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暴打德軍的波波沙衝鋒槍其實源自這款大殺特殺蘇聯紅軍的芬蘭貨?

談起波波沙衝鋒槍,很多人對於這款射速極快,擁有超大彈鼓的蘇式衝鋒槍恐怕都印象深刻。在整個蘇德戰爭期間,無論是防禦還是進攻,蘇軍的班組裡總是少不了幾隻波波沙。而它也因為結構簡單,可靠耐用,火力迅猛深得戰士們的喜愛。甚至連自恃清高的德軍,都曾丟棄過己方的MP40,轉而使用蘇式波波沙,因為它們真的是太好用了。

▲1941-1947年間,蘇軍總共量產了六百萬只波波沙衝鋒槍。裝配71發彈鼓,射速可達千發/分的它,在近戰時完全碾壓德軍的MP40,甚至是突擊步槍!不但正規軍有所列裝,就連游擊隊也對它愛不釋手。

▲戰後的民主德國等華約陣營國家,也先後獲得了為數眾多的波波沙,併成批列裝正規軍。

不過,這款曾在多次戰役中暴打德軍,讓德軍又敬又畏的“紅軍徽章”,其來源恐怕讓德國人都不敢相信——它的設計竟然和芬蘭人有關!

1939-1940年的冬季戰爭,蘇軍雖然在戰略上取得了勝利,但在裝備消耗與傷亡上卻遠遠超過了對手。而這其中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因為芬軍裝備了這款衝鋒槍——索米(Suomi)KP-31。

▲匍匐於雪地之中的芬蘭雪上突擊隊。正是他們的存在,才讓佔據數量優勢的蘇軍損失慘重。

在芬蘭語中,KP為“衝鋒槍”(Konepistooli)的意思。早在1921年由艾莫·拉赫蒂(Aimo Lahti)設計完成。最初為代號“M-22”的原型槍,並在隨後發展為KP-26型,於1925年在公眾面前展示。然而由於所需資源消耗大,價格昂貴等問題,直至1931年才正式入列芬軍。

在彈藥上,索米採用的是9毫米的帕拉貝魯姆彈藥,可使用20/36/50發的盒式彈匣,也可採用40/71發版本的彈鼓,增強火力壓制。由於採用的是9毫米彈藥,在設計上也考慮了德式MP38/40的32發彈匣。相比較MP40,索米的射速能達到750-900發/分,遠遠超出了前者。

▲芬軍首席槍炮設計師艾莫·拉赫蒂(1896-1970),拉赫蒂M/26輕機槍,拉赫蒂35型手槍以及拉赫蒂39型反坦克炮都是他的傑作。1970年去世于韋斯屈萊(Jyväskylä)

▲拉赫蒂最早設計出的KP-26型衝鋒槍,採用36發彎型彈匣供彈。

讓索米衝鋒槍真正成名的,恐怕就是在1939-1940年的冬季戰爭時期。此戰中,芬軍總計有4000支索米投入作戰,(要知道,索米的量產直至1953年才停止,總計只有80000支)在冬季作戰前,衝鋒槍往往是被用於補充輕機槍的缺額,提供火力支援。但事實證明,這種戰術是錯誤的。而芬軍創造性地將索米裝備給了用於執行滲透、快速突擊任務的雪上突擊隊。在戰術上更為靈活,也更能給予固步自封的蘇軍縱隊予以致命打擊。

▲正在為自己的索米衝鋒槍裝填彈藥的芬軍士兵。而蘇軍也根據這款射速快,火力壓制有效的衝鋒槍研發出了自己的PPD系列。

▲快速穿插於蘇軍部隊之中的芬蘭雪上突擊隊,無疑是每個蘇軍士兵最不想遇到的“白色死神”

至1941年的繼續戰爭時期,芬軍的步兵編制也有所變化。每個芬軍步兵班不但都配置了一支索米,甚至還配發了一挺繳獲的蘇式DP-28機槍。然而,隨著戰爭的不斷進行,資金和資源消耗上都過於昂貴的索米被證明並不適合芬蘭。為了大規模量產,芬蘭人甚至不惜效仿起對手,搞出了KP-44這樣的“仿造貨”。

芬蘭人在改進,對手蘇軍也一樣。什帕金所設計出的波波沙,正是由之前借鑑索米的PPD改進而成。而前者的改型,大規模使用衝壓件的PPS-43也被證明物有所值。時至今日,這些退役的二戰武器仍然在許多區域性戰場上繼續發揮著餘熱。不禁讓人感嘆,戰爭,真的是讓武器變得“永不落伍”。

▲芬蘭人經由PPS-43改進的KP-44型衝鋒槍。可以使用德式彈匣的同時,也可安裝71發彈鼓。

本文為築壘地域原創作品,主編原廓,原著北部灣。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更多精彩一戰、二戰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築壘地域:zhulei1941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