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敦煌飛天」極簡史

漢語“飛天”一詞,最早見於東魏成書的《洛陽伽藍記》。飛天是佛教造型藝術,他的形象源自古老的印度神話,為婆羅門教中的二位小神靈乾達婆和緊那羅。

天,在佛教概念中,不僅指天國、天宮,還是對神的尊稱,如吉祥天、三十三天等。因此,漢譯佛經,用“飛天”這兩個字是很貼切的,它專指天宮中的供養天人和禮佛、舞樂的天人。

乾達婆和緊那羅是能歌善舞的天人,後來成為侍奉供養佛的小神靈,司音樂、散花和禮拜之職。每當佛講經說法之時,以及最後佛涅槃之時,他們都凌空飛舞,奏樂散花。

按佛經所示,飛天的職能有三:

一是禮拜供奉,表現形式為雙手合十,或雙手捧花果奉獻;

二為散花施香,表現形式為手託花盤、花瓶、花朵,或拈花散佈;

三為歌舞伎樂,表現形式為手持各種樂器,演奏、舞蹈。

根據這三項職能,古代匠師發揮想象力和創造力,把一個毫無情節可言的題材表現得淋漓盡致,並逐漸形成完善的程式。

飛天的造型傳入中國,有個很重要的發展,那就是強調了音樂性和舞蹈性。它從印度經過西域傳到中國內地,經過了一千多年的衍變和發展,日漸完美,形成了中國化的造型。

原來印度的飛天持樂器的形象非常少,而伎樂飛天在敦煌石窟已成為主題;原來印度飛天的動態都出自印度的舞蹈,而中國的飛天,從舞姿、服飾等特點看,則受到當時中國社會舞蹈的影響。

敦煌石窟以莫高窟為主,包括榆林窟、西千佛洞、東千佛洞,堪稱中國飛天影象薈萃之地。據統計,僅莫高窟就有二百七十多個洞窟繪有飛天四千五百身之多,加上其餘石窟,飛天近六千身。

從敦煌飛天的造型衍變、時代特徵以及技法特點來看,大致可以分為如下四個時期:

一、早期(北涼、北魏、西魏)為模仿萌發期;

二、中期(北周、隋)為轉型創意期;

三、盛期(初盛唐、中晚唐、五代)為定型鼎盛期;

四、晚期(宋、西夏、元)為程式化衰落期;

萌發期

從西域和中原飛向敦煌

北涼、北魏、西魏(公元421-556)

北涼、北魏和西魏三個朝代,是佛教東傳並在河西走廊傳播佛教藝術的時期,也是敦煌壁畫創始和驟變的時期。

北涼有三個洞窟,飛天造型基本是照搬西域模式繪製。所謂西域模式一是印度原來佛畫內容,二是西域傳來的人物造型及暈染畫法,其特徵為面相平圓,軀體短壯,深目大鼻,戴花蔓,披大巾,腰繫長裙,半裸赤足,姿態笨重,變色後,呈現粗獷、稚拙的狀態。

北魏有九個洞窟,飛天畫法較北涼有明顯的進步,人體比例適度,比較靈巧,用線準確,粗獷有力,敷色明快,中原飛天與西域飛天比肩飛翔。

西魏存十個洞窟,飛天數量驟增,技法進步,出現三種飛天形式並存現象。

一是西域式飛天,形態為光頭深目,大鼻大耳,披巾或袈裟,粗獷生動,線條有力;

二是中原式,特點是秀骨清像,面貌清瘦,眉目疏朗,頭飾雙髻,褒衣博帶;

三是中國神話中的所謂“飛仙”、“羽人”,其形態為獸面、長耳、羽臂、半裸、披巾,多在繪有中國神話題材的壁畫中出現。

萌發期的飛天藝術處於模仿階段。

▲屍毗王割肉貿鴿中的飛天

▲伎樂飛天畫稿

創意期

漫天飛舞漫天花

北周、隋(公元557-618年)

