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唐太宗李世民之女汝南公主生平考

文/晉安

1、 汝南公主墓誌銘

《大唐故汝南公主墓誌銘並序》

公主諱,字,隴西狄道人。皇帝之第三女也。天潢疏潤,圓折浮夜光之採;若木分暉,穠華照朝陽之色。故能聰穎外發,閒明內映,訓範生知,尚觀箴於女史;言容成則,猶習禮於公宮。至如怡色就養,佩帉晨省,敬愛兼極,左右無方。加以學殫綈素,藝兼鞶紩,令問芳猷,儀形閨閫。厶年厶月,有詔封汝南郡公主。錫從圭瑞,禮崇湯沐,車服徽章,事憂前典。屬九地絕維,四星潛曜,毀瘠載形,哀號過禮,繭纊不襲,壃酪無嗞,灰琯亟移,陵塋浸遠,雖容服外變,而沉憂內結,不勝孺慕之哀,遂成傷生之性,天道佑仁,奚起冥漠,以今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

2、 汝南公主生平

《新唐書·諸帝公主》記載:汝南公主,蚤薨。

汝南公主在《新唐書·諸帝公主傳》中排行第二,而墓誌銘中卻寫她是"皇帝之第三女也",此處已不可考到底是墓誌還是史書記載有誤,亦或是汝南公主之前還有蚤薨未被記載的公主。

汝南公主墓實際上未被髮掘,也未出土過志石,現存的書法作品《汝南公主墓誌》相傳為虞世南所書,應為草稿。

從墓誌帖的末尾可知,汝南公主薨於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636年)。而她的出生時間目前暫不可考(墓誌未記載),由她妹妹長樂公主(唐太宗第五女)的出生時間武德四年(621年)僅可得出她最晚不會晚於武德四年出生,可能更早一些。由此推斷出她去世時的年齡最少也有15歲(實歲)。

墓誌中並未記載公主的名諱,字及生年。公主祖籍隴西狄道,今為甘肅省臨洮縣, "隴西李氏"祖籍所在,也就是李唐故里。

"天潢疏潤,圓折浮夜光之採;若木分暉,穠華照朝陽之色"、"聰穎外發,閒明內映,訓範生知"等語句,是隋唐墓誌中常見的誇讚墓主的溢美之辭,大概意思就是汝南公主上天滋潤以高貴,令她圓潤端正的姿態如同夜華光影般浮動生輝,神木饋贈以光芒,使她華貴雍容的美貌似朝陽般燦爛靚麗。正因為這天造地設的一切,公主外在聰穎國人,內在平和睿智,只需要稍加訓示以規範,她便會有所知悟,即便如此,公主依然堅持在女史中研讀書籍;她的言行姿容,均可被尊為宮中典範,但她仍舊在努力地學習禮樂。

公主始終和善愉悅地侍奉長輩,佩帉盛裝地參加晨省請安的儀式,她親敬二者兼備且做得極為到位,身邊沒有可以與之相比的人。除此之外公主還著裝素雅學習刻苦,掌握著繡帶縫紉的技藝。某年某月她被冊封為汝南郡公主,賞賜豐厚,她的車服徽章之屬也均依照前人典章標準。

隨後墓誌筆鋒一轉,花費諸多筆墨描述汝南公主的薨逝。

由墓誌記載的"毀瘠載形,哀號過禮,繭纊不襲,壃酪無嗞,灰琯亟移,陵塋浸遠,雖容服外變,而沉憂內結,不勝孺慕之哀,遂成傷生之性,天道佑仁,奚起冥漠"可得知,貞觀十年有一位汝南公主十分敬慕的長輩過世,而公主"不勝孺慕之哀",過度哀思,痛哭不已,甚至不願意穿哪怕絲綿一類的華服,更吃不下飯,隨著這位長輩的棺木最終移出宮殿、葬入陵寢,公主外在身形因此瘠瘦消毀,變得衰弱,悲痛憂慮的心情更淤積於體內,她無法承受對這位長輩的哀思導致的心情極度沉痛,最終薨逝。

