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中日朝三國大戰,東亞第一霸主到底是誰?(上)

東亞三國互相看不起,有人說中日關係靠韓國,中韓關係靠日本,日本韓國永遠尿不到一個褲子裡。歷史上三國也是糾紛不斷,當然,基本上是中日戰爭摩擦,我們的宇宙國思密達是看誰牛跟著誰。今天會長就帶大家看看第一次三國大戰:萬曆朝鮮戰爭(朝鮮稱:壬辰倭亂,日本稱:文祿・慶長之役)

小猴子統一日本,棒子王沉迷酒色

在我有生之年,誓將唐(明)之領土納入我之版圖

1588年,日本太閣豐臣秀吉基本統一日本後,為了平息國內武士對分封不均的不滿併為削弱各個諸侯勢力,決定對外發兵,以獲取更多的土地。(和後世德日法西斯轉移國內矛盾用同一個方式)豐臣秀吉共調動軍隊九個軍團共14萬人渡海至朝鮮作戰,以宇喜多秀家為總指揮官。在一切工作準備就緒後,豐臣秀吉以朝鮮拒絕攻明為由,於4月正式開始了對朝戰爭。日軍在戰爭初期處於優勢,一個月攻陷朝鮮京城,驅逐朝鮮國王李昖。棒子王李昖倉皇出奔平壤,隨後日軍第一、第二、第三軍團追擊而至,突破臨津守備攻陷開城,李昖離開平壤,再繼續流亡至中朝邊境的義州,並遣使向宗主國明朝求援。

朝鮮王棄國不顧,棒子民組織自救

宣祖星夜溜走,文武百官深陷朝鮮朋黨之爭無法組織抵抗,全國近半領土丟失。百姓一看政府機關已經失去作用,只能自救。

慶尚道星州的郭再祐於1592年4月21日組織義兵,屢次令安國寺惠瓊敗戰使其無法順利進入全羅道,甚至在1592年10月10日的第一次晉州城之戰中擊退細川忠興和長谷川秀一的大軍,人稱“天降紅衣將軍”,還有鄭仁弘、孫仁甲、金沔等也令毛利輝元無法順利佔領慶尚道。

全羅道光州的金千鎰、全州高敬命也於1592年6月1日組織義兵,忠清道公州出身的趙憲、僧人靈圭則於1592年7月3日整頓兵力,聯合抵抗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等日軍第六軍團,其中經歷清洲城之戰、樑丹山之戰、兩次錦山之戰。另外還有京畿道海州的李延馣對抗黑田長政,以上皆妨礙了日軍的前進。

萬曆軍千里馳援,大明師朝鮮初敗

朝鮮的使臣們除了向萬曆帝遞交正式的國書外,分別去遊說明朝的閣臣、尚書、侍郎、御史、宦官,甚至表示願意內附於明朝,力圖促使明朝儘快出兵援朝。然而對於明朝而言,朝鮮的告急難以讓人相信,不斷地詢問朝鮮戰事如何,此舉讓朝鮮國王與諸臣一時驚懼,擔心明朝懷疑朝鮮與日本同謀,想要假借嚮明朝求援引誘明軍進入朝鮮來殲滅之。

李昖在得知此訊息後,為了讓明朝釋疑,除了反覆派出使臣外,也將日本威脅朝鮮的書信轉呈給明朝,以表示朝鮮無二心。與此同時兵部尚書石星也祕密派遣曾經出訪過朝鮮,看過朝鮮國王者,來辨別朝鮮國王的真假,遼東也遣畫師前來,祕密畫下國王的相貌以資辨別。不久後萬曆便答應李昖渡過鴨綠江,居住在大明領土遼東半島的寬奠堡,正式受到明廷的保護,同時出兵援助朝鮮。

大明鐵軍初入朝鮮,人地不熟,被朝鮮催促貿然突進,1592年7月17日黎明,祖副總兵長途奔襲以遊擊史儒、王守官等為先鋒統軍進迫平壤城,史儒率領千總馬世龍、張國忠兩官先入城,手斬敵首10級,由於連夜大雨導致遼東軍火器失效,加上祖承訓不熟悉日軍戰法導致軍潰將亡遭到鐵炮命中而亡。軍隊潰散,祖副總兵僅以身免,一日之內敗退過大定江。

