大貢獻,2006年12月17日,北京飯店被國際奧委會和北京奧組委正式確定為北京2008奧林匹克大家庭總部飯店,北京飯店成為奧林匹克大家庭主要成員的駐地,以及國際奧委會的總部和指揮中心。

回過頭看看這段歷史,無怪乎有人說,北京飯店與其說是“背後是紫禁城,面對長安街,左手王府井,右手天安門”,不如說是“背後是輝煌的歷史,面前是尊貴的今天。左手經濟,右手政治”。

北京飯店今天依然是重要國事活動和會議的首選場所,它在承載著酒店功能性和特殊政治身份的雙重使命中見證了時代的變遷。

正因如此,北京有那麼多飯店,但“北京飯店”只有一個!

-END-

對作品有任何想了解或疑問可聯絡顧問老師: vx:17343150270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