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曾國藩收拾三位封疆大吏,一個耍陰謀一個靠強勢最後一個殺人誅心

咸豐十一年(1861年)九月,曾國藩率領湘軍攻陷安慶。

同年十月,慈禧、慈安聯手恭親王奕訢發動辛酉政變,誅殺以肅順為首的顧命八大臣,正式開啟兩宮垂簾,親王理政的“叔嫂共治”新朝局。

讓曾國藩沒想到的是,辛酉政變僅僅過去十幾天,朝廷對他進一步重用的諭旨就下來了:欽差大臣兩江總督曾國藩,著統轄江蘇、安徽、江西三省,並浙江全省軍務,所有四省巡撫、提鎮以下各官,悉歸節制。浙江軍務,著杭州將軍瑞昌幫辦。“

新上臺的慈禧、奕訢果然比昔日的咸豐更明智、更有魄力。要知道,肅順賞識提拔重用了曾國藩、胡林翼這一幫湖南漢臣,這是朝中人所共知的,但慈禧和奕訢沒有搞人亡政息式的全盤否定,而是善則留,惡則除,很有些是非分明且雷厲風行的明君做派。

當然,曾國藩、胡林翼等人與權臣肅順始終維持”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關係也很重要,只借其勢,不入其系讓他們的身後很乾淨,始終未給後來的掌權者留下顯明的把柄。

據說,查抄肅順府邸的時候,搜出私信一箱,卻始終未見曾國藩一紙筆墨,這一點讓慈禧嘆息不已,由此她褒揚曾國藩,說他是第一正人。

然而,官場是沒有正人君子的,所以一朝大權在握,”第一正人“曾國藩很快就顯出了他的另一面。

官場乃至職場中,什麼樣的人最可怕?

必要時刻,敢耍小人手段的正人君子。

所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有時候指的就是這類人。

該正人君子的時候比誰都正人君子,該陰狠小人的時候比誰都陰狠小人。

未將兩江總督收入囊中時,曾國藩的心思近乎都在軍事以及與咸豐的被動博弈上,那時候他算不上名正言順的朝中重臣。而登上兩江總督這一東南第一封疆大位後,曾國藩面對的局面就不同了,他成了真正的重臣,可以”光明正大“落子佈局的重臣。

官場是現實庸俗的,不管操守如何,一旦坐到能落子佈局的位子上,謀劃的第一件事往往一定是清理棋盤。

曾國藩也不例外。

兩江三省加上浙江原是何桂清的地盤,現如今,何桂清雖然因棄城逃跑被朝廷擼掉了官職,但四省許多關鍵的位置依舊操縱在何系人馬手中,這是曾國藩不能接受,更不能容忍的。

按曾國藩的佈局計劃,四省何系人馬必須儘快清除乾淨,四省巡撫大位必須掌握在自己人手裡,但怎麼清除卻不得不有所講究。

說白了,在朝廷的棋盤上下自己的棋,一切不能直來直去,每落一子一定要造一個落子的契機,而且還要有先去小子再除大子的全域性意識。

唯有如此,才能讓朝廷無話可說,對手無力反抗。

在當時,曾國藩要重點清除的棋子有這麼幾枚,一個是浙江巡撫王有齡,一個是江蘇巡撫薛煥,剩下一個就是前兩江總督,很有可能死灰復燃的何桂清。

究竟該從哪裡下手呢?

曾國藩的選擇很人之常情,先收拾結怨最深的那一個。

此人就是胡雪巖在官場上的第一個大貴人,王有齡。

曾國藩對王有齡的仇恨,說來話並不長。

王有齡是何桂清的死黨,兩人是老相識,據說何桂清老父曾是王有齡祖父家的家奴,何桂清發跡當上浙江巡撫後,為報舊恩開始大力提拔原本只是個庫大使的王有齡。

短短几年,王有齡便從一介小吏躥升成了江蘇布政使。

為控制浙江這一籌餉重地,何桂清當上兩江總督後開始謀劃將王有齡推送到浙江巡撫的高位上。但一開始,他的算盤沒有打成,同樣視浙江為餉源的曾國藩、胡林翼搶先下了手,兩人通過走肅順的門路,咸豐最終任命湘系干將羅遵殿出任了浙江巡撫。

肥肉被搶,何桂清、王有齡心有不甘,不久便抓住機會陰險地捅了羅遵殿一刀。

當時,太平天國為破清軍江南大營,實施”圍魏救趙“之計,發重兵圍攻杭州。

危急之下,手中並無多少守軍的羅遵殿只好向最近的江南大營求援。為保杭州不失,江南大營隨即派張玉良領兵馳援。

然而就在這個,位高權重的何桂清攔下張玉良,嚴令他路過蘇州時務必要聽候江蘇布政使王有齡的指示。

張玉良靠何桂清供餉供糧,不敢得罪,只好從命。

救援大軍到了蘇州後,王有齡先是裝模做樣地邀請張玉良巡視蘇州城,如此延誤兩日後,王有齡以何桂清為後臺密囑張玉良,大軍只可救湖州,不可救杭州。

不敢違命的張玉良兵抵湖州後,即逗留不前,此舉直接導致了杭州城隨後被太平軍攻破。

杭州城破之時,羅遵殿死得非常慘烈,死守血戰,被太平軍砍傷左額墜馬後,與妻女一起服毒殉節了。

設計害死羅遵殿後,何桂清、王有齡為爭得浙江巡撫,依舊沒有罷手。他們大肆攻擊羅遵殿,汙衊他守城無方,一籌莫展,貽誤生民。

最終,朝廷聽信一面之詞,撤銷羅遵殿卹典的同時,將王有齡任命成了署理浙江巡撫。

陰謀一刀捅死,還要踏屍打臉,在曾國藩、胡林翼看來,何桂清、王有齡羞辱傷害的不是羅遵殿一人,而是整個湘系人馬。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曾國藩上位後,正帶著仇恨想收拾王有齡,結果”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機會便來了。

