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儒家、道家、法家,哪個最值得信奉?

一,春秋與戰國

周朝王室在一個廣大的疆域內,作為多數農業小國家的宗主,實際上保持著發號施令的力量,不過約二百五十年。

最初的世紀內,新耕地不斷開拓,“蠻夷戎狄”逐漸自漁獵生活改為耕耘,周朝責成他們進貢,朝廷對各種爭端的仲裁也頗有力量。

只是在公元前8世紀或甚至還要早時,以上種種積極因素逐漸失效。

公元前771年,國都西安被入侵的戎人毀滅,國王被殺。

王子東遷,以後的周朝在歷史上稱為東周,從此政治上長期衰退,直到周的領域全被秦國吞併,而秦最初也是向周臣服之國。

傳統上東周又被分為兩個階段。可是兩段之間,並不銜接。自公元前722年至公元前481年為“春秋時代”。公元前403年至公元前221年為“戰國時代”。如此稱呼,純系根據兩部歷史書籍而來。

《春秋》是魯國的史書,以春去秋來的方式記載前一階段的重要事蹟。

《戰國策》是一部不具作者姓名的著作,片段敘述秦統一之前約一百八十二年各國間的軍事與外交,兩書各有獨到精彩之處。

在這兩階段間,中國社會產生了一種革命性的變化,衍進了好幾世紀才成定局。

周朝的組織是使一切事物按照固定的方式維持一成不變的關係,可是人口激增之後,環境更變,這種安排已無法維持。

原來各國間的無人地帶,此時已不存在,各國當面接觸之後衝突四起。外交問題,也影響到內政。周王本身靠自有的地盤維持他的軍事實力,喪失了這領域之後,對諸侯的仲裁也鮮有成效。更使王室窘迫的,則是各國的進貢也宣告終止。

可是全部經過,並不是只有衰退和今不如昔。很顯然的,社會的流動性起先使貴族間的等級不容易保持,繼之則連貴族與平民間的界限也被衝破。

生產增加,銅錢開始流行,教育普及。迄至東周末葉,以平民出身的學者也周遊列國,說辯於諸侯之間,而尤其是進入戰國,這一段歷史上號稱“百家爭鳴”的時代,各種政治哲學興起,既富有內容,又多品目,此後兩千年的中國歷史中再也無此精到之處。

所謂百家爭鳴的百家,實際不過約二十家。除了儒家之外,最值得注意的是道家和法家。

道家對世俗的權威無好感,認為“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他們崇信宇宙間的一元組織,願意迴歸到原始的簡樸,抵抗各種侵害自由的措施,不管其為威迫或是利誘。

所以道家有支援泛神主義、抒情主義和無政府主義的趨向。這些思潮對當日政治之狂瀾不能挽救,只能使明達的人退而為隱士。

以後道家以一種“到自然去”的指向,策勵藝術家和詩人。他們主張的極有限度的政府,也在不少農民造反的場合裡賦予大眾性的意識,成為他們解放的宗旨。

法家和歐洲18世紀實證主義的法理學家很相像。他們認為法律表彰著統治者的意志,不受習慣的羈絆,也不受世俗的道德所約束。

但是中國的法家在整個社會需要團結與凝固的時候展開,因此不免留下了極壞的印象。通常他們支援獨裁者,以賞罰為不二要義,而這些獨裁者心目中的法律則不外軍法和戒嚴法。

我們該如何說明周朝末年的大混亂?我們該如何解釋此中矛盾:

一方面有人在勸說所有的王侯與政治家要具有側隱之心,要和安徒生一樣的慈悲為懷。

另一方面卻有人提倡,只要目的純正,便不怕手段不純正,以致施行馬基雅弗利式的政治現實主義,弄到焚書坑儒,而這些事蹟都發生於基督降世之前百年。

二,秦始皇統一全國

如果中國歷史和其他各國文化有唯一最重要的歧異,那就是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的統一全國。

隨著青銅時代的終止,全國立即展開政治的統一,這種政治上初期的早熟,創造了一個驚人的紀錄,在此後千百年間樹立了一箇中央集權的傳統。

傳說周武王渡黃河滅商的時候,有八百個商的附庸,參加他的征伐。雖說我們無從證明每一個都是一個部落國家,只以數目之眾,即表示當日自主之單位為數必多。

在春秋時代,紀錄裡留下了一百七十個國家的名目。當諸侯互相吞併的時候,其中的楚,就獨自吞併了百餘國中之四十個。

迄至孟子之日,只有十二個可以在地圖上畫出,其中也只有七國可以實際算數。

這樣的兼併不斷地繼續下去,一直髮展到周之封建所劃分的各國疆域全部作廢。

最後,所有土地歸一人管轄,治下延伸到東亞大陸的一大部分。

在東周的五百五十年內,戰爭的方式也有很大的改變。

春秋時代軍隊人數少,戰鬥不出一日,交戰時保持騎士風度。交戰者按儀節行事使戰鬥藝術化,符合封建時代的道德標準。

然而一到戰國時代,這樣文明的作風已蕩然無存,強國已有今日歐洲各國的疆域規模,作戰起來其凶殘也不下於現代人物。一到戰國末年,每方投入戰鬥的兵員近五十萬,實為常事。野戰之後又包圍城市,可以連亙數月。

有好幾個國家已做到全民動員的地步。至少有一次,有一個國君命國內十五歲以上的男子全部到一個前線的重鎮集結。當時戰死的人數和加於俘虜的殘酷事例,不論是否經過誇傳,足以使現代的讀者戰慄。

在這樣鮮血淋漓的紀錄中,不免令人懷疑,許多作家提及中國人的和平性格是否名副其實。

中國因秦而統一也是世界史上的一樁大事。如此大規模螺旋式的發展,其程度愈加深,速率也愈加快,在世界其他各地,無此事例。

由此也可以看出,為什麼孟子提倡全國慈悲為懷這種平平之論,足以在如此的長時間內,得到如此熱烈的支援。亞聖與始皇,恐怕他們自身還沒有體會到的時候,某些客觀因素已經把他們生平事業牽連在一起了。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