最後的"天道佑仁,奚起冥漠"大概就是說:皇天之道請保佑公主這樣的仁善孝唸吧,哪怕她已然遠去陰間。

關於這位讓汝南公主如此哀痛思念的長輩的身份,其實並不難考證。

墓誌中有這樣一句:"屬九地絕維,四星潛曜",由此可初步得知這位長輩應是後宮中一位地位非常高的女性。"地維"是指維繫大地的繩子,"九地絕維"意思就是維繫大地的繩子斷了;我國古代有父天母地一說,所以這裡指皇后去世。而《通典·職官·后妃》記載:"昔有,以象后妃四星。其一明者為,餘三小者為,帝堯因焉",四星指的是皇后和四夫人,因此"四星潛曜"指的就是皇后或者四夫人中有人去世,結合前文的"九地絕維"和貞觀十年這個時間點來看,當時唐太宗後宮之中,唯有長孫皇后符合條件:長孫皇后崩於貞觀十年六月己卯,葬於貞觀十年十一月庚寅。汝南公主則於長孫皇后葬入陵寢後,亦即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薨逝。

因此由墓誌記載可知汝南公主是因為長孫皇后去世,哀思過度傷及身體而薨。

關於這點,古代也有人分析過:

【授堂金石跋】唐故墓誌銘(行書貞觀十年十月)志文具,舊藏帖本,內已缺其後半。首敘公主諱字,皆不載。唯雲 狄道人,皇帝之第三女也。某年月,有詔封公主。《新唐書•諸公主列傳》",早薨",其行次在第二,今志在第三。志又云"屬九地絕維,四星潛曜,毀瘠載形,哀號過禮……不勝孺慕之哀,遂成傷生之性"。葢以哀毀自隕者。考長孫皇后薨於貞觀十年六月,志所謂九地絕維,即指其事。仁主方屬童稚,即毀生至此,亦奇女子也。

【金石萃編】按碑題:"公主諱字,狄道人,皇帝之第三女也。"是太宗次女,碑作三女,或是摹刻之誤,固無論已。《新唐書•公主傳》但有"汝南公主,早薨"六字,則諱字無從考矣。《高祖本紀》稱為隴西成紀人,則公主亦當仍其貫,不知稱狄道者何也?《地理志》狄道縣屬臨州狄道郡;成紀縣隋屬天水郡,開元中徒廢。是開元以前,成紀縣存,而兩地隔遠,並非一縣更名也,思之殊不得其故。未雲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此自是公主卒日。 以是年六月已卯薨,十一月庚寅葬,葢月之四日也。文雲"繭纊不襲"者,是寒冬時語;雲"灰琯亟移,陵塋浸遠"者,是十一月葬皇后時事。然則皇后葬後十二日,而公主薨也。文雲"壃酪無嗞",字書無"壃"字;《說文》:"嗞,嗟也。"《廣韻》:"嗞,嗟憂聲也。"《集韻》:"嗞,聽笑也,一曰啼不止。"諸說不同,皆與壃酪文義不屬。《禮•雜記》雲:"功衰,飲水漿,無鹽酪不能食,食鹽酪可也。"此當是"鹽酪"二字,書"鹽"為"鹽",訛為"壃" 也。則"嗞"疑是"滋"字之別體,謂"食鹽酪無滋味"也,正與上句"繭纊不襲"意相合。遂"戊傷生之性",玩文義,"戊"當是"烕",借為"滅"字,謂毀 滅性也。

【《古志石華》卷五(清)黃本驥】墓在陝西,志石未出,此其草稿也,無書撰人姓名。《宣和書譜》《海嶽書史》皆謂是虞永與書,則亦永與奉敕撰也。米元章嘗見墨跡,因別臨一本,好事者至以為真。明刻《玉煙堂帖》內,兩本並摹,其第二本頗類米筆,既海嶽所臨。《唐書公主傳》太宗二十一女,汝南第二,此雲第三,或長次中有早殤者,史不具爾。長孫皇后薨於貞觀十年六月,葬以十月庚申,葢月之四日也。志中"九地絕維"等語,既指其事。其日"貞觀十年十一月丁亥朔十六日",則公主卒日也。公主之卒,距皇后之葬,止十二日,葢以毀終。志既不全,銘詞亦佚。海嶽見本十六日下有旁註小字,雲"赫赫高門,在裴丞相家"既其銘也。然則志銘在宋時已分藏二處,而《金石錄補》謂:"近於常熟錢遵王處見宋榻銘文,皆全。"不知所見又為何本?"壃酪無嗞"《金石萃編》雲:"'壃'既'鹽'字之訛,'嗞'乃'滋'之別體。""遂戊傷生之性","戊"當是"滅",謂以毀滅性也。《玉煙堂》第二本以"戊"作"成"非是。又"十一月","月"字不全,"丁亥朔十六日",字並缺。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