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此人越被彈劾官越大,人送外號“劉棉花”,皇帝無奈派人勸他辭職

明朝成化年間,憲宗朱見深昏庸無道,而內閣大臣劉吉、萬安、劉珝三人對皇帝的過失不聞不問,只顧逢迎上意、玩弄權勢,被世人戲稱為“紙糊三閣老”,明孝宗即位後,前朝閣臣只剩下劉吉一人,他工於心計,排除異己,雖然屢遭彈劾,卻穩居內閣十八年,人送外號“劉棉花”,諷刺他耐彈,對這樣一個身居高位卻毫無作為的人,孝宗也無奈至極,只能偷偷派太監到他家中委婉勸他自己辭職。

劉吉是正統十三年進士出身,天順年間,任翰林院修撰,在當時還是皇太子的朱見深旁講讀經史,朱見深即位後,劉吉作為太子屬官得以飛黃騰達,短短數年就升任禮部左侍郎,成化十一年,劉吉進入內閣,並升任禮部尚書,十四年,加封太子少保、文淵閣大學士,十八年,又進為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學士,二十一年,升為戶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

憲宗後期日益荒政,獨寵宮女萬氏,縱容宦官汪直,成立西廠大興冤獄,而內閣的三位閣臣劉吉、萬安、劉珝卻對這些不管不顧,其中劉珝稍強與劉吉二人,劉吉便與萬安勾結,設計陷害劉珝,劉珝被迫退出內閣後,劉吉、萬安二人又拉了黨羽彭華、尹直入閣,從此朝廷政治更加昏庸,各部大員也平庸至極,一時間有“紙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的說法。

明孝宗朱祐樘即位後,勤於政事,大開言路,任用品行高潔的徐溥、劉健等人進入內閣,罷免了萬安、尹直等人,前朝閣臣只留下了劉吉,而內閣最講究的就是按資排輩,早一天入閣便是前輩,所以劉吉一直穩居內閣首輔之位,而且他善於見風使舵,眼見孝宗是個勵精圖治的明君,便總在徐溥、劉健上書的奏章後面署上自己的名字,竊取名聲,沽名釣譽。

因為劉吉也曾在孝宗還是太子時,提督翰林院官員為孝宗講讀,孝宗即位後劉吉就升為少傅,兼太子太師、吏部尚書,等到負責修纂的《憲宗實錄》書成,又晉升為少師,劉吉雖然久居高位,權勢顯赫,本人卻毫無作為,孝宗不喜,逐漸開始疏遠他,然而劉吉留戀權勢,始終沒有辭官的意思。

弘治五年,孝宗想封皇后的兄弟為伯爵,命劉吉撰擬誥命,劉吉上言說應該先立太后的子弟,孝宗認為劉吉違抗皇命,並以此為介面,派遣宦官到劉吉家中,婉言勸他辭職,劉吉這才不得不遞交辭呈申請致仕,孝宗接到劉吉辭職信後,馬上批准,併發布敕文,讓他回鄉途時乘坐官府車馬,住官府驛站,以防劉吉逗留京都,日久生變。

至此,久居內閣十八年,任首輔五年的“劉棉花”終於卸任,一年後,劉吉在家中去世,終年六十七歲。而孝宗朱祐樘驅逐奸佞,重用賢臣,扭轉了自英宗時期就開始的朝政腐敗狀況,終於開創了“弘治中興”。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