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魏建軍:下一步,哈弗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汽車產經

“你問我海外哪個市場相對容易,我說哪個市場都不容易。但再難也要上,我們別無選擇。”

文如果

文 | 白朝陽、吳靜

2018年,哈弗產銷突破500萬輛,一舉創下了連續9年蟬聯中國SUV銷量第一的紀錄。從0到500萬輛的累積銷量,哈弗用了13年,這在汽車圈被稱為“哈弗速度”。

然而,當哈弗邁過500萬輛的關口,卻恰好是中國汽車市場“停滯不前”的時候。長城的下個500萬輛從哪裡來?

“我們別無選擇,哈弗必須走出去。”魏建軍知道,更多的增量只能外求。

在1月13日哈弗品牌的500萬盛典釋出上,長城董事長魏建軍表示,哈弗作為中國SUV的領導者,要做走出去勇敢探路,最終成為全球SUV的領導者。

至此,一個民族品牌,正式開始了向世界品牌的進化。

“不能只在自家門口考第一”

事實上,在哈弗500萬輛的銷量當中,已經有一部分是來自海外市場。

截至目前,哈弗的出口地涵蓋了澳洲、南美、東南亞、中東、非洲等多個區域,哈弗在核心戰略市場如俄羅斯、澳大利亞、南非已分別成立子公司獨立運營哈弗品牌。

但顯然,這些都還遠遠不夠。相比於大眾、豐田這些世界巨頭成熟的全球產銷研發體系,長城和其他中國品牌的海外佈局,還顯得非常稚嫩。

作為海外市場的“後起之秀”,幹勁卻是上述巨頭不能比的。

活動現場,魏建軍正式對外發布了哈弗5-2-1全球化戰略——利用5年時間,實現單年銷量200萬,成為全球專業SUV第一品牌。

“5年後,我希望我們的海外市場銷量能達到二十萬輛、三十萬輛,甚至更多。”

魏建軍比誰都清楚,只在自家門口考第一沒有出息,長城該去更廣闊的天空去證明自己。

去年,長城在俄羅斯建立了圖拉工廠,圖拉工廠的建立,有業內人士評價說,這是哈弗打通亞洲和歐洲市場的一個特殊據點,承載了哈弗走向西歐乃至全球市場野心的出發點。

在海外攻城略地的背後,長城的後盾是它的技術實力。

長城全球設計總監兼副總裁菲爾·西蒙斯

目前,哈弗已在全球建立了包括智慧駕駛、智慧網聯、新能源、造型等八個研發中心。在技術上始終堅持“過度投入”,最近5年投入157個億,長城建立了完備的技術體系和最大規模的技術中心,在60多個國家申請了7千多項技術專利。

以新能源產品為例,目前,長城已經在純電、混合動力和氫燃料領域全面下注。據悉,2023年前,哈弗計劃推出20款車型,新能源車型將超過60%。哈弗混聯式高壓HEV產品將在2021年量產;2022年,長城氫動力SUV將在北京冬奧會上亮相。

“外資在哪,我們在哪”

在2019年剛到,魏建軍就吹響了“走出去”的集結號,情理之中,但也在意料之外。

中國車企嘗試“走出去”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建設生產基地、設立研發中心、鋪開銷售網點、實現跨國併購……中國車企的海外“攻城拔寨”之路,其實走得一點也不順利。悲壯的故事中只能看到少許的成功。

縱然中國已經成為了世界第一大汽車市場,有著2800萬的產銷量。但與此對應的是,中國汽車出口量仍維持在百萬輛的水平。因此,中國也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和“汽車出口比例全球最低”的國家。

“我們試了很多水,坦白說,成功的經驗不是很多。”魏建軍表示,“我們缺少海外市場運作的經驗,缺少打造品牌的方法,但我們不缺產品,不缺信心,現在就出發。”

確實,對於哈弗而言,對海外市場的運營、對當地市場法規的瞭解都是走出去的必修課,正如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說,“我們確實交了昂貴的學費,但這些學費沒有白交,也不能白交。”

在長城看來,長城的教訓是整個中國品牌走出去的教訓,經驗,其他品牌也可以借鑑。在海外市場,中國品牌應該擰成一股繩,集中力量對抗外資品牌。

活動現場,魏建軍代表哈弗發起了中國車企全球聯盟的倡議,“願與優秀的自主品牌,共享創新全球技術,在新能源、智慧駕駛、智慧網聯等所有領域進行深度合作,推進中國汽車全球化的程序,讓中國從一個汽車引入大國變成一個汽車輸出大國。”

“敵人是外資企業,中國品牌之間不要對立,要相互合作。”魏建軍坦言,“2018年,車企之間的互動事實上已經比以往頻繁了很多,我也去了比亞迪、東風、長安、北汽,吉利等企業,對方也都來長城訪問,互訪的焦點,就是要探討合作。我們和比亞迪交流的比較早,尤其是在零配件領域,大家取長補短,比如2019年採購比亞迪壓縮機十幾萬臺。”

長城汽車總裁王鳳英

在釋出後現場,王鳳英用“頭雁效應”形容哈弗成功之後,中國品牌SUV百家爭鳴的局面。但同時,王鳳英也清楚,頭雁只有身處雁群,才能飛得更快,變得更好。

期待這支雁群,在海外市場重新整理中國製造的故事,就像幾年前的家電,手機那樣。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