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戰火豪情:臺兒莊戰役中的這兩位國軍悍將你認識嗎?

1938年4月3日,臺兒莊硝煙瀰漫,孫連仲打電話給李宗仁:“報告長官,第二集團軍已傷亡十分之七,可否請長官答應暫時撤退到運河南岸,好讓第二集團軍留點種子,也是長官的大恩大德。”李宗仁不答應:“敵我在臺兒莊已血戰一週,勝負之數決定於最後五分鐘,你務必守至明天拂曉,如違抗命令,當軍法從事!”孫連仲哪敢懈怠:“好吧,長官,我絕對服從命令,整個集團軍打完為止!”

池峰城,“我們的部隊傷亡實在太大了”

池皓記得很清楚,1938年春天,第31師駐防河南信陽,父親池峰城就住在營房中央的二層樓上。一天,營房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的大官,在軍裝外面披著一件耀眼的黑色斗篷,“我父親陪著他巡視了營房,看了士兵的操練,還召集軍官訓話,他走後,別人告訴我說,他就是第2集團軍總司令孫連仲”。

孫連仲,河北保定人

3月14日,部隊接到命令,“全部即日向鄭(州)洛(陽)集結,擔任河防任務”。池皓吵鬧著要跟父親一塊兒北上。“我去打日本,你跟著送死去!”池峰城一票否決。

第2集團軍到達鄭洛後,適逢魯南戰事緊急,蔣介石指令孫連仲改歸第五戰區指揮。於是,第31師作為先頭,整隊奔赴徐州東北大運河北岸重鎮臺兒莊。3月20日,李宗仁握住池峰城的手說:“此次從濟南南進之敵磯谷師團,陷滕縣,克臨城,下嶧縣,勢甚猖獗,有進窺徐州之企圖。貴部責任重大,望鼎力為之。”

服從命令,勇敢殺敵是軍人的天職,我全師官兵決心在李司令長官的指揮下,殺敵立功,報效祖國。”池峰城深知任務艱鉅,當即以配屬的獨立第44旅接替臺兒莊至頓莊河的運河守備任務,以本師第93旅第186團守備臺兒莊,第185團進至北洛,以第91旅第181、第182團分別控制於臺兒莊北站和運河南岸警戒。

國軍官兵佈防臺兒莊

臺兒莊名為莊,實際上是一個南北寬1.5公里,東西長2.5公里的城鎮,雖然城牆不算高,但也厚實完整。戰鬥打響後,池峰城幾乎無休無眠,上身一件咖啡色絨線衫,下身一條舊軍褲,看上去與實際年齡十分不符。

27日晚上,戰況空前激烈,第186團代理團長王冠五有些支撐不住,要求池峰城下令退卻,以免全團覆滅。連續熬夜的池峰城百般勸說,突然咳嗽不已吐起鮮血。一旁的參謀主任屈伸趕緊接過電話,“臺兒莊必須保住,即使成了火海,也不能退出,必要時不但我要去,師長也要去。民族戰爭,誰犧牲流血都義不容辭”。

池峰城顧不上休息,即赴前線告誡官兵:“餘無多語,臺兒莊是吾人光榮所在,亦為吾人之墳墓。”臺兒莊戰鬥激烈到什麼程度?據連長於春光的敘述,“敵我往往為了一個院落,要反覆衝殺好多次,街道上到處都是雙方士兵的死屍,誰也來不及抬走,我們長官親自領著我們幹,只有死,誰也不能退”。

臺兒莊戰役期間的運河浮橋

日軍士兵澀谷升的日記印證了巷戰的慘烈:“第5、第6中隊結成敢死隊由城牆破裂口衝入,手榴彈如雨飛來,數人中彈倒斃,其慘狀實為人間地獄。經激戰方得佔領城市之一隅,我方已犧牲半數一上,將死傷者全部收容於大房屋內。黃昏,敵再度襲來,我方受傷數人,通宵槍聲不絕。”

戰至4月3日,池峰城快要奔潰,“我們的部隊傷亡實在太大了”。李宗仁嚴令支援最後五分鐘,孫連仲轉告池峰城:“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有誰敢退過運河者,殺無赦!”及至午夜,擔架兵、炊事兵一併加入死戰,西北軍個個殺紅了眼,“血戰數日為敵所佔領的臺兒莊街市,竟為我一舉奪回四分之三”。

