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晚清唯一有能力抗衡袁世凱的人,死後卻在墓碑上寫:我犯了小人

常言道,官場如戰場,在這個沒有硝煙的名利場中,不想落得悽慘下場,就必須時刻保持警惕,官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各自的利益,沒人會傻到付出自己的真心,即便是那些心懷天下蒼生的清官,首先面對的還是要在殘酷的現實中活下來。

古往今來每一個王朝都不缺少文韜武略的能臣,尤其是建國初年,跟隨開國君主打天下時,能人異士層出不窮,然而很少有人逃過“兔死狗烹”的悲劇,勞苦功高有時候就變成了一種罪過,畢竟任何一個皇帝都是自私的,“孤家寡人”不是白叫的,登上皇位之後出生入死的兄弟變成了臣子,戰爭積攢下來的信任慢慢變成了猜忌。

為了保全統治地位,一些皇帝在上位以後不擇手段清除一切威脅,不只是外敵,還有曾經的戰友,一心為國的人未必會有好下場,而腐敗墮落、奴顏媚骨的卻往往可以頤養天年。

清末大臣穆爾察·鐵良雖說是滿族子弟,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窮人,幼年時鐵良跟隨母親讀書,父親去世以後,母子二人相依為命,過得十分悽苦,鐵良不得已放棄只能讀書之路,轉而投身軍事研究,機緣巧合下進入榮祿幕府,不過只是一個幹雜活的苦差事,對此鐵良並沒有灰心喪氣,好歹算一份能養家餬口的工作。

鐵良的心性註定不會這樣碌碌無為的過日子,日常生活中鐵良本本分分,將自己分內的工作做好,此外經常在榮祿為朝中事務感到煩惱的時候幫他分憂,漸漸贏得了榮祿信任。

清朝末年政局動盪,許多外國勢力入侵,讓外交事務更加複雜,榮祿也變得日益繁忙,好在那些困難的日子裡,鐵良經常幫他出謀劃策,機會都是自己爭取來的,鐵良就是這樣,在榮祿的舉薦下,鐵良進入兵部任職。

從一個打雜人員搖身一變成了手握實權的兵部侍郎,普通人想都不敢想,要知道鐵良根本沒有參加過科舉,甚至沒什麼文化,相比之下能擔任這個職位對他來說已經足夠走運了。

事實證明侍郎這個職位對他來說還是太小了,沒過多久朝廷命他赴日考察軍事,回來以後任命其為襄辦,協助袁世凱操練軍隊,其實是為了暗中監視袁世凱的一舉一動。

光緒三十年,鐵良升任戶部尚書,奉旨南下考察江南製造總局遷場事務,臨走之間街道一封祕旨:“順道將各該省進出款項,及各司庫局所利弊,逐一查明,並行具奏。”可見此時鐵良已經成了朝廷心腹。

戶部尚書相當於財政部部長,掌管全國錢餉,能做到這種高位不容易,若說運氣的成分也不是沒有,但個人努力和實力的成分更是舉足輕重的。還有一個重要的點,會做人。官場上的人首先要會做人,才能做對事。

縱觀鐵良為官之道做事認認真真,對於腐敗現象極為痛恨,同時鐵良知道自己的不足,常常向人請教為人處世的方法,對於未知的危險做好防備,最重要的是他對朝廷忠心耿耿。

可以說清朝末年,官場裡的年輕一輩沒有比鐵良更優秀的人,直到袁世凱冒了出來,俗話說一山不能容二虎,何況是兩個有思想的人,清廷有意扶持鐵良與袁世凱抗衡,鐵良上任戶部以後,針對北洋軍隊實行“鉤稽精核"”,同時在北洋軍中扶持親信勢力。這樣鐵良的日子也開始不好過了。

沒過多久清軍進行管制改革,鐵良上任陸軍部大臣,精銳部隊全部由他掌管,至此可以袁世凱“平起平坐”,袁世凱自然不甘受打壓,聯合許多大臣上奏:“若不去鐵,新政必有阻撓”,不但沒有效果反而弄巧成拙,讓自己成了“野心家”,成了眾多大臣抵制的物件。

處於下風的袁世凱為了自保只好主動交出權力,袁鐵之爭最終以鐵良勝利告終,實際上獲勝的是鐵良背後的支持者——慈禧太后,朝廷上失去對手的鐵良日子並不好過,慈禧、光緒先後去世以後,鐵良被攝政王載灃等人聯合推倒,被迫前往地方任職。

宣統年間武昌起義爆發,鐵良回京成立宗社黨,堅決擁護清帝與革命黨對抗,袁世凱重新掌權以後,宗社黨成員為了自保紛紛退出,鐵良開始尋求日本幫助,企圖恢復清朝統治,後來還參與張勳復辟的鬧劇,站到了歷史的對立面。

鐵良始終不願面對清朝滅亡的事實,溥儀成立偽滿洲統治時也有鐵良的身影,一個人終究不能對抗歷史潮流,屢次失敗以後,鐵良在天津鬱郁而亡。

從他的經歷也能看出,無論身居多麼高的職位,也只是掌權者的棋子罷了,最終還是會被清理出局。

死後墓碑上刻著:“噎娼者以公門牆嚴峻,妨害其營私;憎惡者以公體性忠純,不與之朋比。”意思是:我犯了小人。想想鐵良一生為了清廷最終還是被拋棄,這種命運也是可悲,雖然與犯小人有關,而他的晚節不保,左右搖擺也是其倒臺的重要原因。

參考資料:

【《宦海升沉錄》、《清廷忠臣鐵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