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日本使臣來中國籤不平等條約 卻簽了一份平等條約

從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爆發後,中國陷入多災多難的近代社會,被迫與英國、法國、美國、俄國等西方列強簽訂了不少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喪權辱國。

日本經過明治維新後,國力得到極大地增強,萌發了對外擴張的野心,對中國有了非分之念。他們渴求像西方列強那樣與中國簽訂一份不平等條約,在中國謀求利益。

1870年6月,日本外務權大丞柳原前光率隊前往中國,以“中日兩國之間因沒有條約,給兩國人民商業往來造成很大不便”為由,向清廷提出締結“修好條約”。那時候,清廷已經飽受不平等條約之苦,對“簽約”這種事情已經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認為“只要雙方互存信賴,則無締約之必要”,不願意與日本簽約。

不過,不管是兩江總督曾國藩,還是直隸總督李鴻章,都主張與日本簽約。特別是李鴻章。李鴻章認為,日本曾經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通商關係,不妨採取聯合日本的政策,“究之距中國近而西國遠,籠絡之或為我用,拒絕之則必為我仇”。

在曾國藩、李鴻章等人的勸說下,清廷同意與日本進行簽約。於是,第二年6月,日本派出了以大藏卿伊達宗城為正使,外務大丞柳原前光、外務權大丞津田真道為副使的使節團,來到中國天津,與直隸總督李鴻章進行簽約談判。

在談判時,伊達宗城拿出了一份草案,讓李鴻章大吃一驚。這是幾乎就是一份中國和西方列強簽署的不平等條約的翻版,凡是對中國不利的條約都照搬照抄。如果按照這份草案來簽約的話,日本就自動獲得西方列強同等的地位。

李鴻章不是傻子,他當即指出:“去年送來的約章均以兩國立論。此次章約全改為一面之辭,而且綜合西方各個條約擇優採用。這豈非自相矛盾?莫非將前稿作為廢紙不成?”

伊達宗城表示,既然中國方面不認同日本提出的草案,那麼就由中國提出草案。李鴻章毫不含糊地提出了一份草案,表示:“自主之國,應有自主之權,何必遵循他人呢?何況條約中無可使西人生疑之處。兩國有來有往,與有來無往的西方不同,故立約絕不可與西方完全相同;而且西人所得之利,還沒有單單不給日本的。今送去草約,請與西約比較,不知何重何輕,希一一指開茅塞。”

在李鴻章提出的草案裡,規定日貨不能運入內地,日本人不能入內地購買土產。伊達宗城表示異議。李鴻章說:“華人前往西國,隨處通行,並無限制。今日本系以八個口岸與中國通商,華人既不能到日本內地貿易,日本豈應入中國內地貿易?此係兩國一致,確乎公允,何得引西約為例?”

這一番話有理有據,說得伊達宗城啞口無言。

最終,中國與日本在中方草案的基礎上,簽訂了《中日修好條規》。有意思的是,日本不願意承認清朝以“中國”為國號,差點讓談判陷入僵局,李鴻章提出“漢文文字書中國日本,日文文字書大日本、大清國”,靈活機動地解決了這個問題。而李鴻章將條約稱為“條規”,也是在顯示與其他“條約”的不同,表示對日本作為“蕞爾小國”的不屑。

對於中國來說,《中日修好條規》是近代史上第一次較為公平的條約。如果非要較真的話,那這份條約顯得對日本更為“不平等”一些。

比如,當時日本正在積極謀求廢除西方列強在日本的“領事裁判權”。《中日修好條規》規定中國和日本彼此擁有“領事裁判權”,顯然與廢除西方列強在日本的“領事裁判權”背道而馳。

再比如,第十一條規定:“兩國商民在指定各口,彼此往來,各宜友愛,不得攜帶刀械,違者議罰,刀械入官。”這條規定對中國沒有什麼影響,可對日本就影響大了。因為日本雖雖然早已廢除武士制度,但武士依然可以佩刀。禁止日本武士在中國佩刀,被視為對武士的侮辱。

日本方面對這份協議感到非常惱火。簽約使臣伊達宗城一回國,就被罷免了職務。1872年4月9日,日本柳原前光再次來到中國天津,希望修改條約。李鴻章譏笑為“寒盟”,拒絕了他們的修約請求。

彼時的中國,洋務運動方興正艾,國力蒸蒸日上,有拒絕日本的底氣。

【參考資料:《中日修好條規》《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