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方士上密奏指出一個姓,隋煬帝心頭一震,開國功臣因此被滅門

隋朝是我國曆史上承上啟下的大一統朝代。其上是動盪不安的南北朝,其下是國富民強的唐朝,位居其中的隋朝則顯得有點侷促不安。於當權者而言,這種不安至少有以下考慮:一方面,隋朝的開國者楊堅以外戚的身份輔政奪權,取代北周靜帝,建立了隋朝;另一方面,有鑑於楊堅的例子,隋朝皇帝對周遭尤其是位高權重者始終懷有猜疑的態度,以防不軌者取而代之。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猜疑變得愈發嚴重起來,乃至最後則直接演變成一樁滅門冤案。

隋大業十一年,方士安伽拖上一封密奏,說“李氏當為天子”。隋煬帝聽後大驚失色,當時的隋朝動亂不安,山東、河南、河北豪傑紛紛起事,“各聚眾攻剽,多者十餘萬,少者數萬人,山東苦之。”隋煬帝心煩意亂,此時聽到安伽拖所言,更是心頭一震。相對於外部的動亂,隋煬帝最擔心的卻是內部的奪權,畢竟前車之鑑歷歷在目。隋煬帝問及對策,安伽拖的建議則簡單而又粗暴“勸盡誅海內凡李姓者”。

當然,盡誅並不現實。隋煬帝便在權貴中排查李姓可能之人。排查來去,隋煬帝覺得關隴貴族後裔的李敏最有可能。

李敏出身氏族大家,祖父李賢是北周驃騎大將軍、河西郡公;父親李崇,是一代名將,年輕時隨周武帝平齊,又與隋文帝楊堅一起打天下,官至上柱國,後來死在平定突厥的戰爭中。李崇以身殉國後,李敏就被收養在宮中,成年後更是襲爵廣宗縣公,起家任左千牛。李敏多才多藝,《隋書》說他“美姿儀,善騎射,歌舞管絃,無不通解”。當時,北周太后楊麗華為女兒宇文娥英擇婿,一眼看上了年輕有為的李敏,便招之為婿。如此,李敏成了隋煬帝的外甥女婿。

有了這層關係,隋朝更是對李敏委以重任。隋煬帝征討高句麗,李敏為十二道之一的新城道軍將,加左光祿大夫;隋煬帝復徵遼東,派遣李敏監督糧食運輸。李敏嫣然成了隋煬帝的心腹。

然而,即便是心腹,隋煬帝還是放心不下。方士安伽拖之讖語是其一,還有一件事讓隋煬帝放心不下。李敏小名洪兒,多水。隋煬帝想起來父親楊堅曾做過的一個夢,說洪水衝了長安城。不僅如此,當時還流傳著這樣一句謠言“桃李子,洪水繞楊山。”楊廣懷疑李敏的小名洪兒的“洪”字應讖,便當面講給李敏聽,希望李敏能夠自殺。李敏恐慌不安,便找了堂叔李渾和堂兄李善衡商量。

當然,這還不足以讓李敏家族送命。李敏的堂叔李渾與寵臣宇文述素有積怨。宇文述看到這是報復的機會,便誣構李渾掌禁軍,有謀反之心。很快,李氏一族被下獄。審訊期間,宇文述又提審李敏的妻子宇文娥英,一通勸服下,宇文娥英轉而指正李家謀反。至此,李敏案塵埃落定,李氏32人被殺,宗族全部流放,宇文娥英最終也被毒殺。

在這樁案子裡,可以看出隋煬帝猜忌之心是極為敏感的。幾句讖語,加上旁人添油加醋的誘導,便可結果了一個家族。隋煬帝之所以這麼敏感,此前的楊玄感叛亂也是一個重要推動因素。

李敏之死是隋朝最大的冤案。此事之後,隋煬帝開始關注其他李氏,朝中之人信任缺失,互相提防,李姓家族更是惶惶不可終日。在這種情形下,李淵也開始與隋煬帝離心離德,隋朝滅亡的步伐越來越快了。

參考文獻:《資治通鑑》、《隋書》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