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樸厚自然的「天亡簋」,周朝開國大典的紀念品

天亡簋

「天亡簋」,西周青銅器。又稱「大豐簋」、「朕簋」,是西周武王時的重器。器的內壁鑄有銘文8行76字。內容記述周武王於辟雍祭天,頌揚文王之功烈,結束了殷的統治,是周初立國的重要史料。該器清代道光年間在陝西岐山出t,曾歸金石家陳介祺收藏。現藏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

殷商末年,頻繁而大規模的對外戰爭,使得商王朝元氣大傷,國勢漸弱。於是,周人聯合西部諸國乘機而入,一舉克殷,結束了商王朝的政治統治,建立了周王朝。西周名器「天亡簋」就是這一段歷史事實的物證,此器作於周克殷後西返辟雍祭天大典和慶賞燕享之後,顯示了周人建國之初的雄心和抱負,賴於金石,傳之久遠。

「天亡簋」銘文書法極妙,富於特色,有一種樸拙厚重的天然之美,在周初金文中獨具神韻。最有價值的是,此銘書藝風格,完全繼承了商代甲骨文的書風特點,字形大小長短,參差錯落,變化自然。在簡樸散亂中顯示出獨特的拙意和生動感,隨形佈勢,天趣盎然。或大或小,或繁或簡,或長或短,或寬或窄,皆因字形而變化,伸縮自如,變化無窮。有輕有重的筆畫在某種程度上有自然書寫帶來的筆墨痕跡,用筆的圓勢,令人歎絕,通篇具有含蓄渾厚之美。偶有粗肥之筆,亦被全篇的勻稱和諧所掩蓋,不顯突出。在周初金文中獨樹一幟,也為後來金文的變化和發展作了很好的嘗試和鋪墊。

「天亡簋」銘文字形參差錯雜,變動不居,在拙樸散亂中顯示運動與和諧之美,其銘文用韻協調,開創了千古詞賦先河,也是我國韻文的最早表現形式。

銘文:

乙亥,王又大豐,王凡三方,王祀於天室,降,天亡又王。衣祀於王不顯考文王,事喜上帝,文王德才上。不顯王乍省,不肆王乍唐,不克,氣衣王祀!丁丑,王鄉,大宜,王降亡勳爵復觵。隹朕又慶,每揚王休於尊白。

銘文大意:

武王於辛未日來到管地後的第四日乙亥,舉行了盛大祭禮。這次祭禮就是武王率領西方諸侯,會同南、北和東方諸侯一起,在太室山上祭祀皇天上帝。祭畢武王下山,由天亡奉陪護衛。武王在宗廟又遍祭了先王,特別對陪伴於天帝左右的顯赫父親文王,用酒食舉行了隆重祭禮。文王德高聞於天帝。顯赫的文王在天之靈看得清晰,傑出的武王繼承其大業,推翻商王朝,終止了商王祭天的權利。第六日丁丑,武王還舉行了祭社大禮。回營以後,天亡護衛有功被賞賜爵橐禮器,(天亡)為此永久感激,因而造出這件尊簋銘文,以頌揚王的休美。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