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洪承疇簡介,洪承疇的故事

洪承疇(1593~1665)中國明末降清大臣。字彥演,號亨九。福建南安人。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進士。崇禎七年(1634)洪承疇任兵部尚書,兼督河南、山西、陝西、湖廣等處軍務,鎮壓農民起義。後專督關中,俘高迎祥,逼李自成走商洛,使明末農民起義轉入低潮。十二年調任薊遼總督。十四年率八總兵、13萬人,與清軍決戰於松山、錦州地區,大敗後被困松山城。翌年城陷,降清。隸漢軍鑲黃旗。順治元年(1644)四月,隨清軍入關。二年閏六月,受命至南京招撫江南各省,殺害南明抗清義士,堅持討伐與招降並用,平定了江南抗清義軍和南明魯王、唐王(隆武)政權。五年回北京。十年五月,受命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總督軍務兼理糧餉。到南方後,提出先固湖南,後安廣西,得尺守尺,酌量進止的方針,對南明桂王(永曆)政權所屬抗清力量,實行長期軍事圍剿政策。十六年,督清軍攻佔雲南後回北京。十八年自請致仕。康熙四年(1665)卒,諡文襄。

洪承疇出身望族後裔,是武榮翁山洪氏第十二代孫,屬東軒五房,書香門第。到了他的曾祖父輩,已是家道中落,並不富裕。

曾祖父洪以詵,癢生(秀才)。

祖父洪有秩,貢生。文章有名氣,早年卒於赴考途中。夫人戴氏在有秩死後生下遺腹子洪啟熙(字爾朝,號幼跡公),就是洪承疇的父親。戴氏孝事姑婆,撫孤成長,被朝廷表節孝烈女,累贈一品夫人。

父洪啟熙也中秀才,性格莊重,以至孝名聞鄉里。娶妻傅氏,是名門閨秀,教子極嚴。生子三,長承疇,次承畹,三洪承畯。承畹早逝。承峻是名聞泉郡的書法家。

出仕

洪承疇童年入溪益館讀書。因家境貧寒,11歲輟學,在家幫母做豆乾,每日清晨還要到英圩埔走街串巷叫賣豆乾。當時西軒長房的才子洪啟胤在水溝館辦村學,洪承疇叫賣豆乾之餘,常在學館外聽課,偶爾也幫學生做對子。洪啟胤發現洪承疇極有天份且抱負不凡,免費收洪承疇為徒,重返校門。

洪承疇學習用功,博覽群書。啟胤老師的《史記》、《資治通鑑》、《三國志》、《孫子兵法》等書都被他借來認真研讀,從小就表現了治國平天下的願望,甚得洪啟胤賞識。洪啟胤曾在洪承疇的一篇文中批下“家駒千里,國石萬鈞”的評語。

洪承疇在水溝館讀了五年書後,又到泉州城北學館讀書。

明·萬曆四十三年(1615),23歲的洪承疇赴省參加鄉試,為乙卯科中式第十九名舉人。次年,赴京會試,連捷登科,為丙辰科殿試二甲第十四名,賜進士出身。

洪承疇初授刑部江西清吏司主事,歷員外郎、郎中等職,在刑部任事6年。明·天啟二年(1622年)擢升浙江提學僉事,以才高識士,所選人才皆俊奇,為朝廷所器重,2年後升遷兩浙承宣佈政左參議。

明·天啟七年(1627年),升陝西督道參議。

明末政治腐敗,農村破產,壓迫剝削日益加重,陝西又逢旱災,人民無法生活。崇禎元年(1628年)七月,王嘉胤、楊六、不沾泥等在陝西府谷等地首舉義旗,全陝響應。從崇禎元年(1628年)至崇禎三年間,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等先後起義,陝境共有義軍100餘部。一部份官軍邊兵,因缺餉譁變,亦加入義軍,併成為骨幹。

明廷令三邊總督楊鶴“剿撫兼施、以撫為主”。

崇禎二年(1629年),農民軍王左掛、苗美率兵進攻韓城。陝西總督楊鶴手中無將,情急之下,令當時還是參政的洪承疇領兵出戰。洪承疇斬殺敵兵三百人,解了韓城之圍,頓時名聲大噪。

崇禎三年(1630年)六月,洪承疇被任為延綏巡撫。作為楊鶴手下干將,本該支援上司的“招撫政策”,可是洪承疇沒有,他反而大力剿匪。而且不僅剿匪,且並“殺降”!當時被其殺掉的投降“賊軍”多達數萬。

