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不敢走子午谷,祁山又走不通,諸葛亮伐魏為何不走另外兩條路?_諸葛瑾

看三國正史,諸葛亮與曹魏交兵,就是圍繞著祁山一線展開。不管是司馬懿曹真進攻,還是諸葛亮主動出擊,都是“外甥打燈籠——照舊”,弄得戰區百姓不厭其煩:你們兩家就會不換個地方打架嗎?難道魏蜀交戰一定要把我們的家園打爛嗎?薅羊毛也不能逮住一隻綿羊不放呀!

其實不僅僅是祁山沿線百姓苦不堪言,就是蜀漢陣營也有不同意見,比如魏延就曾提出過“子午谷奇謀”,但是被諸葛亮一言否決。事實上諸葛亮伐魏,除了出祁山和走子午谷,還有兩條進攻路線可以選擇。很奇怪他為什麼一定要在祁山跟司馬懿死磕,撞了南牆也不回頭,而是後退幾步,攢勁兒,助跑,再撞!

為了讓讀者諸君更瞭解當時的具體情況,咱們先來看一張地圖,這是公元231年諸葛亮四出祁山時的三國形勢圖(這張圖自從關羽失荊州到蜀漢滅亡似乎就沒怎麼變過)。

從上圖我們可以看出,除了祁山前線和子午谷,蜀漢跟曹魏在襄陽是有戰線的,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除了祁山和子午谷的另外一條路,而這條路諸葛亮在“隆中對”曾經指給劉備:“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儘管當時蜀漢人才匱乏,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諸葛亮不放心任何人帶兵走荊襄之路,也可以讓魏延鎮守漢中,自己另闢蹊徑,打曹魏司馬一個措手不及。

提起荊襄之路,我們不能不提起另外一個三國重量級人物,那就是諸葛亮的大哥諸葛瑾。諸葛瑾可不是三國演義裡演的那樣在關羽面前唯唯諾諾的無用書生,他在東吳的地位,並不比諸葛亮在蜀漢陣營的地位低多少,而且曾經比諸葛亮還高,這一點我們可以看一看諸葛瑾的升官圖:一開始是“為權長史,轉中司馬……後從討關羽,封宣城侯,以綏南將軍代呂蒙領南郡太守,住公安。”要知道諸葛亮在劉備稱帝之前,最大的官職是軍師中郎將,沒有封侯。

吳主(建號未稱帝)黃武元年(222年),諸葛瑾遷左將軍,督公安,假節,封宛陵侯;黃武五年(226年),升任驃騎將軍;吳大帝孫權(稱帝)黃龍元年(236年),受封大將軍、左都護,領豫州牧。也就是說,諸葛亮在蜀漢掌握伐魏大權的時候,諸葛瑾在東吳也已經是軍方首腦,而且一直在荊襄前線。如果諸葛亮取道荊襄,與諸葛瑾全力配合,別說張郃曹真,就是司馬懿來了,在“打虎親兄弟面前”,司馬也可能被削成一匹死馬。

這時候有人可能會說:劉禪和孫權都不會讓諸葛瑾和諸葛亮合流,因為他們兄弟湊到一起,就會對各自的主公構成威脅。但是這一點孫權並不擔心,他知道“孤與子瑜(諸葛瑾)有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之不負孤,猶孤之不負子瑜也。”至於劉禪的想法,似乎也不怎麼重要——如果他真有自己想法的話。

但是諸葛亮放棄了“隆中對”提出的進軍路線,一門心思去打祁山,而且連另一條進攻曹魏的路線也“忘了”。這條路,就是鄧艾走的路——鄧艾走得通,熟知西川地理的諸葛亮自然也走得通,我們還是用地圖來展示鄧艾的進軍路線:

從上面一張圖我們就可以看出,鄧艾走的是“沓中之路”,而且諸葛亮也不是不知道沓中之路走得通,而且還在緊要之處預設守兵(後來被劉禪或者姜維調走了),於是“(263年)冬十月,艾自陰平道行無人之地七百餘裡,鑿山通道,造作橋閣。”一路暢通無阻殺到蜀漢腹地,在江由擊敗並収降馬邈,在綿竹擊敗並斬殺諸葛亮之子諸葛瞻、諸葛亮之孫諸葛尚以及張苞之子張飛之孫張遵。

這樣看來,諸葛亮伐魏,除了子午谷和祁山,還有“荊襄之路”、“沓中之路(或稱陰平之路)”可走。那麼諸葛亮為什麼一門心思盯住祁山不放呢?諸葛亮當然有自己的苦衷:這四條路中,只有祁山進可攻退可守,荊襄之路雖有大哥諸葛瑾作為友軍,但是東吳一向靠不住而且喜歡在背後捅刀子,而子午谷之路和沓中之路是一條有去無回的單行道——要麼一戰成功定鼎天下,要麼全軍覆沒蜀漢滅亡。

比這上面的解釋可能會讓很多讀者不滿意,因為諸葛亮幾(六不準確)出祁山,雖然打得四平八穩,但很明顯誰都知道根本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在祁山就有點後勤補給跟不上了,再深入曹魏腹地進行無後方作戰,拖也被拖死了。所以諸葛亮的伐魏之戰會給人這樣一種印象:蜀漢攢幾年糧食,諸葛亮帶人在前線吃光後從容撤退,誰要是追趕,那就會被搞掉:王雙和張郃都被諸葛亮算計死了。至於算計死張郃的時候,司馬懿有沒有幫忙,那就誰也不知道了。

有一點筆者也很難否認,那就是司馬懿是在跟諸葛亮“打默契仗”:在忠於曹操的宿將死光之前,司馬懿是不會乘勝追擊滅掉蜀漢的。事實上諸葛亮也不能不有一些顧慮:如果伐魏成功,進軍路上遇到了已經變成山陽公的漢獻帝劉協,又當如何處置?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