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馬刀,長矛與鐵甲之間的“不對稱戰爭”

1939年9月1日清晨,對波蘭的戰爭剛剛打響,德國空軍的2000架轟炸機、戰鬥機便傾巢出動,對波蘭西部的防禦陣地、軍火庫以及各軍民機場、鐵路、公路、橋樑等交通要道展開了密集轟炸。與之同時,德軍6000門大炮也一起開火,炮彈如雨點般傾瀉到波軍的陣地上。此時波蘭空軍的幾百架飛機還停在機場跑道上,尚未起飛就大都已灰飛煙滅,徹底喪失戰鬥力。

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的第一炮由德國戰艦“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號打響,由此拉開了二戰的序幕。

波蘭所有軍、民通訊頃刻間就全部中斷,交通樞紐和指揮中心也遭到破壞,整個國家一片混亂。

《白色方案》作戰要點

根據希特勒批准的“白色方案”,德軍地面部隊分為南、北兩個集團軍群,以裝甲部隊為先導,同時向波蘭軍隊發起進攻,首先突破邊境一線的波軍防禦陣地,爾後迅速向縱深穿插。其總的戰略企圖是:在戰爭第一階段完成對維斯瓦河以西包括“波蘭走廊”在內的所有波軍的合圍,然後對包圍圈內波軍先分割,再逐一殲滅。在戰爭第二階段,完成對布格河以西所有殘餘波軍和華沙的合圍,並最終攻陷華沙。

對波蘭的戰爭開始時,自普法戰爭後有“世界陸軍頭強”之稱的德國陸軍已有21年沒有正式打過仗,下級軍官和士兵均無實戰經驗,卻訓練有素,而且有著納粹煽動起來的復仇狂熱和民族擴張主義精神,因而戰場表現大都非常凶猛,加上其裝備居於優勢,按當時人評價:這是投入150萬軍隊進行了一次“機械化大屠殺”。

英國以未準備好為理由,並馬上派兵到法國,海空軍也未對德國採取攻擊行動。法國只在邊境個別地段派兵進入德國境內淺近縱深,多數地段連射擊行動也沒有,而德軍在邊境線上打出的法文牌子是“我方不首先射擊”,結果雙方形成了“靜坐戰爭”。待到波蘭覆沒,進入德境最遠僅十幾公里的法軍也馬上撤出。此時的英法,最希望看到的是東進的德軍與蘇軍發生衝突。

開戰第一天,德軍地面部隊分成兩個集團軍群從三個方向朝波蘭縱深發起了“穿插式”進攻。第一天德軍便攔腰砍斷了“波蘭走廊”,並以一部沿維斯瓦河直逼華沙。德軍的進展十分順利,其裝甲部隊在波蘭廣袤的平原上更是如入無人之地,橫衝直撞,勢不可擋。

裝甲驍將古德里安此時擔任第19裝甲軍的軍長,他親自實踐了自己的“閃擊”理論。古德里安在開戰當天就率部渡過了布拉希河,翌日凌晨2點進達橫貫波蘭的維斯瓦河畔,從而完成了對波莫瑞集團軍的合圍。在圍殲波軍的作戰中,被圍波軍的騎兵顯示出前赴後繼的精神,蜂擁而上,揮舞著他們手中的馬刀和長矛向德軍的坦克發起猛烈衝鋒,企圖為後續部隊突圍殺出一條血路。德軍見狀剛開始也大吃一驚,很快就鎮靜下來並毫不留情地用坦克炮和機槍向波軍射擊,用履帶碾壓波軍,戰場上瞬間就變成了一場實力懸殊的屠殺。至9月4日,第19裝甲軍僅以死亡150人,傷700人的微弱代價,就取得了殲滅波軍2個步兵師和1個騎兵旅的驕人戰績。

古德里安對圍殲波軍騎兵的回憶

“到9月3日,我們對敵人已經形成了合圍之勢——當前的敵軍都被包圍在希維茲以北和格勞頓茲以西的森林地區裡面。波蘭的騎兵,因為不懂得我們坦克的效能,結果遭到了極大的損失。有一個波蘭炮兵團正向維斯托拉方向行動,途中被我們的坦克所追上,全部被殲滅,只有兩門炮有過發射的機會。波蘭的步兵也死傷慘重。他們一部分在撤退中被捕獲,其餘全被殲滅。”

英勇的波蘭騎兵揮舞著馬刀和長矛對付德國坦克,冷兵器和裝甲戰車的直接較量,勝負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

面對如此的勝利,希特勒本人也按耐不住激動心情,就在古德里安告捷的第三天就飛抵第19裝甲軍視察慰問。古德里安在向第三帝國元首不無炫耀地說:“波蘭人的勇敢和堅強是不可低估的,甚至是令人吃驚的。但在這次戰役中我們的損失之所以會這樣小,完全是因為我們的坦克發揮了高度威力的緣故。”古德里安的坦克叢集作戰的結論,給希特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南方集團軍群方向,德軍的另外4支“裝甲鐵拳”同樣所向披靡。第14摩托化軍和第15裝甲軍充當了“急先鋒”的角色,幫助第10集團軍迅速突破了克拉科夫集團軍右側防線,而後直插該集團軍的指揮中樞,將該集團軍切成了一塊塊“碎肉”。

面對一潰千里的戰場形勢,9月6日,波軍總司令斯密格萊.里茲元帥下令所有波軍部隊儘快撤至維斯瓦河以東,組成維斯瓦河——桑河防線,波蘭政府當日也倉惶撤離華沙遷往盧布林。9月8日,德軍就進抵華沙南郊,城內的波蘭官員也大都準備逃亡。

在短短不到七天的時間裡,德軍的裝甲鐵騎使波蘭整個防禦體系迅速瓦解,首都受到威脅,指揮網路、通訊聯絡全部癱瘓。戰爭進行到這個時候,波蘭的命運已定,國際軍界也為德軍閃擊戰的威力所震驚。

摘自《鐵甲雄風》作者:徐焰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文明的衝突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