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漢朝女漢子呂雉,遇到匈奴的挑釁,為什麼就沒有了脾氣?

冒頓單于

秦始皇滅掉六國,統一中國後,建立了秦朝。他的北方近鄰,有一個稱作匈奴的少數民族,此時也在經歷著大動盪。太子冒頓殺死其父頭曼單于,於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殺父而自立。

隨後他向西驅逐走月氏,向南吞併樓煩等部落,又征服了北方的渾庚、屈射、丁零、鬲昆、薪犁諸國,經過一系列的大征伐,北方各族都臣服了。至此,冒頓雄踞大漠南北,統一了現在的蒙古草原,建立起了一個亙古未有的匈奴帝國。於是匈奴的貴族、大臣都心服冒頓,認為冒頓單于是賢能的。

匈奴帝國疆域,最東達到遼河流域,最西到達蔥嶺(現帕米爾高原),南達秦長城,北抵貝加爾湖一帶。史學界都承認,這是匈奴帝國,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最強大的時期。

老單于

他們變的時候,內地也在大變。這時,中原內地已經更換了王朝,由劉邦的漢取代了秦。已經坐穩天下的冒頓單于一看,你們那裡亂了,我何不趁火打劫,到漢地一遊,聽說那裡物產豐富,財源滾滾,美女成群。多麼好的地方啊。

於是就出兵了,先是攻打邊境的馬邑,不成想,這麼順利,剛打幾下,駐守馬邑的韓王信就繳械投降了。哈哈。痛快!痛快!

匈奴得到了韓信這個嚮導,於是率兵向南越過了句注山,攻打太原,直到晉陽城下。

入侵

敵人在自己家的菜園子耀武揚威,做為皇帝的劉邦,心裡肯定不爽,再說他在外面散漫慣了,這幾年憋在宮中也有些鬱悶了,想出來活動活動,於是御駕親征,親自率領32萬大軍,去迎擊匈奴。先在銅輥(今山西沁縣)告捷,後來又乘勝追擊,直至樓煩(今山西寧武)一帶。

試想一想,開國皇帝那有一個是慫貨。如果不行早就被淘汰了。雖然劉邦同志文治武功一般,但也是不能小瞧的。於是一路高唱凱歌,輕敵冒進,直追到大同平城。

劉邦

匈奴一看,我的乖乖,漢朝還真有一股子戰鬥勁,趕快撤吧。於是發揮自己馬上特長,開始了戰略部署。

當他們被追趕時,他們的戰術是引誘中國軍隊深入大戈壁灘或是草原荒涼之地,然後在自己不遭埋伏的情況下,以雷雨般的箭懲罰追趕者,直到他們的敵人被拖垮,被飢渴弄得精疲力竭,他們才一舉而消滅之。由於他們的騎兵的機動性以及他們的弓箭技術,這些方法相當有效。 (《草原帝國》法·勒內·格魯塞)

劉邦果然中計。他帶領先頭部隊盲目冒進,被圍困於平城白登山,達7天7夜,完全和主力部隊斷絕了聯絡。後來,劉邦採用陳平的計謀,向冒頓單于的閼氏(冒頓妻)行賄,才得脫險。

白登之圍

“白登之圍 ”後,劉邦同志才明白,人是軟的,鐵是硬的。僅靠以武力手段來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可取的。後來,又發揮自己“猴皮筋”的特長,採取和親、上供的手段,籠絡匈奴、維護邊境的安寧。

公元前195年,劉邦駕崩,劉盈即位為帝,但是劉盈很短命,執政不久,也去世。自此,呂后開始了臨朝稱制階段。這個詞語在正史中最早出現於班固的《漢書·高後紀》:

“惠帝崩,太子立為皇帝,年幼,太后臨朝稱制,大赦天下。”

古時後宮是不能上廳堂的,所以後妃要掌權就要“臨朝”,從秦始皇開始皇帝的命令專稱“制”、佈告公文稱“誥”;后妃掌權之後其命令自然也要上升到皇帝的級別,於是就叫“稱制”。歷史上這種“牝雞司晨”的形式就是由呂后所首創。

臨朝稱制

漢朝經歷了這樣反反覆覆的動亂,盤踞在北方的冒頓單于都看在眼裡。心想,趁漢朝混亂,我何不借此機會再撈他一票?但是這幾年漢朝政府又是和親又是進貢的,表現也相當不錯,自己也沒有理由破壞這種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呀,怎麼辦呢?想了半天,想出一個鬼主意來。我把他們激怒了,他們只要稍微一起反應,不就有了口實了嗎。於是給呂后寫了一封“求愛信”。信是這樣寫的:

“我本孤獨無依之君王,出生於沮澤之中,生長於原野廣闊牛馬成群之域,數次到達中國邊境,希望到中國一遊。陛下現在也是孤獨一人,寂寞獨居,身為一國之主,我們兩人都享不到天倫之樂,也沒有什麼可以自娛自樂,一個鰥夫,一個寡居,不如就嫁給我,還可以相互補償一下。”

呂雉是漢朝第一女漢子,她心狠手黑,漢朝一建國,就屠殺功臣立威。在她之手先後有韓信、彭越喪命。劉邦死了以後,她又把老情敵戚夫人砍去手腳折磨致死。之後成為漢帝國說一不二的女老大。

呂后閱讀信後,這個氣呀。她不是氣冒頓無理,是來氣有意思何不早點表達,自己過去和審視其鵲橋暗渡,何其快活!你早日說明這個想法,也讓老孃我“開開洋葷”不是?如今自己年老色衰,已經沒有了這方面的慾望,這不是拿自己開涮嗎?

