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大連文化》王金傑:殖民時期的大連新文化

在苦難中轉型 從逆境走向現代化

——殖民時期的大連新文化

王金傑

我們是旅順、大連,

孿生的兄弟,

我們的命運應該如何的比擬;

……

兩個強鄰將我們來回的蹴塌,

我們是暴徒腳下的兩團爛泥。

母親,歸期到了!

快領我們回來。

你不知兒們如何的想念你!

母親!我要回來,母親!

這是著名詩人聞一多的《七子之歌•旅順,大連》,也是中國現代詩歌史上著名的愛國詩篇。

從1840年鴉片戰爭到1945年日本投降,大連走過了從起步到沉淪、從苦難到新生,迥異於國內其他城市的特殊路徑。帝國主義一直覬覦大連這塊富有戰略意義的“肥肉”。1860年英法聯軍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英國上萬名士兵連同上千匹戰馬,隨同184條戰艦首先在大連地區登陸,屯兵於旅順、大孤山、和尚島、青泥窪、寺兒溝一帶,紮營牧馬,劫掠百姓,然後從這裡出發攻佔北京,火燒圓明園。1894年甲午戰爭,黃海大海戰北洋水師一戰失利,日軍制造了駭人聽聞的屠城旅順慘案,清廷被迫簽下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旅大連同臺灣拱手割讓日本,日本同時獲得兩億兩白銀“賠款”。繼而,虎視眈眈的沙俄聯合德法兩國干涉調停,脅迫清廷花費3千萬兩白銀從日本手中“贖回”旅大。沙俄實施強盜行徑趁機派軍艦強佔了旅順大連。1899年沙皇釋出敕令命名大連為俄羅斯新興城市“達里尼市”。1902年開通了由大連經哈爾濱連線西伯利亞的大鐵路,並按西方建築風格規劃興建城市。1903年沙俄在旅順建立遠東總督府統轄整個遠東地區。旅順於是成為俄羅斯的“國外之國”。1900年,沙俄正是從這裡派出上萬名俄軍,以最近的距離最快的速度充當八國聯軍攻打北京的急先鋒,獲得清廷賠款1億3千萬兩白銀。1904年,這“一灣水”又爆發了兩個強盜互掐的日俄戰爭,結果以武士道精神為支撐的日軍打得俄軍人仰馬翻、高掛白旗。大連作為“戰利品”重回日本手裡,從此開啟了漫長達40年的殖民統治。日本在這裡建立了侵華的先鋒部隊——關東軍,炮製了“滿蒙獨立運動”、“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變”、締造滿洲國之類陰謀,設立了龐大的統治機關、官署衙門甚至監獄。

1906年日本天皇下令在大連建立“負有國策使命”的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滿鐵像一條伸展在東北大地的巨蛇,吸吮著東北豐沛的資源和財富。滿鐵首任總裁後藤新平提出“文裝的武備”這一概念:即把大連建成軍事基地之同時,加強政治統治,擴大日本移民,發展經濟、學術、教育、衛生,建立一個廣義的文明社會,把大連變成具有軍事、政治、經濟、文化諸種功能的殖民城市。後藤新平用娓娓動聽的語言,將日本對大連的統治披上“建立廣義文明社會”的外衣,扮演了日本統治大連、經營滿洲的精神教父的角色。後藤新平還有一句名言:殖民政策就是霸道!舉王道之旗行霸道之術。於是,日本一方面嚴格取締具有民族意識的進步文化的傳播,逮捕、驅逐進步的革命的文化人士;另一方面建立了完備的殖民文化體系,廣設文化侵略機構,控制新聞出版陣地,大力推行殖民文化和奴化教育。於是,大連的許多街道廣場都冠上了侵華急先鋒的名字,地圖上的大連也被染上日本國的顏色,大連成了日本的“邦外之邦”、“第三大城市”,至20世紀40年代大連的日本居民已達20萬人。

其實,翻開大連的近現代史,並非只是一部血淚苦難的屈辱史,而是一部充滿血與火、靈與肉、慘烈悲壯的鬥爭史。殖民文化與中華文化、西方文化與東方文化、舊文化與新文化、反動文化與進步文化發生著激烈交錯的撞擊。正是在這種尖銳衝撞的大背景下,大連這座城市完成了由傳統文化向現代文化的轉型,相比國內其他城市較早形成了現代文化的格局。

這一時期,大連地區誕生了一批反帝愛國的詩篇,諸如《哀旅順》《聞金州陷》《曲氏井題詠》《閻生筆歌》,發出了“割土何人成大錯,可憐破碎舊山河”、“酒酣拔劍嘆望洋,長鯨未斬心憂惶”、“頭可斷,舌可抉,刃可蹈,筆可折,凜凜生氣終不減”的慷慨悲歌!