北周和隋代立朝的時代雖然短暫,但開鑿的洞窟卻不少,特別是壁畫的藝術表現力十分突出,而且很有特色。飛天的表現尤其不同凡響,可以說敦煌北周、隋代的飛天極具想象力和藝術魅力,它是飛天藝術的高峰,是早期飛天的終結,盛唐飛天的前奏。

北周時期的飛天繪製有其規定的位置。除佛龕內外,環繞四壁也出現了大量的伎樂飛天,形成《妙法蓮華經》所描述的“諸天伎樂百千萬種,於虛空中俱起,雨諸天花”的歡樂景象。

隋代的飛天,無論在洞窟佈局和繪製技法上都發生了變化,它已完全擺脫了西域畫風的影響,以中原技法取而代之,表現形式多樣,熱烈而絢麗。

自隋代起,飛天被描繪成嫵媚、娟秀的少女或貴婦,女性特徵明顯,且隨著社會的開放,形成了袒胸露背、赤足、豐腴健美的形象。這種世俗化的轉變,使敦煌石窟成為具有時代風尚的畫廊。

創意期的飛天藝術處於轉型階段。

鼎盛期

翱翔在淨土天國

唐(公元618-959年)

雄踞世界的大唐帝國統治中國近三百年,期間是佛教的鼎盛時期。敦煌的唐代分期以吐蕃佔領敦煌來劃分,分為前後兩期。唐前期國家蒸蒸日上,石窟壁畫絢爛華彩,風格清新爽朗。

唐後期,吐蕃佔領敦煌,由於吐蕃人也篤信佛教,加之唐代文化根深蒂固,因此,藝術風格一脈相承,變化不大。唐至五代敦煌藝術進入了成熟、定型、並趨於程式化的時期。

敦煌莫高窟現存唐代洞窟236個,佔全部洞窟的一半。唐代壁畫的內容極大豐富,技法表現出極高的水平,並形成了濃郁的民族風格。由於西域和中原僧侶的交流,人們對佛教信仰的熾熱,畫工的技巧不斷創新,以致競相出奇,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雖然飛天在經變畫中處於陪襯地位,但精工彩繪,雄渾舒展,娟秀飄逸,展現出一種富麗堂皇的新境界。

鼎盛時期的飛天藝術處於定型階段。

衰落期

優雅的雲中菩薩

宋代、西夏和元代(公元960-1368年)

宋代、西夏和元代,屬於敦煌壁畫的晚期,這一時期的飛天進入了衰落期,壁畫上美麗動人的天宮樂舞也隨之謝幕。

宋代時敦煌仍為曹氏家族所統治,壁畫題材與唐後期基本相同,各種壁畫格式雷同,缺乏唐代那種創新之氣勢。

西夏時期經變畫減少,壁畫題材主要是千佛、說法圖等,飛天畫得很少,唯有窟頂四周畫有身著菩薩盛裝的飛天,手持樂器演奏和散花,有些身材明顯增大。伎樂飛天手中的各式樂器,在音樂史研究上有極高的學術價值。

由於受到中原繪畫的影響,飛天的造型已經成為定型的線描仕女畫,技法日臻成熟,基本上以神話中的“嫦娥奔月”為造型依據。這一時期注重用線塑造形象,畫工精細,設色淺淡,基調為青綠色。

衰落期的飛天已進入程式化的階段。

飛天是佛教天宮的精靈,在造型上集中了人間最善良、最美麗的形象,使人覺得親切併產生佑護感。飛天的美學基調是健康的,表達的是升騰、開朗、樂觀的情趣,這也正是飛天藝術的生命力所在。

正如段文傑先生在《飛天在人間》一文中說:“她們並未隨著時代的過去而滅亡,她們仍然活著,在新的歌舞中,壁畫中,工藝文中,到處都有飛天的形象。應該說她們已從天國降落到人間,將永遠活在人們心中,不斷地給人們以啟迪和美的享受。”

本文整理自微訊號“敦煌研究院”,並獲得授權。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