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高速公路、鐵路、不動產實名登記——秦人之先進及始皇之偉大,遠遠超乎你想象_秦始皇

無論六國的遺民如何的不捨,歷史的大趨勢不可阻擋,天下必須歸於一,儘快結束百年戰國的變亂紛仍,使社會重回有序。有序的迴歸必須在強勢的領袖指引下進行。這個領袖可以是道德楷模,可以是與天地相參的聖人,甚至可以是專制的惡魔,只要他能夠確保整合的完成就行。

這,就是秦始皇嬴政的歷史使命,就算惡名滿天下,他亦雖千萬人我往矣,畢竟統治一個如此龐大的帝國,是亙古未有的千秋偉業,沒啥好猶豫的,摸著石頭過河吧!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大秦王朝建立,秦王嬴政更號曰“皇帝”,並廢除諡法,從嬴政開始,稱始皇帝,後世以數字計,為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以至萬世皇帝,傳至無窮。

名正言順之後,始皇帝開始大刀闊斧,做千古未有之大改革。大體以下六點:

第一:廢除施行了上千年的分封制,改用郡縣制。

錢穆先生言:“談者好以專制政體為中國政治詬病,不知中國自秦以來,立國規模,廣土眾民,乃非一姓一家之力所能專制。故秦始皇始一海內,而李斯、蒙恬之屬,皆以遊士擅政,秦之子弟宗戚,一無預焉。”

萬里之地,皇親國戚竟無寸土寸權,始皇帝的氣魄,可謂大矣。這究竟是欲擅天下之利的君主獨裁專制,是歷史的反動;還是輕弱骨肉舉賢任能,是歷史的進步;大家自己體會。

第二:統一度量衡、法律、文字。規定車寬為六尺,六尺為一步,天下統一使用李斯所整理的小篆。

“度量衡”就不說了,“車同軌”對於車輛生產標準化及其軌道交通的發展也毋庸多言,光“統一文字”這一項,對中華民族的貢獻就有夠深遠了,因為任何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都必須擁有統一的文字,蓋只有統一的文字,才能產生統一的文化認同,就算時至今日,漢字也是聯絡世界華人的最大紐帶之一。

第三:收天下之兵器,以聚咸陽,熔化之後鑄成大鐘,以及十二銅人,各重千石,坐高三丈,置宮庭中。

據說,此十二銅人的原型乃是蒙恬部將狄人阮翁仲。蒙恬軍滅齊之後,應該沒有立刻回咸陽,而是駐守在帝國北疆,防備匈奴。在一次與匈奴的惡戰中,阮翁仲奮勇殺敵,最後身陷重圍,十分慘烈的戰死疆場!

痛失好友,蒙恬悲不自勝,他親自將阮翁仲的屍首運回咸陽,表其功於皇帝。為了紀念這第一個為帝國捐軀的高階將領,始皇帝下令為其舉行國葬,並仿阮翁仲形貌,收天下之青銅(時值秦代軍事變革,秦始皇便藉此機會收繳所有落後的青銅兵器,全軍改用鐵製兵器),鑄成十二個巨大的銅人,廷尉李斯與大將軍蒙恬親題銘文曰“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改諸侯為郡縣,一法律,同度量。”

據史書記載,此十二個銅人,直傳至東漢之末,被董卓椎破十個,以鑄小錢。尚餘二個,晉末為苻堅所毀,這是後話。

第四:人口及土地普查。

秦始皇三十一年(公元前216年),始皇帝下令“使黔首自實田,並賜黔首裡六石米,二羊。”就是讓老百姓自報土地面積,開展土地普查運動,並賜給每一百戶六石米、二隻羊,以安土樂民。

不過始皇帝的好意老百姓似乎並不怎麼心領,史書記載,這一年始皇方推恩,出行時就遭盜匪襲擊,還差點喪命。

但不管怎麼說,秦帝國在兩千年前就實現了“不動產登記預約實行實名制”,這才能讓秦始皇的各項偉大工程得以調動全國資源予以實現,其意義不言而喻。

第五:將天下豪富十二萬戶遷到咸陽,置於朝廷的監控之下。

天下豪富十二萬戶,這裡面應該包括不少六國宗室,可憐這些從前養尊處優的“皇親國戚”,所有本地業產,肯定是帶不走的,只好貶價出賣,已大受損失,又被官吏驅迫上路,一路哭著被押送到了咸陽,無異遞解人犯。到了咸陽,恐怕也沒啥好日子,天子腳下的賤民而已。

