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張居正,高拱視他為知己和接班人,他卻把高拱當做‘墊腳石’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七月,張居正被調入國子監任司業(從四品,地位僅次於國子監祭酒),他與時任國子監祭酒的高拱一見如故,二人不僅志趣相投,還互相欣賞對方的才能,期間更是相約日後入閣匡扶江山社稷。

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明世宗朱厚熜駕崩,裕王朱載垕繼位為帝,以高拱為文淵閣大學士入值內閣,以張居正為東閣大學士入值內閣。這樣,二人就實現了當年約定的第一步——入閣。

接下來,二人同時認為,如果要實現匡扶江山社稷的理想,那就首先要成為內閣首輔才行。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不受約束得將理想變為現實。

但是,明代內閣的慣例是論資排輩,要想成為內閣首輔,只能等前面的人一個個退休或者將前面的人都擠走。顯然,在目睹了‘嚴黨’是如何一步步把江山社稷搞得亂七八糟後,高、張二人都不願意再等下去,於是二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後者。

高拱首先開始了行動,他的目標是當時的首輔徐階。可是,要擠走樹大根深、才能出眾的徐階談何容易,高拱不僅沒能擠走徐階,自己反而被徐階給擠走了。之後,徐階因屢屢觸怒明穆宗朱載垕也離開了內閣回鄉。

徐階離開後,原先的內閣次輔李春芳成了新的首輔,排在其後的是陳以勤,然後才是張居正。

緊接著發生的就很有意思了,《明史》中是這樣記載的“居正與故所善掌司禮者李芳謀,召用拱,俾領吏部,以扼貞吉,而奪春芳政。”也就是說,張居正幫助高拱回朝的目的不是要共同實現理想,而是想利用高拱跟明穆宗的深情厚誼幫助自己謀得首輔之位。

高拱回來後,很快就跟張居正一起將首輔李春芳架空。迫於無奈,李春芳只能主動讓賢,同時,看清了形勢的陳以勤也上書請求告老還鄉。隨後,高、張二人又設計將趙貞吉和入閣不久的殷士儋擠走。這樣,穆宗朝的內閣就成了高拱與張居正的天下(高為首輔,張為次輔)。

生性秉直的高拱壓根就沒想到張居正只是想利用自己,他一心想跟張居正共同實現匡扶江山社稷的理想,他不僅視張居正為知己,還想讓張居正當自己的接班人。

然而,張居正卻不這樣想,他既然不願等著李春芳和陳以勤退休,自然也就不願再等著接高拱的班。所以在他眼裡,高拱不過是自己登上首輔之位的‘墊腳石’而已,只不過迫於高拱跟明穆宗的關係,他還需要等待時機。

​明穆宗隆慶六年(1572年)閏三月,朱載垕駕崩,年僅10歲的朱翊鈞即位。這時,高拱與張居正都看到了一個機會,只不過高拱看到的機會是將司禮監的‘批紅’與‘掌印’之權收歸內閣,讓內閣首輔成為名副其實的‘宰相’,而張居正看到的機會則是踩著高拱這個‘墊腳石’登上首輔之位。

打定主意後,高拱找到張居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在他看來自己的舉動是為了文官集團的長久利益做打算,並且張居正接自己的班成為首輔後也將因此而收益,所以張居正應該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於是在獲得張居正表面上的同意之後,高拱就發動言官攻擊司禮監掌印太監馮保。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張居正早已將一切都告訴了馮保。所以當高拱滿心歡喜的等待著馮保倒臺的訊息之時,卻收到了自己被逐回鄉裡的詔書。然後,張居正順理成章的成了新任內閣首輔。

其實,張居正與高拱之間並沒有很深的私怨,之所以會有這一些列事情發生,不過是因為兩人心中都懷有匡扶江山社稷的理想。也幸虧兩人都心懷這樣的理想,所以不管他們如何爭鬥,最終受益的都是大明,區別只是誰當首輔對大明更有利而已。

【璽言春秋明末歷史第二講,參考資料:《明史》、《明史紀事本末》】

【感言:對明末的形勢而言,需要一個強力人物(這個人不能是皇帝)來約束朝廷中的各方勢力,這個人無論是徐階、高拱,還是張居正都行,甚至說魏忠賢也勉強可以,若一旦沒有這個人,那麼接下來各方勢力無人管束、各行其是的亂象將徹底毀掉大明】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