崇禎四年(1633年),三邊總督楊鶴為此被罷官入獄,洪承疇繼任陝西三邊總督。洪承疇改楊鶴的“邊剿邊撫(誘降)”為“全力清剿”、“以剿堅撫,先剿後撫”方針,集中兵力進攻陝西農民軍。崇禎五年(1632年)春天,一股農民軍由於頂不住官軍的壓力,向慶陽突圍。洪承疇親赴慶陽,指揮會戰。雙方在西澳激戰數十次,農民軍損失慘重,首領杜三、楊老柴被斬殺。此戰一掃多年官軍之頹氣,被朝廷稱為“西澳大捷”。

各部義軍先後東進,崇禎四年(1631年)至六年(1633年),活動中心移至山西。作戰亦由極度分散,各自為戰發展為相對集中,互相呼應。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羅汝才等部20餘萬人,號稱36營,一度破大寧、隰州、澤州、壽陽等城。

崇禎六年(1633年)冬,高迎祥、張獻忠、羅汝才、李自成等24營10餘萬人突破官軍包圍,經澠池縣突破黃河防線,轉進至明軍力量薄弱的豫西楚北,以鄖陽為中心,分部來往穿插於豫楚川陝之間,利用官軍分兵守境,互不協同的弱點,進行遊擊性質的流動作戰。明軍不得不分兵把守要隘,窮於追剿,陷入戰線過長,兵力分散的困境。洪承疇為改變被動局面,以重兵包圍起義中心地區,實施重點進攻,高迎祥義軍接連敗於確山、朱仙鎮(今河南開封市西南)等地,被迫轉入西部山區。

明廷為改變“事權不一、相互觀望”被動局面,改用“集中兵力,全面圍剿”方針。崇禎七年(1634),以陳奇瑜為五省總督,統一指揮陝晉豫川及湖廣官軍,由四面分進合擊,企圖一舉盡殲各部義軍。義軍相繼轉進漢中,圍剿落空。

明·崇禎七年(1634年)十二月,明思宗朱由檢撤陳奇瑜,洪承疇仍任陝西三邊總督,以功加太子太保、兵部尚書銜,總督河南、山西、陝西、湖廣、四川五省軍務,成為明廷鎮壓農民起義的主要軍事統帥。當其調動官軍入陝,重新組織圍攻時,當時農民軍聚集在陝西的有20餘萬人,其中以闖王高迎祥,及其部屬李自成的力量最為強大。洪承疇命總兵賀人龍、左光先出兵夾擊,義軍突圍東走,轉進靈寶、汜水(均在河南)。

崇禎八年(1635年)一月,洪承疇率主力出潼關,在河南信陽大會諸將,準備對起義軍實行大規模的軍事圍剿。

義軍於崇禎八年初,分三路分進:一部西返陝西,一部北進山西,一部東入鳳陽,焚燬皇陵。洪承疇軍三月間至河南時,義軍已大部又集中於陝西。洪承疇匆匆回軍關內。李自成在寧州、真寧兩殲官軍,破咸陽,逼西安。高迎祥、張獻忠等乘官軍被牽制於陝之機,三度進入河南。

明廷認識到在義軍流動作戰情況下,全面圍剿,勢難成功,又改用分割槽負責,重點進攻的方針。崇禎八年(1635)八月,以盧象升為五省總督,專治中原;洪承疇專治西北,各自負責,相互協同。當年冬及九年春,高迎祥、張獻忠在河南連續失敗,兵力損失過半,殘部再返陝西。此時,李自成在興平等地亦多次失利。

明廷為加強陝西攻勢,令孫傳庭全力進攻漢中的高、張各部,令洪承疇專力進攻陝北的李自成等部。崇禎九年(1636年)七月,洪承疇率軍在臨潼大敗農民軍,起義軍被圍困在叢山之中長達3個月。十一年,率部於潼關南源大破義軍,李自成敗走商洛山中。這十年間,洪承疇轉戰北國沙場,採取集中兵力,逐個圍殲戰術,大挫義軍,為明王朝立下了汗馬功勞。十二年,洪承疇又授薊遼總督,成為明末重臣。

崇禎十三年,清太宗率兵包圍錦州,邊關告急。十四年,洪承疇授命率八總兵,十三萬軍隊,一年糧草,出山海關駐鎮寧遠,往救錦州。洪承疇主張且戰且守,步步為營,令敵自困,然後解圍。而兵部尚書陳新甲別有用心主張速戰解圍,並派張若麟任監軍,從中作梗,洪承疇難以從容佈陣。加上糧草被劫又無援軍,兵無鬥志。總兵王樸率部先逃,各軍紛紛奔命,又遭清軍伏擊,損失慘重,退守松山。洪承疇被困松山城達半年之久,糧盡援絕,處境艱難。十五年二月十八日夜,松山城守副將夏承德與清軍密約為內應,松山城破,洪承疇被俘。

