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薛濤及《薛濤詩》

薛濤,唐代著名女詩人,字洪度,長安(今陝西西安)人,生卒年說法不一,一說生於唐代宗大曆五年(公元770年),卒於文宗大和六年(公元832年)。幼時隨父赴蜀就職,從此定居成都。薛濤幼知聲律,一日,父親指庭院中一梧桐雲:“庭除一古桐,聳幹入雲中。”薛濤應聲道:“枝迎南北鳥,葉送往來風。”稍長,以詩聞名。於是入樂籍,常與名士往來,成為蜀中能詩文的名妓。韋皋鎮守成都時,令薛濤侍酒賦詩,又奏請為女校書郎,但格於舊例,未被應允。唐胡曾《寄薛濤》詩:“萬里橋邊女校書,枇杷花下閉門居。掃眉才子知多少,管領春風總不如。”記錄薛濤以歌妓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的情況。元和中,元稹出使蜀地,慕名訪見薛濤,見薛濤揮筆成詩,驚歎不已,從此二人詩書往來。元稹登翰林後寄詩:“錦江滑膩峨眉秀,幻出文君與薛濤。言語巧偷鸚鵡舌,文章分得鳳凰毛。紛紛詞客皆停筆,個個公侯欲夢刀。別後相思隔煙水,菖蒲花發五雲高。”當時與她詩詞唱和的還有白居易、牛僧孺、張籍、杜牧、劉禹錫等諸多名士,一時傳為佳話。

薛濤工於小詩,當時成都紙幅偏大,於是她自造深紅小彩箋題詩贈友,人稱“薛濤箋”。其書法也為人稱道,《宣和書譜》稱其“作字無女子氣,筆力峻激;其行書妙處頗得王羲之法”。薛濤晚年居住成都碧雞坊,建吟詩樓,卒後鎮守段文昌親自為她撰寫墓誌,以彰其名。

薛濤詩以清詞麗句見長,又不失其意深境遠。宋代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著錄:“《薛濤詩》一卷”。而今,存世版本最早的《薛濤詩》當為明萬曆三十七年洗墨池刻本,此本現藏中國國家圖書館。

《薛濤詩》一卷中收五言律詩一首、五言絕句九首、六言一首、七言絕句五十餘首,又有田洙遇薛濤聯句兩篇。前有薛濤小傳(題薛濤年七十五卒),次為目錄。首尾有清末樊增祥題跋、題詞,沈兆奎題識,夏孫桐題詞,蕭方騏題詩。鈐有袁又愷、沈曾植、劉泖生、顧曾壽、鄒一桂、傅增湘等藏家印鑑。可知此本曾為清末藏書家沈曾植購得,珍愛有加,遂請當時被詩壇、文壇譽為“一代詩宗”的樊增祥題詞,於是樊氏填《滿庭芳》一首:“萬里橋邊,枇杷花底,閉門銷盡壚香。孤鸞一世,無福學鴛鴦。十一西川節度,誰能捨,女校書郎。門前井,碧桐一樹,七十五年霜。琳琅詩半卷,元明棗本,佳語如簧。自微之吟玩,重付東陽。恨不紅箋小字,桃花色,自寫斜行。碑銘事,昌黎不用,還用段文昌。”民國初年,著名藏書家傅增湘曾在沈曾植處一睹此本,喜愛之情溢於言表。隨後,沈氏慨然相贈,傅氏以所藏明弘治本《山谷別集》回贈。歲末除夕,四方書友齊聚傅氏藏園,舉行祭書儀式,一部《薛濤詩》,引得大家展卷觀賞,共飽眼福,讚歎之語,流注筆端。如今書中題詞、題記及圖記重重,可以想見此書歷來受到多方人士鑑賞追捧的景況。傅增湘《藏園群書經眼錄》評價此本“寬行大字,規模蘇體,刊工極為古雅。”此書一冊,線裝,書品上乘,卷帙完整,清嘉慶年間沈氏古倪園刻《四婦人集》本即依此本翻雕。

如需參與古籍相關交流,請回復【善本古籍】公眾號訊息:群聊

歡迎加入善本古籍學習交流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