池峰城,河北景縣人

第31師戰前共有8000餘人,此役傷亡、失蹤4241人。池峰城後來對家人說:“臺兒莊一仗打得真凶,我沒有被打死算是便宜了。我們傷亡不小,可是弟兄們的血沒有白流,日本人也嚐到中國人的厲害了。”

黃樵鬆,“現在全國同胞都在祝禱一場勝利”

孫連仲到達臺兒莊的時間大約是在3月23日下午,他用手指著運河北岸,對校級以上軍官說:“這次對日作戰,關係到國家命運,同胞的安危,全體官兵弟兄們應以必死的信念,來死守臺兒莊!”

第2集團軍三師一旅,第27師與眾不同,屬於國民政府軍調整師,武器裝備相對充實,佩戴德國進口鋼盔,服裝材質也比較好一些,站在一起很好區分。黃樵鬆離開會場後,上行下效,立刻召集全師尉級以上軍官講話,“如果犧牲,那是最大的光榮;倘若取勝,更是全國同胞唯一的願望,回去都把我講的話傳達給每一個弟兄,現在大家都在祝禱我們的勝利”。

黃樵鬆,河南尉氏人

黃樵松原名德全,與馮玉祥夫人李德全同名,擔任衛隊連長的時候,總有同事喜歡開玩笑,稱之“馮夫人”。升任營長後,馮玉祥為其更名樵鬆。

第27師最初受領的任務是佔領臺兒莊右側地區,協助第31師確保臺兒莊不失。但隨著戰鬥不斷升級,經常要分兵增援臺兒莊,師部少校副官暴春霆後來回憶說:“我師第一次向日軍攻擊時,黃師長把本師的軍樂隊也帶到了前線,衝鋒時,鼓聲咚咚,號角震天,戰士們一鼓作氣殺向日軍,壯了軍威。”

遺憾的是,由於不熟悉地形,第158團第3營第8連進入莊內遭到伏擊,全連官兵犧牲殆盡。29日黃昏,為了徹底擊退由西北角侵入臺兒莊的日軍,黃樵鬆命令第3營第7連組織敢死隊,沿著莊外城牆插入敵人側翼。出發前,連長王範堂數了一下,全連尚有57人,經過一場惡戰,日軍死的死、逃的逃,敢死隊生還13人。

臺兒莊戰役中的國軍敢死隊

外圍戰鬥其實也辛苦,尤其是日軍阪本支隊南下後,瀨谷支隊開始集中全力對付第27師。第159團王景山營長決定與彭村陣地共存亡,他大聲激勵將士:“今日為本營長與本營全體官兵殉職報國之最後一日,只有殺敵,不計生命。”

等到日軍步兵接近,王景山先是奮力投擲手榴彈,隨後掄起大刀不顧一切猛砍,最後壯烈犧牲。日軍為此感到震驚,“研究敵第27師第80旅自昨日以來的戰鬥精神,其決死勇戰的氣概,無愧於蔣介石對他們的極大信任。全部守軍憑藉散兵壕頑強抵抗直至最後。敵在狹窄的散兵壕內,屍體相枕力戰而死的情景,雖為敵人,亦須為之感嘆”。

堅守臺兒莊的國軍戰士

古城內外屍山血海,黃樵鬆督率官兵堅守劉家湖陣地,他給《大公報》寫了一封戰地通訊,今天讀來依然飽滿激情:“敵人以密集炮火向我夾擊,我陣地之各村落成了敵人炮彈發射、飛機轟炸下的焦土!而我為民族抗戰的忠勇將士,寧肯在敵炮火之下粉身碎骨,從無一人離開現有陣地一步,故整營整連與陣地共殉者,不知凡凡。此種動天地泣鬼神之壯烈奇蹟,將為我民族復興史上放出永久光榮的光芒!”

戰後統計,第27師減員程度僅此於第31師,傷亡、失蹤3447人。不過該師將士毫不氣餒,他們唱著黃樵鬆新編的《臺兒莊大會戰歌》,再一次踏上征塵:微山湖畔麥青青,臺兒莊上血腥腥。成仁王景山,取義董玉清。運河北折東南流,臺兒莊十日建奇猷。粉碎敵人夢,洗盡民族羞。完成先烈未盡志,誓將大節報國仇。恢復舊神州,豪氣壯千秋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