洪承疇被送到盛京,清遷命其剃頭易服投降,洪承疇拒不剃頭,延頸承刃,“只求速死”,且又絕食七日,仍然“求死不得”。原因是皇太極接受范文程、張存仁的意見,一心想爭取洪承疇歸順,禮賢恩厚,親臨囚室,解貂裘衣之。洪承疇經多方面揣摩,眼見明廷政治腐敗,無可挽回。又看到清廷勃勃興起,兩朝之君襟懷兩樣,以清代明,大勢所趨。即表歸順之意。但有兩年時間,洪承疇仍在觀測時局變化,不任官,不為清廷效勞。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攻進北京城,崇禎帝吊柳樹,洪承疇看到明王朝已將徹底崩潰,為了拯救中華民族於水火,減少生靈塗炭,才決心為清廷統一中國效力。

順治元年(1644),洪承疇隨清軍入京。清廷“特令爾攝政和碩睿親王多爾袞代統大軍往定中原”正遇李自成義軍已推翻明朝統治的天賜良機,多爾袞躊躇不前。時隨行參決帷幄的洪承疇急向多爾袞獻策:流寇“今得京城,財足志驕,已無固志”,而“我兵之強,天下無敵,將帥同心,步伍整肅,流寇可一戰而除,宇內可計日而定”。並具體提出嚴肅軍紀,“不屠人民,不焚廬舍,不掠財物”三不政策,投降者封賞,抗拒者必誅,制訂嚴密的行軍路線和用兵方略。多爾袞採納了洪承疇的建議和主張,向南進兵。同時,改變過去進關掠奪財物和任意屠城的惡習,“故中原人士無不悅服”,清軍一到,幾無反抗,順利攻佔北京。由於洪承疇引清軍入關有功,被清廷授以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同內院官佐理機務,“遂為祕書院大學士”,成為清初重臣。

多爾袞又接受洪承疇的意見,先遺官宣佈王令,錄用明朝降臣,設府縣施政,穩定社會秩序,不屠人民,不焚廬舍,不掠財物,約束軍紀,秋毫無犯;免除三餉,民有輕負之喜。洪承疇仍以太子太保、兵部尚書,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原銜,入內院佐理機務,授祕書院大學士。洪承疇藉助參與國家大計之機,對清朝的政權建設、穩定社會秩序提出一系列措施,諸如襲明制、行保舉、選人才、學漢語、讀儒書等,促進社會發展。

順治二年(1645),清軍南下受阻,命承疇總督江南軍務。洪承疇秉承清廷旨意,採取以安撫為主、進剿為輔的策略,招撫張縉彥及江南諸府,擒殺林金聲、黃道周,攻佔閩浙等地。三年平息江南反清勢力,對清朝安定江南局勢起了重大作用。在平定閩地唐王朱隸鍵的隆武攻權時,採用招撫其權臣鄭芝龍的做法,使清廷“不勞一矢”而得福建,避免了一場災難性的戰爭,被時為平南大將軍的多羅貝勒博洛稱為“開清第一功”。

順治八年(1651年),南明殘部孫可望、李定國、劉文秀諸人建立以雲貴為中心的包括四川、湖南、廣西部分州縣的反清基地,合師北拒清軍。

順治十年(1653),清廷授洪承疇“經略大學士”,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五省。凡滿州親王、公侯、將領、撫鎮以及文官五品以下官員均受節制,兵馬聽其排程,“一應撫剿事宜,不從中制,事後報聞。”可見清廷對他極為信賴。他入湖廣後,以湖南為中心,分兵鎮諸要地。實行屯田,備糧、練兵、修城防、設水師,作長久之計軍事上“以守為戰”;政治上“廣示招徠”;經濟上“開墾田畝”。

順治十二年(1655),洪承疇擊敗劉文秀,重創馮雙禮,盧明臣墜水死。從此,清軍控制湖廣全境。順治十四年(1657),洪承疇招降孫可望,三路軍馬入滇,規取貴州。

順治十五年,洪承疇率軍攻佔貴陽,後又分兵三路進軍雲南。

順治十六年,各路大軍會集昆明,洪承疇一面籌劃安定雲南大計一面疏請朝廷救濟邊民。順治即令發銀三十萬兩銀,一半賑濟雲貴饑民,一半留給洪作軍需。

順治十七年,洪承疇因眼疾嚴重,自昆明還京。

康熙四年二月十七日,洪承疇病逝,終年73歲。墓葬北京西直門外八里莊。

評說

洪承疇是清初開國重臣,其所作貢獻對於清初的國家統一、社會安定、經濟發展、民族和睦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雖然也曾鎮壓過明末的農民起義,但功勞是第一位的,功大於過,洪承疇應屬基本肯定的歷史人物。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