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

北青:柏佳駿參加違紀聽證會,秦升孫世林未出席或免罰

虎撲3月6日訊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5日下午,中國足協紀律委員會舉行了2019賽季首次違紀案例處理評議聽證會。此前因犯規動作引起爭議的秦升、孫世林都沒有參加,柏佳駿出席了聽證會。

報道稱,由於此時距事發已經過去3天有餘,中國足協紀律按新版《中國足協紀律準則》相關規定,很可能已對柏佳駿違紀行為的性質作出認定,具體處罰結果或已初步產生,只待協會通過相關程式後公開。

在3月1日晚間進行的新賽季中超首輪“上海德比”角逐中,申花球員柏佳駿與隊友孫世林協防奧斯卡。在此期間,柏佳駿肘擊奧斯卡。當值塞爾維亞籍主裁馬日奇先是將紅牌出示給孫世林,隨即在視訊助理裁判員提示下將紅牌改判給柏佳駿。

賽後第2天,申花俱樂部先後對柏佳駿、孫世林開局重磅罰單。兩人也雙雙被罰款30萬元,下放到俱樂部預備隊。值得注意的是,馬日奇在事件過程中並沒有對孫世林出示黃牌,但申花俱樂部在公開宣告中仍認定孫世林擊打對手,其行為有違體育道德。

既然本俱樂部對兩球員行為作出“非體育道德”性質認定,那麼外界自然也會據此判斷,兩人將難逃中國足協紀律委員會追罰。

新版《中國足協紀律準則》第100條第一款這樣規定:“比賽中發生的違規違紀事件,比賽監督、裁判監督、裁判員和賽區委員會應在事件發生後24小時內,向紀律委員會做出書面報告並提供相關資料。”而另有規定顯示,紀律委員會有權通知涉嫌違紀的當事人發出聽證會通知。和往年一樣,中國足協在當輪聯賽結束後下一週的第2個工作日,也就是3月5日舉行了本賽季首次違紀案例處罰評議聽證會。不過據瞭解,申花方面只有柏佳駿1人出席,孫世林並沒有參加。

作為中超首輪另一個“焦點人物”,大連一方球員秦升也沒有參加本次聽證會。在3月3日下午建業與一方的比賽期間,秦升的一次犯規導致建業新援多拉多右腿脛骨粉碎性骨折。由於秦升此前曾因嚴重違紀被中國足協和老東家申花俱樂部重罰,因此此次事件也引起了足壇內外的高度關注。秦升雖然親赴醫院向多拉多致歉,但對於他犯規動作的性質,外界產生了爭議。

建業俱樂部總經理郭光琪4日下午還專程赴中國足協“控訴”秦升的舉動。因此外界也有人猜測,秦升亦可能因此而受到中國足協紀律委員會的調查,甚至追罰。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中國足協紀律委員會在評議、處罰各類疑似違紀案例方面格外謹慎。在落實具體處理程式方面也非常注重程式和證據。《中國足協紀律準則》第99條對紀律委員會“斷案”採信的處罰依據有著細緻的規定。其中第三款規定,裁判員、助理裁判員、比賽監督、裁判監督是“重要證據”之一。

意味著,比賽當值裁判員、官員的證據將對具體案例的處理起到關鍵作用。馬日奇作為參與過去年俄羅斯世界盃執法工作的歐洲一流主裁,是在視訊助理裁判技術助動下對柏佳駿作出“紅牌逐場”判罰的。他沒有罰下孫世林,甚至沒有給他出黃牌,理論上存在認定其行為不構成實施暴力行為。

同理,建業、一方比賽當值國際主裁馬寧在秦升對多拉多犯規的判罰上,也理應依據國際足聯最新判罰規則。既然他認定秦升的動作是一個“黃牌動作”,那麼從裁判判罰來說,這個動作可能就不是“紅牌動作”,自然就不會被定性為“暴力行為”。

需要說明的是,紀律委員會在處理各案例時,“有關各方的陳述、宣告、證言;有關檔案;專家觀點;錄音錄影材料”也屬“重要證據”範疇。孫世林、秦升是否會被追罰,還有待中國足協最終的確認。但從以往案例來看,如果當事人未接到“聽證通知”,那麼被免於處罰的機率就很大。而中國足協在斷案過程中,顯然也會避免被“道德綁架”的因素所幹擾。

《中國足協紀律準則》第103條對涉嫌違紀案例的“處理”有時限規定,即“對比賽中發生的違規違紀行為,根據實際需要在接到報告後24 至72 小時內做出處理決定。”這樣算來,至少柏佳駿的初步處理意見已經擬出,只待中國足協最終核准公佈。

(編輯:給大家拜個早年)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