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為什麼說創業者一代不如一代?_李晰澤

在當今,創業的環境對創業門檻呈現出寬容一面的同時,還有一個底線和原則應該是不縱容它。就像周鴻禕所說,媒體的過分追捧或者聚焦負面,都有可能對OO後這一新的創業群體造成某種誤導,甚至是重蹈 90 後第一波創業風潮的覆轍。當然,就目前來看,李晰澤只是 00 後的個例,甚至更像一場媒體鼓動的鬧劇,其實還不足以推動對應群體創業的潮流。

但這件事難免令人聯想到 80 後、 90 後當年集體創業的過往,不論是經驗還是教訓,他們的發展脈絡都值得我們重新梳理和解析,尤其是李晰澤的誕生,更具有深遠意義。

一、年輕一代的創業者們,正在變得越來越不靠譜:相似年齡、不同時代,80、 90 和 00 後的創業過程和結果,呈現出各自迥異的特徵,不過有些悲哀的是,就目前來看,一代不如一代是一個明顯的退後過程,這其中不僅僅是受經驗和成熟度的影響。首先聚焦於 80 後,把時間倒回這部分群體的初創時期,可以大致歸於新世紀前 10 年,他們當時的年齡大多數在20- 30 歲之間。

在稚嫩與成熟轉變的時間裡,經歷了網際網路顛覆各個行業的變革時期,受大潮流的驅動得以借勢而上,很快便脫穎而出、小有成就。根據 2012 年《福布斯》中文版推出的“中國 30 位 30 歲以下創業者”名單,電商、網文和遊戲領域是 80 後創業者取得財富的集結地。

對比美國同齡創業人獨立創業的情形,明顯不少成功的年輕創業者,都藉助或者依賴了其他的平臺,比如曹青、戴躍鋒、劉鵬飛、呂長城等阿里系,甚至黃愷也是通過開淘寶店、售賣三國殺卡牌才獲得了第一筆金。

馬雲、陳天橋等網際網路第一批引領潮流的人,在各自行業攪弄風雲之時,為大部分 80 後創業者提供了共贏的機遇,換句話說,運氣和眼光在 80 後創業群體的成長路徑中佔了很大一部分要素。不過這種追隨者的位置,某種程度上決定了 80 後創業者並沒有延續 70 後的創業趨勢,至今也沒能改變上一代人對網際網路經濟的主導地位,尤其是在某些網際網路科技創新領域,尚未出現批量的新一代創始人衝擊現有行業大佬的地位,張一鳴、陳歐算是少數比較成功的 80 後創業明顯,但其中,陳歐光環之下的爭議正日益被放大,未來前景難料,這並不是個例。

而 2006 年曾公開亮相的第一波 80 後創業者,比如泡泡網和汽車之家CEO李想、主攻社交平臺與服務的康盛創想CEO戴志康、視音訊娛樂網站MyseeCEO高燃、時代美兆CEO茅侃侃等人,除了李想還相對活躍,其他創業人基本上已經消失在公眾視野,泯然於眾人。這意味著,過早的歷練和夭折不一定有機率培養出新時代的商業青年領袖。這一特徵在前幾年的 90 後創業風潮中更為明顯。

通過營銷炒作提升知名度,自詡 90 後代表釋放狂妄張揚的個性,在一段時間內賺足眼球后便幾近全軍覆沒,這場“盛宴”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都像是投機者的狂歡。

二、三代創業者的特點: 80 後保守、 90 後張揚而 00 後狂妄:代際衝突在思維意識和文化取向上尤為突出,而這種區別恰恰是不同時代變遷烙印在創業群體的印記,以致於在外部作用下,他們各自的群體特徵在創業過程中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其中 80 後務實、 90 後彰顯個性和 00 後無知無畏,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一代代創業人完全不同的創業經歷和結果。對 80 後的界定離不開國家經濟形勢劇變的大背景,通常他們被稱為最累的一代也是由此。

