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軍閥遺脈話春節:節日的記憶是傳承

北洋大時代道德篇(二百零五):鳥語蟲聲,總是傳心之訣;花英草色,無非見道之文。

在北洋史上,坐穩華夏年節頭把交椅的“春節”,曾面臨過一段時間的尷尬境地。清末民初的時代大潮中,不僅僅是文人過嘴癮,新貴分好處,擅長於扯旗放炮的南方,在南京搶建了一套機構,還接軌世界新曆紀年。這樣一來普羅大眾可就尷尬了,在那個戲精多如狗,文盲遍地走的混沌亂世,“春節”怎麼過可就成了個問題,不是兩口子回誰家的糾結,而是這樣一來“春節”可就有了兩個,一個是新曆的一月一日,還有一個就是農曆的初一。隨著胳膊擰不過大腿,城頭變幻大王旗,這件事兒就放在了“北洋團體”老頭子的案頭。民國二年,內務總長朱啟鈴獻上關於“四個時令”的報告,說端午節是“夏節”,中秋節是“秋節”,冬至是“冬節”,就是沒有春節。

朱啟鈴

其後,在袁家誠的記憶中,朱啟鈴就讓其祖父批了一下,每年農曆的正月初一定為“春節”,畢竟這位北洋軍閥的大家長,很重視傳統觀念,這一點和其舊主李鴻章很像。作為晚清宦海一柱擎天、位極人臣的“淮軍”軍閥集團的執韁人,李鴻章的治家之道,仍是最淳樸的“家勤則興,人勤則健”的傳統觀念。在李慶延的記憶中,過年時一般是爺爺先訓話,然後是父輩也得說兩句,主題無外乎對於晚輩的要求,通常會談及祖上之光,晚輩該如何傳承與奮進。在習俗上有十二點之後,家裡人會吃用糖水衝開的“歡團”,代表團團圓圓,甜甜美美,而吃餃子的時候,安徽人也會稱之為“吃元寶”

李鴻章

但是,軍閥之遺脈對於春節的記憶,遠不止這些訓誡與習俗。在曹錕後人孫女曹繼丹的記憶中,這些傳承的規矩仍在,比如父親會讓準備好年糕。豬油、百果、桂花等各種口味的年糕,瞧起來和聞起來特別誘人,但是晚輩們享受不到,不會讓吃,還包括蜜餞和蜜三刀這些,最後都到了放置開裂了,也不會給孩子們享用。因為這些屬於祭祖的用品,即使在曾經的“保定王”曹錕這樣的家境,都是顯得較為金貴,而且莊重。而且只有在春節的時候,年幼時的曹繼丹才會有新棉袍穿,在她看來,即使是布的小碎花風格,仍然認為很漂亮。等到她長大一點後,棉服穿不上了,就得用奶奶的旗袍改了,不過即使是舊衣服,在春節時也仍然想做到一種講究。

曹錕

最終,要說傳統文化的傳承,節日是最好的載體之一,然而在爆竹聲中一歲除,那些曾經的泛濫的紅包,成為春節時對錢包的一場打劫,羈絆住血脈裡噴湧的情誼;各式過度關心,也讓親人團聚變成尷尬的“堂審”;以及“吃頓年夜飯,就算過節”,更是折射出節日的記憶變得單調與乏味;“四處拜年,奔波酒桌”,更是體現出人心的浮躁與無奈。其實無論是再多的消遣和吃喝,也彌補不了文化傳承的空虛,就像軍閥喜歡攀文附雅,骨子裡卻仍有一些文化道德的敬畏存在一樣,在許多人的意識裡,春節的記憶既是一種“文化鄉愁”,更是一種生活歸處的傳承。

參考資料:《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菜根譚》、《民國文化》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