這是一把雙刃劍,好處是利於帝國暫時的穩定,壞處是咸陽人口暴增,造成糧食運輸大成問題,且六國之“餘孽”亦愈加憎恨“暴秦”,只等一個好機會揭竿而起。

第六:帝國交通網建設。

秦始皇二十七年(公元前220年),始皇帝派官吏前往各處,將天下險要地方所有城堡關塞,概行平毀,並分頭治“馳道”於天下。自咸陽起,東至齊魯,北達燕山,南通吳楚,作輻射形狀,直達各郡,其道廣五十步,三丈而樹,厚築其外(路基高出兩側地面,以利排水),隱以金椎(用銅錘把路面夯實,以增加其密實度),樹以青松,除路中央三丈為皇帝專用外,兩邊還開闢了人行旁道;每隔10裡建一亭,以為驛站。

如果這些記載與資料沒有問題的話,秦始皇建的這些馳道絕對不比當今的高速公路差。只可惜在後來的秦末楚漢戰爭中,這些“高速公路”大多毀於戰火。老祖宗的這些超越時代的偉大成就,終究沒能留下來讓我們看到。

不過就在前幾年,考古學家在河南南陽的一個山區發現了一個龐大的路網系統,經過C14的鑑定,這個路網系統大概修建於2200年前,也就是秦始皇統一中國的那個時間段。經過大規模的發掘以及深入的研究,專家們認為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條“鐵路網”!

顯然,這條鐵路網並不是由金屬鑄造,其建築材料是木材。但是它不僅有路基,還有枕木,還有軌道!經過專家們實驗,枕木間的距離正好適合馬的步子!也就是說,這條軌道的修建,是為了讓馬車更好地通行。

怪不得王翦滅楚之戰時能舉六十萬大軍與項燕相持一年,原來帝國的補給運輸能力已達如此先進之地步。

高速公路、鐵路,兩千年前的秦人,你們究竟想要給我們多少震撼才肯罷休。

然而,秦始皇修建的這個龐大而先進無比的交通網,同樣是把雙刃劍。

好處很多,第一:帝國不必四方駐兵,而可放心將軍隊主力集結在秦國本部,以遙控全中國局勢。第二:便於始皇帝巡遊各地,一覽帝國山川名勝。第三:帝國道路網四通八達,帶動商業旅遊業蓬勃發展,想要富,先修路嘛!第三:古代農業生產落後,區域性的天災時有發生,戰國時各國連年攻殺,很難互相救濟,最後苦的還是百姓,既然現在有了大一統的條件,秦始皇當然要貫通天下,使食糧流轉自如,此舉實大有益於蒼生也。

事實上,發達的交通網是郡縣制的基石,一人一姓之天下,缺乏足夠的交通和通訊能力,就像一頭大腦小得可憐的巨型馬門溪龍,每一點反應都需要漫長的反饋時間。所以秦始皇耗盡國力也要發展交通,可惜後世朝代只繼承了秦制而沒有發展出秦代那樣的交通網,於是一步步桎梏文明,睡獅千年。

但,壞處也大大,秦始皇的問題在於操之過急,不肯將包袱留給子孫,非要在自己任內搞定一切,結果導致,第一:勞民傷財,激化矛盾,使本來就不穩固的秦國江山危機四伏。第二:天下險要變通途,全國對內不設防,百姓造反也容易了。

我們看到,伴隨著秦始皇的全方位大規模改革,帝國貌似強大了,卻傷害了無數既得利益者的生存空間,這些失去了一切的亡國之民,將會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將始皇帝的一切夢想與豐功偉業摧毀殆盡。是的,如前所述,中國歷史上所有激進的改革者都不會有好下場,即使號稱鐵血鷙悍的始皇帝,也同樣不會例外。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