大明國再次增兵,平壤城倭賊敗退

明朝命李如鬆總理薊、遼、保定、山東軍務,並充任防海御倭總兵官,其弟李如柏、李如梅為副總兵官,一同開赴朝鮮。明朝從全國範圍調集了4萬精銳。這支軍隊的主要構成如下:遼東鐵騎1萬;宣府、大同各選精騎8千;薊鎮、保定各選精銳步兵5千;江浙步兵3千。四川副總兵劉鋌率川軍5千,做為後續部隊向朝鮮進發。在1592年12月25日,總兵官李如鬆從寧夏勝利歸國後,尚不及休息即率軍43000餘人越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元月5日進抵平壤城下,元月8日與小西行長的第一軍團18000人戰於平壤,平壤城易守難攻。

次日祖承訓率領的明軍率先突破城南的蘆門,接著含談門、普通門、七星門、牡丹峰也相繼被明軍攻佔,日軍黑田長政曾派黑田二十四將之一的久野重勝前往偵查,也被明軍毒刀砍傷於翌日毒發身亡。

小西行長一看大勢已去,率領殘兵退守城北一隅風月樓。入夜,日軍自東南方向突破,渡過大同江向漢城退卻。

碧蹄館巔峰大戰,論戰績各方不一

由李如鬆率領的明軍在平壤大捷後,欲乘勝追擊日軍,先遣副總兵查大受與朝鮮將領高彥伯領騎兵數百偵查開城至王京之間的道路,正月廿五偵查先鋒在碧蹄館(位於首爾西北部的京畿道高陽市德陽區的碧蹄洞)南方的礪石嶺遇到日軍前野長康、加藤光泰的偵察隊數百名,一時之間,雙方前鋒交戰互有傷亡,日方敗退損失60名騎兵,查大受則退往碧蹄館。其實在會長看來這波試探大明並不吃虧,然而朝鮮虧大行為再次出現,他們一看復國有望,不停給予李如鬆壓力。26日提督李如鬆得報後,以為日軍如當地土民所說棄京城撤退,遂率領本部兵馬騎兵3000餘人(日本史書記載李如鬆率軍三萬)從開城疾馳引援。

沒想到日軍立花宗茂率先於其他日軍,獨自領3200名軍兵正在礪石嶺埋伏,以部將森下釣雲、十時但馬偵查到明軍查大受所部,小放幾發鐵炮後回報,便從清晨7時傾開始,起先僅以部將十時連久、內田統續、天野貞成(本名安田國繼,討取森蘭丸之“明智三羽烏”之一。)率500兵為第一陣擺旗示弱引誘查大受來攻,李如鬆得知先鋒已經交戰迅速展開為鶴翼之陣,於礪石嶺北方的望客硯迎來查大受軍勢後於碧蹄館重整軍陣,此時近中午時分,突然20000名日軍先鋒軍如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吉川廣家等出現佔領望客硯,後面還有日軍本隊2萬如宇喜多秀家、黑田長政進軍。明軍頓時如同被包圍的態勢,此時李如柏、李寧、查大受、張世爵、方時輝、王問等明將皆各自持刀奮迅作戰,其中李有聲為護衛如鬆而遭到隆景部將井上景貞刺殺,立花軍中也有安東常久、小串成重兩位旗本武士戰死,小早川秀包麾下更有八名家臣身亡,不久小早川隆景投入吉川廣家、宇喜多秀家(實則為其重臣戶川達安所率)、黑田長政的軍勢欲加包圍,兩軍從午後交戰6個小時至黃昏,然而明軍終於等到左協大將副總兵楊元率援軍到來,楊元奮勇衝破日軍包圍領軍搶佔如鬆右方陣地,並和李寧的炮營發炮轟擊日軍援護明軍撤退,日軍小早川隆景因明軍援軍的到來方始退軍。

兩軍從午後交戰6個小時至黃昏,據中國史記載明軍傷亡2500人,日軍死亡則超過8000人,另據朝鮮史載兩軍各死傷5、600人,部分日史記載明軍參戰人數為20000人,倭軍斬首明軍6000人。

終議和中日停戰,大忽悠惟敬詐約

1593年6月,日本因海戰失利補給無法送至,加上朝鮮破壞過度,造成瘟疫流行,當地徵發糧食不易,以及急於保全佔據朝鮮南部四道的戰果,遂派使節隨同明使沈惟敬由釜山至北京城議和。