因為這群人生於改革開放的 80 年代,成長於經濟體制改革的 90 年代,成家立業於房價飆升、經濟動盪的00、 10 年代,這種時代變革所帶來的生活重擔,毫無疑問都強加在所有的 80 後身上。更為悲催的還有,當 80 後集中成長到 30 歲左右的創業黃金期時,還趕上了難得一遇的金融危機,長期惡劣的經濟環境到現在也未能改善。90 後卻與之相反,他們成長於網際網路普及和顛覆行業的時期,在切近生活的方方面面,感受著社交、文化和娛樂方式從舊到新的改變,這無疑會極大衝擊叛逆期少年的心理防線,無論是垮掉的一代還是張揚的一代,皆是時代印記的多重體現。在創業面前, 90 後表現得急功近利且盲目自信,而網紅明星的崛起令他們看到了捷徑,就此蜂擁而進、炒作營銷,妄圖通過套路化運作,以個人的熱度帶動初創公司融資和再擴大。

而且在這波創業潮中可以明顯看出, 90 後創業的性格缺陷不僅在於自負,還在於輿論引導下理性認知的喪失,他們忘記使用者所看李晰澤重的不是熱度,而是需求。如今 00 後李晰澤創業所表達出的理念,也是這種性格的更極端展現,尤其是彰顯的無知或刻意的狂妄,只會令人困惑於創業一代不如一代的現狀。

三、巨頭是阻礙,媒體是假象, 00 後將重走 90 後老路?每個時代的創業者其實都因網際網路商業的千絲萬縷,而具備代代相傳的特性。正如美國矽谷 80 後企業家的崛起,得益於上一代網際網路創業者轉為天使投資人的資本與眼界,而我國近期 80 後創業者或者企業中樞力量漸趨成功,也得益於上一代大公司和巨頭的滋養。不過這種相互作用顯然是相對的,尤其是曾經巨頭壓制下的創業環境,使得大批創業公司提早夭折,也激得很多創業者怨聲載道。

雖然現在BAT對內部創業的態度相對寬容,但不可置否,當年單純的創業觀念早已產生演變,創業者們普遍認同賣身巨頭是創業的最佳歸宿,這中觀念如同一座座大山,阻擋翻越之人的再創新動力。在《福布斯》雜誌連續三年釋出的 30 位 30 歲以下創業者名單中,可以發現, 80 後創業公司達到一定規模及影響力之後,往往被 70 後巨頭企業收購,雖然其中少不了競爭環境的作用,但客觀上,還是讓一批本來有可能登陸資本市場的 80 後優秀創業企業過早地消失了。

可慶幸的是,近幾年風口湧動中,確實已經塑造了一部分 80 後成功創業者,在被上一代巨頭霸佔的網際網路中開始站穩腳跟,更重要的是開始嘗試與巨頭以競爭者的角色對話。當然,網際網路巨頭把持創業者命運,一定程度上是商業規律使然。

但相比較 80 後的真正成長, 90 後第一波創業潮背後的媒體對他們的過分渲染和配合營銷,卻讓這一群體在享受完聚光燈之後吃盡苦頭。一則, 90 後觸目所及的網際網路媒體,每天充斥著大量的“成功”文化資訊,反覆、過度地聚焦於創業潮中的極少幸運兒,令不明就裡的 90 後及 00 後產生網際網路行業欣欣向榮、遍地是金的誤解。然而倒下的90%初創企業,他們的教訓才更應該是新晉創業者所關注的,事實上這種對失敗諱莫如深的行為傾向,反而說明網際網路經濟形勢不甚明朗。

媒體片面渲染,再加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口號鼓動,急於湧入創業潮就成了 90 後們的普遍選擇。二則,網際網路營銷歷經多次浪潮洗禮,日漸成熟的同時,也漸趨越過了過猶不及的限度,尤其是在媒體和資本的共同操控下,激發了 90 後創業者尋求個性釋放的心理需求。

一旦享受了光環加身和備受追捧的利益,自然很難將重心放在產品或服務本身,不得不說,這一過程中,投資人和幕後推手一定程度上都給 90 後創業人群埋下了隱患,雖不至於是主導因素,但煽風點火還是有的。當這部分初創企業倒在商業的真實面目中,投資方即使稍有損失也能賺得個聲譽,媒體則毫不留情地落井下石,只剩下第一波 90 後創業者聲名狼藉。如今當 90 後為此嚐盡苦果之後,這一趨勢終於也盯上了 00 後們,李晰澤是第一個,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本文來自生意經,創業家系授權釋出,略經編輯修改,版權歸作者所有,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 下載創業家APP,做中國領先的產業媒體 ]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