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嘉慶第三子,陵墓已被拆除,墓前石獅子被抬到昌平公墓前繼續看門

此前筆者走訪了位於石景山區福田寺附近的瑞懷親王綿忻墓遺存碑亭,在當時的走訪筆記中,筆者也詳細討論了綿忻的身世。嘉慶皇帝共有五子,綿忻排行第四。另外四子中老大早夭,老二就是後來的道光皇帝旻寧,老五是惠端親王綿愉。這老三呢,便是綿愷,形象也曾見諸影視劇中。綿愷是惇親王,生於乾隆六十年(1795),薨於道光十八年(1838),諡號恪。《光緒昌平州志》記載:“敦恪親王園寢在州東十五里丹鳳嶺前。”也就是今天的昌平城區崔村鎮綿山村以西一里處。

敦恪親王園寢坐北面南,背倚一條山勢平緩綿長的九里山。據資料記載,該園寢原紅牆南北長九十丈,東西寬十五丈。有神橋一座,下有文河。過神橋後可見石獅子一對,其後是碑亭,碑亭內為螭首龜趺碑。再後便是三間宮門和東西朝房各三間。紅牆內有享殿五間,其後便是月臺和紅皮砌磚寶頂一座,高十一尺四寸,直徑十二尺三寸。陽宅在墳之東,有四進院落。就此可見,惇恪親王綿愷的墓園寢規模也並不小。該墓被盜於1932年,後貝子溥僩(惇勤親王奕誴孫,多羅恭恪貝勒載瀛第五子,下文筆者還會有交代)委託護衛章京張振有把地面建築和松柏賣掉。不過至解放初,惇恪親王綿愷墓還有遺存存在。1958年昌平區政府還對該處遺蹟做了文物普查登記。但是到了1968年的動亂時期,村民將寶頂拆毀、石碑運走、石獅子拉倒。至1983年馮其利先生走訪敦恪親王墓時,還能見到地宮廢坑,但如今已經見不到任何遺蹟了。不過,當年那對被拉倒的石獅子也還是倖存了下來,並被移到了村西北京密引水渠邊上的九里山公墓大門前。此番筆者走訪綿山村,的確找到了這對石獅子。這對石獅子無論從用料到雕刻都沒有出奇之處。至於造型,也帶著早期鎮墓石獸的猙獰感,與其他陵墓園寢不同。

下面再來講一下惇恪親王綿愷的身世經歷。綿愷與四弟綿忻同為孝和睿皇后鈕祜祿氏所生,而道光皇帝旻寧的生母是孝淑睿皇后喜塔臘氏。孝淑睿皇后早崩,所以孝和睿皇后生子自然更得寵愛。在嘉慶十八年(1813)九月發生的“癸酉之變”中,天理教起義攻打皇宮宮門,在千鈞一髮之際,綿愷追隨二哥綿寧(旻寧)在蒼震門逮捕起義教徒,平息了禍事,因而受到父皇嘉獎。至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與弟綿忻一同被封為郡王。再至嘉慶二十五年(1820)道光帝繼位,晉封惇親王。不過,此後綿愷的經歷也算波折,幾次因事降級為郡王后又復升為親王。至道光十八年(1838)十二月,薨。道光帝親自參加葬禮,並賜諡號為恪。可見道光對於這位小自己13歲的異母弟弟還是十分關愛的。

綿愷僅有一子奕纘,生於嘉慶二十二年(1817),於嘉慶二十五年(1820)九月封不入八分輔國公.但是到了道光元年辛巳酉時就死了,年僅五歲。後來也就再未生子,至道光二十六年(1846),道光皇帝把自己的第五子奕誴過繼給綿愷,封敦郡王,後又晉封親王,是為惇勤親王。惇勤親王奕誴這個人,當時是不得道光皇帝喜愛的,他性格粗魯不愛讀書,所以道光才會把他過繼給弟弟做嗣。但是後世歷史對於奕誴評價不低,因為他是一位能夠真正走進民間為民請命的王爺。照此分析,第二代惇親王奕誴應該是種不拘禮教、放浪形骸的性格特徵。

奕誴生子八人,分別為長子已革郡王銜多羅貝勒載濂、二子已革多羅端郡王載漪、三子已革不入八分輔國公載瀾、四子多羅恭恪貝勒載瀛、五子不入八分輔國公鎮國將軍載津,另有六子載泩、七子載浵、八子載灝,均幼年或出生後就夭折。至於這前三子都曾遭到革爵,是因為在參與19世紀末的義和團運動和廢光緒立溥㒞的政治鬥爭中得罪了慈禧太后。值得一提的是奕誴的第二子載漪,也就是上一篇筆者討論瑞敏郡王奕誌的文章中,所述的過繼給奕誌的嗣子,他還是“大阿哥”溥㒞的生父。

敦恪親王家族的譜系也比較簡單,這裡筆者不再單獨列表。依次為惇恪親王綿愷,追封貝勒奕纘(五歲殤,綿愷親生獨子),過繼綿愷子惇勤親王奕誴(道光皇帝第五子),已革郡王銜多羅貝勒載濂(奕誴長子)。載濂死於1917年,有兩子溥偁和溥修。貝勒載濂以後,筆者不再另行討論。(寫於2016.4 本文是筆者《三訪北京境內清代王爺墳》的第10篇文章)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