1593年(萬曆二十一年)5月8日,豐臣秀吉在名護屋會見了到達日本的明朝使團。由於語言不通,雙方的會談仍就在沈惟敬和小西行長之間進行。豐臣秀吉提出了“大明·日本和平條件”七條:

迎大明公主為日本天皇后;發展勘合貿易;明、日兩國武官永誓盟好;京城及四道歸還朝鮮,另外四道割讓於日本;朝鮮送一王子至日作為人質;交還所俘虜的朝鮮國二王子及其他朝鮮官吏;朝鮮大臣永誓不叛日本。沈惟敬答應了七條建議,但對同行的謝用鋅、徐一貫等人卻詐稱豐臣秀吉已同意嚮明朝稱臣,請求封貢,並退出侵朝日軍。而小西行長則對豐臣秀吉彙報說,明朝使者已經同意了豐臣秀吉的七條建議,只需派日使與明使一道去北京請萬曆帝最後批准。

小西如安到了北京後,與石星進行了談判,一口答應了石星提出的三項條款:

日軍在受封后迅速撤離朝鮮和對馬;只冊封而不準求貢;與朝鮮修好不得侵犯。當時兵部還和小西如安進行了詳細的對談,

小西如安欺明朝人不懂日語信口答應。這時沈惟敬也遞交了偽造的日本降表。明朝君臣大為滿意。萬曆帝立即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並按小西提供的名單冊封了日本國大臣。

看到這裡小夥伴們懂了嗎?沈惟敬作為這時雙方的共同翻譯官竟然偽造雙方條約,共同答應雙方的無理要求,兩國外交部竟然也被隱瞞。

所以說外交官不懂外語是多麼恐怖。

沈惟敬罪情敗露,朝鮮地風雲再起

1595年1月,明朝遣使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令沈惟敬一同前往。詔書內容如下: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聖仁廣運,凡天覆地載,莫不尊親帝命。溥將暨海隅日出,罔不率俾。昔我皇祖,誕育多方。龜紐龍章,遠賜扶桑之域;貞珉大篆,榮施鎮國之山。嗣以海波之揚,偶致風佔之隔。當茲盛際,諮爾豐臣平秀吉,崛起海邦,知尊中國。西馳一介之使,欣慕來同。北叩萬里之關,肯求內附。情既堅於恭順,恩可靳於柔懷。茲特封爾為日該國王,賜之誥命。於戲龍賁芝函,襲冠裳於海表,風行卉服,固藩衛於天朝,爾其念臣職之當修。恪循要束,感皇恩之已渥。無替款誠,祗服 綸言,永尊聲教。欽哉!”

豐臣秀吉對此勃然大怒道:“吾掌握日本,欲王則王,何待髯虜之封哉!”,摔詔書於地,並怒逐明使臣。而當時經辦與日本談判的石星、沈惟敬等人又一心欺瞞矇混,竭力對萬曆帝掩蓋豐臣秀吉的真實意圖,妄圖僥倖無事。接著豐臣秀吉便要將小西行長治罪,並把中朝使團驅逐出境。這樣歷時兩年的議和徹底破裂。

惟敬歸國途中,滯留朝鮮,不敢回京。他假造了一道豐臣秀吉的謝恩表由另一使臣遞交朝廷。這道假冒的謝恩表被明廷識破,再加上朝鮮方面傳來日本再度備戰的訊息,萬曆帝知道使臣和兵部沒有把日本方面的真實意圖動向報告朝廷,一心求和,竭力欺瞞。當即大怒,馬上下令革去兵部尚書石星等人的職務,令邢玠以兵部尚書出任總督,都御史楊鎬經略朝鮮軍務。

沈惟敬見事不妙想偷偷溜去日軍大營,結果被李如鬆抓獲,拿回京師。石星在獄中抑鬱交加,不幾日便絕食身亡,沈惟敬一直在獄中待到了2年以後壬辰倭亂結束,這才人頭落地,戰略忽悠局初代局長終於結束他的外交一生。(會長對他真是敬佩不已,以一介白身攪動三國風雲)

中日兩年蜜月終結束,朝鮮命運最終如何,請聽會長下次揭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