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說“唐刀”系列第三篇——被誤認為“唐刀”的——弓!

這期我們繼續說“唐刀”。

前兩期主要是介紹文物以及唐代文獻中記載的刀具情況。由於存世的“唐刀”實物實在是太少,也就給我們留下了許多的想象空間。

在網上,有許多關於唐刀的說法,但是未必全都可信,有些是網友猜錯了,有些則是文物工作者的失誤所造成的,我們就一同來看看其中的典型案例。本期談第一個錯誤:

誤將長弓作陌刀

下圖是位於陝西省禮泉縣的唐長樂公主墓壁畫裡的儀仗武士圖,我們可以看到,武士腰間除了佩戴有環首刀外,還橫掛著一柄長長的東西,其造型筆直,裝在鞘裡,兩邊似乎有刃,一端逐漸變窄,頗有些類似卸掉刀裝的刀條。此外,他的手中還握著一根長杆。

如此一來,有些朋友就聯想到了“人馬俱碎”的陌刀了,他們推測,腰間橫掛的這個長條物就是陌刀的刀條,而武士手中的長杆則是陌刀的柄,使用時將刀條與刀柄組合起來,就形成了一件長柄大刀。

△唐代陌刀武士想象圖

其實這樣的組合式武器也不是憑空臆想,比如在先秦兩漢時期,流行過一種叫作的兵器,就是由一件看上去很像短劍的鈹身和長杆組成的,不組裝時可以當短劍用,組裝起來就成了長矛。

銅鈹

不過,關於這個壁畫,網友確實猜錯了,我們可以先看看下面的完整一些的壁畫, 原來武士手中的長杆,其實是旗杆,上面明明還有紅旗呢,這樣的話,它自然就不是陌刀的長柄了。既然如此,腰間的那件長條物究竟是什麼呢?

通過觀察其他的壁畫和陶俑,可以判斷,那根本不是刀條,而是一件長弓!

可能有人覺得奇怪了,弓再長,也是彎曲的對不對?怎麼可能這麼筆直呢?

別急,還真的就是這樣,因為這是解開弓弦以後的弓。根據《唐六典》的記載,唐代常用的弓可分為長弓、角弓、稍弓、格弓四大類。其中,長弓是以桑木、柘木製作而成的單體弓,適合步兵用。角弓是以筋、角、竹、木等多種材料製成的複合弓,弓體短,勁頭足,適合騎兵用。稍弓形體更小,近戰時用。格弓上面有彩繪裝飾,是儀仗用具。

《洛神賦圖》中的持角弓者

長樂公主墓壁畫裡的武士雖然是儀仗性質,但是在弓上看不到很多的裝飾,因此推測它不是格弓,而是長弓。

為何長弓會這麼直呢?這是因為,古人為了儘可能保持弓體的彈性,會在不使用的時候解開弓弦,讓弓體舒展開。那麼,以桑、柘製成的單體長弓,就會呈現出比較直的形態。

不僅中國,著名的英國長弓(English Longbow)也是如此,解開弓弦之後,看上去簡直就像一根筆直的扁擔一樣。

英國長弓

其實這樣的長弓,早在唐代之前就存在,而且能夠在文物中看到它們的身影。比如,在山西太原的北齊東安王婁睿墓以及山西忻州九原崗北朝壁畫墓中,都可以看到腰間掛著解弦長弓的武士。在陝西潼關稅村的隋墓(墓主人被推測為廢太子楊勇)中,也有這樣的形象。

婁睿墓壁畫

忻州九原崗北朝墓壁畫

潼關稅村隋墓裡面表現的尤其有意思,武士們沒有將長弓裝在弓韜(專用的弓袋)裡,而是取出來拿在手裡,故而我們就可以看到,弓的兩端都是變窄的,因為那是弓梢。因此,自然也就能夠斷定它不是刀條了。

潼關稅村隋墓壁畫

有弓還得有箭對不對,其實古代的畫匠並沒有忽略這一點。仍然以開頭的長樂公主墓壁畫為例,仔細觀察就會看到武士的右手按著一個東西,這就是盛裝箭矢的箭囊,古人稱之為胡祿。在唐墓壁畫中可以看到胡祿,在新疆阿斯塔納唐墓中還出土過木質的胡祿實物。

章懷太子墓壁畫

阿斯塔納出土胡祿

唐代陌刀究竟長什麼樣,還是一個沒辦法回答的問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壁畫裡面的長條物是長弓,而不是“唐刀”。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