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不是中國文化在消失,它只是悄然變了模樣

文/Leon Ye 正心正舉特約作者

近現代的中國,可以說是世界城市、文化發展史上的特例。

悠遠綿長的中國文化催生出了龐大的人口以及世界歷史鮮有的治理規模。這使得庚子年後近50年的戰火紛飛和清末民國已然爛透的舊中國,還有那些如今還活躍在熒幕上“受苦受難”的帝國列強都無法磨滅中華精神的延續。注重傳承的中國文化註定擁有著強大的生命力。

然而從1978年改革講起,在最短的時間裡,中國的土地上爆發的大激盪影響了文化、歷史、建築以及工業等諸多領域的變革。在這樣的變革下,中國這些獨有的文化特徵也漸漸顯露出消退趨勢。

80年代的人們充當了變革的先鋒,以離經叛道的姿態挑戰著傳統;像我一樣的90後接過“垮掉的一代”的帽子,不再像父輩那樣認為該靠國家來養活自己;00後迎接著新世紀的朝陽的同時,也鄙視著80後、90後的Old-Fashioned;至於10後的小娃娃們,丟掉了布偶鈴鼓,抓起了手機平板……

有人說這是西方文化在逐步蠶食中國文化,但這或許只是歷史註定了各種不同文化最終會走向趨同。也許不久的將來,我們被迫要問出的問題已經不是中國文化的優勢在哪,而是我們的文化區別到底在哪。

數十年的飛速發展撬動了延續數千年的絕對傳統的中式形態,現今中國人在生活方式上已經完成了傳統的驟變。面對如此的情形,擺在我們面前的有兩種選擇:要麼割裂,要麼迎合。換上更淺顯易懂的說法:我們應該回應形式,還是迴應生活?

就我的專業來說,我們今天大談室內設計或建築設計的時候,和唐宋明清的室內裝飾和建築風格,早已不再是同一個語境。

那麼問題來了,什麼才是中國文化?

聖誕與跨年的喧鬧尚未褪盡,春節又悄然臨近。作為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我們就從春節的種種來展開說說。

1符號和元素並不是中國文化本身

春節,一年之歲首,傳統意義上的“年節”。古有詩云:“新年到,真熱鬧,家家戶戶放鞭炮。貼春聯,福來倒,燈籠舞獅踩高蹺。”

年關歲末,家家戶戶和商場店鋪紛紛張燈結綵。幾張紅紙、一貼福字、紅彤彤的燈籠無不預示著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即將來臨。回看諸多傳統,這些象徵性裝飾品不僅被完好的儲存了下來,甚至成為了保險公司維護客戶關係和街邊攤販的年末創收的重要之物。

然而,這樣我們就能將春聯、年畫還有身後揹著的胖娃娃與中國傳統文化畫上等號嗎?難道文化就是看圖識字,或者簡單的符號堆砌?

傳統文化,不是符號的羅列和複製,而是追求在表象背後通過當代設計形式、設計語言,張揚地表達當下的審美意志。

就拿年畫來說,康乾年間的年畫多以歷史故事、神話傳說、戲曲人物、演義小說等為主要內容;到了民國,西畫的輸入和商業的發展使得年畫又出現了將國畫工筆重彩與西洋擦炭水彩結合的月份牌年畫。

抗戰時期,在解放區出現了以民間年畫的形式表現革命內容的新年畫,鼓舞軍民士氣;1949年以後,許多專業畫家加入了年畫的創作隊伍,打破了舊年畫的一些固定程式,使得年畫的面貌煥然一新。

可見,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基於準確的認知,不拘泥於表象,採取新的形式組合,來對功能提出訴求,並呼應當代精神與生活價值,才是對文化傳承的正確定義。

2 不能適應於當代生活的無需留下

反觀同為傳統的“放鞭炮”則被邊緣孤立,甚至被打上“陋習”的標籤。爆竹起源至今有兩千多年的歷史,《荊楚歲時記》記載:“正月一日,是三元之日也,謂之端月。雞鳴而起。先於庭前爆竹,以闢山惡鬼。”

在沒有火藥和紙張時,古代人便用火燒竹子,使之爆裂發聲,以驅逐瘟神,反映了古代中國人民渴求安泰的美好願望,那麼這怎麼就成了“陋習”了呢?

概括一下,無非一是不環保,二是難清理,三是易擾民。

中國多個城市實施“禁放令”後,不少人跳出來指責這是因噎廢食,是逃避責任。其實從本質上看,且不說驅逐瘟神年獸等信仰崇拜,放鞭炮更多的是一種屬於精神文化的娛樂行為。

竄天猴,五連響,拿在手裡的大呲花,在那個精神娛樂匱乏的年代,絢爛的煙花和爆炸的聲響是許多人童年不可磨滅的記憶。然而在現代社會,人們最不缺的或許就是精神娛樂的方式。

整整一年都在追逐著不可名狀的慾望,何必再用整夜失眠、耳聽窗外炮火連天的方式固守符號化的所謂“中國文化”,而不肯用更適合的方式享受來之不易的團圓和假期,為來年的奔波操勞養精蓄銳。

更何況,放鞭炮還是造成環衛工人春節加班的罪魁禍首。“放鞭炮”的禁止,禁的不是傳統文化,只是它已經不再適應當代社會的生活節奏和方式。

3不能指向未來的傳統不成其為傳統

中華文化體系的根基,都錨定在天文和曆法之上,是從亙古不變的確定性事實出發,用來指導人們的現實生活。

所以,傳統文化對於我們來說究竟是什麼?或者更具象一點,春節對於我們來說究竟是什麼?

對於尚在象牙塔中的學子來說,也許不過是可以吃吃喝喝,自由支配的一段時間罷了;對於辛苦工作了一整年的上班族來說,是為了來年繼續奮鬥,休息充電的假期;對在外漂泊的遊子和守望家中的老人來說,是難得團聚的時光。

過年,從文化層面上來說,有著兩重意義,一方面是敬天,一方面是治事。舊的一年結束,如果過去的這一年風調雨順,那麼就懷著感恩之心,珍惜眼前來之不易的收穫。

如果過去的這一年生活不順,那麼就感慨著生活不易,期盼著下一年會變得美好一些。這才是中國人過年最大的意義。

它代表著希望和夢想,更代表著家庭的和睦與圓滿。

同樣的,傳統文化不應該是綁住手腳的墨守成規,或是披著“國學”外衣的思想毒藥。

那不叫 “傳統文化”,那叫封建糟粕。誠然,傳統文化並不會直接告訴你如何才能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但熱愛傳統文化的人也從來不會把它當作解決問題的萬能鑰匙。

它不是永恆不變,但同時又亙古長存;它無處尋覓,而又無處不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每一箇中國人。

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絡!

文章版權歸本平臺所有 轉載請聯絡“正心正舉”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