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不缺貨就不是小米,慫了就不是雷軍

今年3月22日上午10點,小米9開啟全款預售。很快,缺貨了。

雷軍說,主要是因為小米9的手機鏡頭和模組生產,合格率過低。

另外,榮耀新品和vivo iQOO等多家廠商,同時搶奪供貨量不足的索尼。難怪人家發微博:“看淡生死,不服就幹!”可見學霸雷軍,涵養不低,喊一句宣戰詞已經算狠到家了,終究是擺不出當街對罵的姿勢。

另一方面,由於手機備貨都是數十億、上百億起步,這讓供應鏈上的起步投入多達幾億、十幾億。縱然小米賬戶的總額高達到352億元,又不能像蘋果、華為和三星那樣,先向供應鏈下幾百萬臺物料。

畢竟,5%利潤貼近物料成本出貨的政策一日不變,必然只能維持極低的庫存。缺貨,自然容易成為常態。

所以,小米此時的“飢餓營銷”,並非故意。這跟小米剛創業時的一些做法,不可同日而語。

友商哄搶、格力賭約、供貨受限,此時當是小米的多事之秋。

古人說,“時來天地皆同力,運氣英雄不自由”。

但對雷軍來說,無論好運氣,還是壞運氣;無論面對友商,還是賭約。雷軍還是雷軍,雷布斯就是雷不死。

如今,當看見雷布斯並未贏得與董明珠的賭約,自然會想起,曾經雷軍和小米如日中天的樣子:當過金山老大,幹過投資人的雷軍,僅用一年時間,通過一款手機,就開創了一個小米世界。

所以,不能以一時的成敗,來論英雄,況年紀輕輕就當過金山總裁的雷軍呢。

我們不妨做個思想實驗:如果,雷軍更早接觸移動網際網路,會怎樣?

很可能,在今日網際網路江湖,只有雷聲轟鳴,難有雙馬奔騰。但即使觸網遲,他也能從一款手機開始,搞出個小米帝國。如今,小米依然能與其他巨頭成鼎足之勢。

這樣看來,雷軍既大器早成,又能負重遠行,甚至後人發,先人至。這樣的雷軍,讓小米既善於學習,又善於創新,且能先學習而後創新。

學什麼呢?新方法,新工具。

畢竟,所有率先使用先進工具者,往往都會產生新的思維:後膛槍比滑膛槍精度更高,射程更遠。於是,率先使用後膛槍者,就不用和對手整整齊齊地,互相“排隊槍斃”。這就有了散兵線戰術等新戰法。

剛有飛機和坦克時,雖威力有限,但人人害怕。於是,率先打破固有編制者,可把坦克和飛機集中起來,配套使用。這就有了閃電戰。

同樣的規律,也可以用在雷軍和智慧手機上:智慧手機剛出來時,很多人常換手機。

雷軍也漸漸感覺到,移動網際網路的力量。於是,他創立小米,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迅速颳起一陣蒙古旋風。至此,人們都開始談“網際網路思維”。

很快,傳統行業的人,不得不驚歎:那幫網際網路野蠻人猛攻啦!蠻族入侵!但這樣的驚呼,和早先不肯合作的供應商一樣,都阻止不了小米的崛起。

到了2013年12月12日,在年度經濟人物選評大會上,雷軍的風頭,一時無兩。他對董明珠說,如果5年之內,小米的營業額擊敗格力,你就輸給我一塊錢。

學霸的傲氣藏不住,學霸炒作的智慧也不一般,對火藥桶般脾氣的董明珠大姐挑釁,這事兒想不火都難。

果然,董明珠霸氣迴應:“一塊錢有什麼好賭的?要賭,就賭十個億!”相當配合,也相當誇張,劇本都不一定敢這麼寫,董明珠大姐生生就這麼做了。商戰劇裡的女企業家角色的戲劇性,在董大姐面前就是渣。

但董明珠這樣說,絕非色厲內荏,而是確有底氣。

2013年的格力財報,就已經達到1200億元。格力能給員工分房,並全員加薪,這明顯靠實力。董明珠,真是巾幗不讓鬚眉。但,鬚眉也未必就不如巾幗。豪傑的對手,還是豪傑!

在雷軍的帶領下,8歲的小米,雖然輸了賭局,畢竟後勁十足:2014年才743億的小米,到2018年已經有1749億了,增長了135%。同樣的時間,格力雖然從1400億漲到2000億,但只增長了43%。

兩家都是快速增長的企業,賭約勝負,或許難分,但前進速度,卻是小米更勝一籌。

回想雷軍和小米在剛剛起步時,坎坷還少嗎?

當時,為了激勵大家,雷軍推出全員持股。有的女員工,把嫁妝都拿來投資小米,成了網際網路界的“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當時,無論是富士康的郭臺銘,還是日本的各大供應商,都不看好雷軍。

於是,雷軍率創始團隊,在日本地震後,拉了一把日本供應商。就此,小米獲得了渴望已久的手機顯示屏。

當時,雷軍力邀王川加盟,人家不幹。於是,雷軍以收購整個多看團隊的誠意,讓老王不得不加盟。

當時,小米的三駕馬車之一,後勁不足的米聊,被微信幹翻在地。雷軍主導的小米手機,則依然左衝右突,發展成以高性價比聞名的小米智慧家居生態鏈。

小米的哪一次突圍容易?雷軍哪一次決策輕鬆?做小女兒態有用?當咆哮帝減壓?不,與坎坷共舞,才是最大的智慧!

還記得那句歌詞嗎:“任他一路坎坷!”

Reference:科技日報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