冒頓的理想

自己心裡這樣想,但是不能嘴上說出來,否則在朝臣面前就要“栽了。”於是拿上信讓大家看。

面對這樣的淫褻之語,對漢朝廷來說無疑是嚴重的挑釁。

首先是妹夫樊噲慷慨陳詞:“臣願領兵十萬,橫行匈奴中!”

呂后便徵詢陳平、季布的意見。季布直接一步到位:

“樊噲該殺!從前陳豨在代國叛亂,高皇帝北征,率兵至三十多萬,尚且受困平城,被圍七日,那時樊噲為上將,前驅臨陣,尚不能努力解圍。天下傳唱:‘平城之中亦誠苦,七日不食,不能彀弩!’如今歌聲未絕,兵傷未愈,樊噲又欲搖動天下,而且妄言,十萬人可橫行匈奴,這豈不是當面欺上麼?且夷狄情性,野蠻未化,我邦何必與他計較,他有好言,不足為喜,他有惡言,也不足為怒。”

呂后冷靜下來一想,過去老頭子帶的開國時期的老兵油子都打不過匈奴,現在真正的戰將如韓信、彭越都讓自己宰了,妹夫樊噲就是個莽夫,個人拼命還行,領軍作戰那是白扯,所以,就贊同了季布的意見。

既然不能與之抗衡,就只有忍氣吞聲,繼續以前的和親政策。

季布

呂后立即令張釋給冒頓寫了一封措辭非常謙恭的回信,謙虛謹慎纏綿悱惻,只看的漢家後輩兒孫是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單于不忘弊邑,賜之以書,弊邑恐懼。退而自圖,年老氣衰,發齒墮落,行步失度,單于過聽,不足以自汙。弊邑無罪,宜在見赦。竊有御車二乘,馬二駟,以奉常駕。”

意思就是:“單于還沒忘記我們這個國家,給我寫來書信,真是誠惶誠恐。可惜我現在年老氣衰,發齒墮落,連走路都走不快了,單于您一定是誤聽了別人的話,才提出這樣的要求的。您就不要自己侮辱自己了。我們也沒有作出什麼對不起您的事,您還是放過我吧。我私底下送給您兩輛馬車,還有八匹好馬,您就笑納了吧。”

就這樣,一場即將發生的戰爭,被消弭於萌芽中。

形勢圖

這起事件分析:1.呂雉不愧是一個政治家。自己和國家受到如此大的羞辱,硬是承受了。不是隨意發飆的神經質。聯想後來的慈禧,一怒之下向萬國開戰,結果換來了《辛丑條約》,中國人一人賠付一兩銀子,總額達四億五千萬兩。

2.在朝中大臣群情激奮中,能理性的進行分析。對局勢有一個正確的判斷。後來證明,當時的匈奴是最強大的時期,如果硬開戰,對大漢朝廷將會是毀滅性的災難。

3.不開戰並不是一味地卑躬屈膝。懂得“發展才是硬道理。”朝廷加快了休養生息的步伐。為後來的文景之治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這些舉措得到司馬遷的充分肯定。“呂后在位的時候,百姓得以脫離戰國時期的苦難,君臣都想通過無為而治來休養生息,所以惠帝垂衣拱手,安閒無為,呂后以女主身份代行皇帝職權,施政不出門戶,天下卻也安然無事。刑罪很少使用,犯罪的人也很少。百姓專心從事農耕,衣食富足起來了。”(“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史記·呂太后本紀》)

漢武帝

後續:中國有句古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話說得短了點,只要大仇得報,一百年不晚。

劉邦同志帶著遺憾走了,呂后帶著遺憾走了。

斗轉星移,劉邦的玄孫劉徹執政了。他對這種帶有屈辱性質的和親政策,他深惡痛絕,於是積極備戰,做了充分的準備工作。

等一切準備工作做好了, 從公元前133年至119年,幾十年間,和匈奴之間數次交鋒。名將衛青、霍去病三次大規模出擊匈奴,收河套地區,奪取河西走廊,封狼居胥,將當時漢朝的北部疆域從長城沿線推至漠北。

從此解除了上百年的北方之患,也從此打開了漢通西域的道路。這時的劉邦如果地下有知,肯定是長長的嘆一口氣,好孫子(是讚揚,不是罵人。),比你祖爺爺強,不愧是老劉家的好種,我總算可以揚眉吐氣了!

參考資料:《史記》漢·司馬遷

《漢書》漢·班固

《資治通鑑》宋·司馬光

老衲侃春秋嚴正宣告:原創作品,禁止非法轉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