咸豐十一年下半年,李秀成率領太平軍再次圍攻杭州,王有齡上書朝廷,苦苦哀求曾國藩能出兵救援。

此時的曾國藩的確有救援之兵,李續宜、曾國荃、鮑超都可馳援,但越是這樣,曾國藩越是按兵不動,袖手旁觀,靜待最佳時機,拿捏最佳火候。

等時機火候一到,曾國藩隨即上書朝廷,左宗棠可以率軍救援杭州。

朝廷聞訊大喜,王有齡也以為杭州有救了,豈不知,曾國藩的話只說了一半。

造出左宗棠已率軍馳援的聲勢後,曾國藩密奏朝廷,王有齡劣跡斑斑,無力守城,為名正言順,請朝廷授左宗棠浙江巡撫一職。

選這個時候為左宗棠要官,曾國藩的火候拿捏可謂是恰達好處,相當於用杭州城預支了朝廷一張支票。在朝廷看來,用一張預支支票換杭州城安危,自然無話可說。

況且,預支的支票將來還可以找理由廢止。

曾國藩老辣就老辣在這裡,他先是利用朝廷的預支心理,用完馬上開始對付這種心理。

據說,正逢單飛的左宗棠起初並沒有看出其中的深意,因立功心切,他大有即刻率軍援殺過去的架勢。

曾國藩攔住他說,老兄,等等不遲。現在你殺過去,救下杭州城,浙江巡撫可能不是你的,救不下更不可能是你的。

只有王有齡城破身亡,浙江巡撫才是你的。

聽了這番話,左宗棠隨即勒住馬頭,聽曾國藩的,先看好戲,再出手。

如此,王有齡慘死再無任何懸念。

值得一說的說,搞死王有齡後,曾國藩沒有“小人更進一步”,在論及王有齡卹典時,他沒有踏屍打臉,而是主張劣是劣,忠是忠,有忠義之舉朝廷當然要賜予卹典。

僅此一點,以小人手段捅刀,以君子面貌善後,他便比何桂清、王有齡高明瞭許多。

王有齡幹掉後,接下來就該輪到江蘇了。

收拾江蘇巡撫薛煥,曾國藩依舊是擇機而動,趁勢落子。

咸豐十一年十月,太平軍突然開始圍攻上海,上海官紳代表抵達安慶向曾國藩乞援。

幾番算盤打下來後,曾國藩決定派李鴻章建立淮軍援進上海。

因為上海的戰略意義重大,這一回曾國藩未耍什麼伎倆,而是直接趁勢炮轟。

在李鴻章進援上海之際,曾國藩上書朝廷,要求撤下薛煥,以“勁氣內斂,才大心細”的李鴻章接替。

至於撤換薛煥的理由?

曾國藩的矛頭很尖銳,也很具體,他詳細列舉了薛煥腐敗無能的種種劣跡,最後得出此人不能勝此重任的結論。

這一回,朝廷直接買單,李鴻章到上海後僅僅過了十七天,朝廷即任命李鴻章署理江蘇巡撫。

收拾完王有齡、薛煥,換是心慈手軟或者容易被權勢麻痺的人,很容易放過已成落水狗的何桂清。

自江南大營潰敗,何桂清棄常州城逃往上海後,此人表面上在苟延殘喘,實際上一直為保命、儲存殘存勢力在拼命地鑽營。

他究竟是怎麼鑽營的呢?

何桂清是巧言如簧,善搞關係之徒,利用在江浙的殘餘黨羽,他想鑽營出這樣一種混淆黑白的假象,他之所以棄城,不是為了逃跑,而是為了儲存力量,確保朝廷餉源重地。

毫無疑問,如果此人把這假象搞成,非但死不了,日後還有可能東山再起。

所幸,曾國藩有狠人的一面,面對這種操過同一棋盤的昔日對手,他的想法很堅決,也很智慧,必須置對方於死地,斬草除根。

之所以說曾國藩很智慧,那是因為他有殺心而不盲動,沒把關鍵黨羽王有齡、薛煥清除掉,絕不輕易出手。

而一旦將這倆關鍵黨羽清除掉,廢了他編織假象的關係網,曾國藩立即問恭親王奕訢索要來了朝廷拿問的命令,然後和上海租界巡捕房洽談,逮捕了藏在租界的何桂清,解往北京。

可即便這樣,憑藉多年在京城經營出的勢力網,何桂清還是有翻盤的機會。

保何一黨想怎麼運作呢?

極力避免斬立決,然後一步步開脫減罪。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曾國藩出招了。

比起前面或陰或明的手段,這最後一手,曾國藩太牛了。

他一步登峰,來了個道德殺人。

他上書朝廷:”疆吏以城守為大節,不宜以僚屬之一言為進止;大臣以心跡定罪狀,不必以公稟之有無為權衡。“

一個以城守為大節,以心跡定罪狀,何桂清此前所有鑽營頓時化為烏有,死得妥妥的!

什麼是殺人誅心?

這才是最正宗的。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