談到大連的新文化運動,就不能不提及一位重量級人物——傅立魚先生。傅立魚是湖北英山人,早年留學日本結識了孫中山並投身同盟會的革命活動,因在天津創辦《新春秋報》發表反對袁世凱稱帝的文章而遭通緝。流亡大連後被聘為《泰東日報》編輯長。傅立魚於是利用殖民當局標榜的“言論自由”,在大連爭取了“為中國人說話”的機會。他以《泰東日報》為舞臺發表了大量宣傳三民主義、反對軍閥割據、反對封建禮教、反對帝國主義侵略的文章。公開支援金州三十里堡人民對日本佔地的鬥爭,公開抨擊殖民當局只准中國人坐三等車、不準中國人逛公園等歧視、霸道行徑,尖銳評判日本汙衊中國為支那、恰恰暴露了日本人“狹小、傲慢、頑固、淫亂”。

“五四”運動後,傅立魚在《泰東日報》頭版發表了《六個月的列寧》《匈國勞農政府經過實況》,第一次將俄國十月革命和匈牙利革命介紹給大連、東北人民。1920年,為了改變大連人孤陋寡聞的精神狀態,以傅立魚為首的一批愛國知識分子聯絡大連工商各界知名人士,成立了第一個以中華命名的愛國進步的文化教育團體——大連中華青年會。大連中華青年會為大連人提供了許多文化交流的機會,定期開辦講壇,能夠登上講壇的多是胡適、吳宓等風雲人物。繼而,創辦了大連中華青年會會刊《新文化》(後更名《青年翼》)。孫中山先生親自寫來賀信並題寫“宣傳文化”四個大字,他祝賀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大連人民,敢於進行思想文化鬥爭的偉大創舉。李大釗、惲代英、肖楚女等共產黨領導人,胡適、梁啟超、馬寅初、陶行知等國內著名學者,葉聖陶、王統照、郁達夫、李健吾等著名作家,都在《新文化》發表文章和作品。新文化運動促進了大連人民的覺醒,有力地推動了大連人民反帝愛國鬥爭的開展,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轟轟烈烈的革命鬥爭和工人運動揭開了序幕。

1922年,為了抗衡日本人舉辦的運動會,大連舉辦了第一屆中華運動大會,運動員約500人,觀眾達40000人,被報界稱為“大連破天荒之盛舉”。1923年,大連舉辦了第一屆水上運動會,傅立魚親自下水參加競遊。隨後,大連青年會學生受邀參加“滿鐵游泳大會”並奪得6項冠軍。此外,大連還成立了中華青年足球隊,相繼戰勝大連第一中學日本學生隊、日本基督教青年隊、英國太古輪船隊,連戰皆捷名噪一時。傅立魚被譽為大連現代體育尤其是足球運動的奠基人。

1928年,日本殖民當局以“擾亂東三省為目的,組織政治祕密結社,策劃種種陰謀”為罪名將傅立魚逮捕。起初將他判為死刑,後因社會各界反對,怕激起民變,便強行將其驅逐出大連。離開大連之前,傅立魚剃鬚明志,來到青年會學校操場告別。他深情地鼓勵同仁和學子好好學習,勿忘祖國,大連是中國的領土……他說這番話時不禁潸然淚下。離別之際,大連各界人士紛紛到碼頭送別。此一別亦是永別。

近日,筆者踏臨位於大連文化街的傅立魚故居,這是一棟標準的歐式別墅,五室三廳帶地下室。傅立魚稱之為“讀秋樓”。“讀秋樓”建於坡嶺,視野還算開闊。這座非凡的小洋樓,曾到訪過胡適、黃炎培、吳宓等眾多歷史名流,堪稱大連這座城市思想文化的高地與源泉。時下人去樓空,蒙著長久遺忘的塵屑,遺憾尋不見文物保護的標識。別墅身後,曾經栽下的梧桐樹高聳挺拔,那斷裂的枝杈像是經過雷劈……

作者簡介:王金傑,大連人,60後。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大連市金普新區作家協會副主席。詩文刊發於海內外百餘家媒體,屢獲全國性徵文獎項併入選多種作品集,詩名收錄《中國當代詩人辭典》《21世紀名人網》。著有詩歌、散文、小說、傳記、老照片等作品集多部。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