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不懂外文的“牛人”林紓與懂外文的郁達夫們,誰的翻譯方法更優

林紓是我國最早也是當時最負盛名的翻譯家,他古文功底深厚,但外文一字不識。他是如何做到一生翻譯170多部著作的(還有一種說法是156部)?一個人能夠翻譯這麼多作品,不僅在中國文學史上空前,在世界文學史上也是少見的。

林紓不懂外語,是和魏翰、王壽昌等幾位好友一同譯書。先由通外語者將外文書籍的意思一段段講出,然後由古文功底深厚的林紓潤色,並用文言寫出。此方法好處是譯者哪怕不懂外語,只要文字基礎紮實,故事演繹得法,就可以速度的把作品翻譯出來,並且翻譯的作品中還會隱含譯者的思想。缺點也很明顯,一是口譯之人一旦出現錯誤,潤色之人必定也會出現錯誤;二是潤色之人由於不能通讀原著,許多話外之音就不能徹底領悟,翻譯之作品和原著的精髓就會有差距。

後來的郁達夫那一代人,有西方求學經歷,並且外文基礎紮實,他們在翻譯作品時就有所選擇,有所突破。郁達夫本人也翻譯過作品,雖他的翻譯成就不大,可是翻譯方法是相通的。他曾說過:“翻譯並沒有比創作更容易些。想翻譯的作品不但是要自己理解的,而且是要自己歡喜的。自己沒有感動過的東西是譯不好的”。為此,譯者在翻譯作品時先會把原著看上個幾遍,甚至十幾遍、幾十遍,反覆閱讀直至感覺自己完全領會到作品中的意思和神味。在翻譯的過程中,不但文字要忠於原作品,思想也要忠於原作品。所以,翻譯一部著作的難度,基本上等於創作一部著作。

林紓生活的時代由於剛接觸西方世界,西方的一切對於人們來說都是新奇的。並且那個時代,接觸西方文化的人也比較少,他正縫其時,以紮實的方言文功底,把西方的文學作品翻譯過來,傳播給中國的人民大眾,讓他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文化。而郁達夫生活的時代,西方文化已經進入全面浸入人們的腦海,人們對西方文學藝術的鑑賞能力得到提高,再用林紓那一種方法進行翻譯,必定沒有市場;而郁達夫們的翻譯能恰如其分的傳達作品的實質內涵,從而使人們對西方文學有更高的認識和理解。但由於林紓生活的時期,沒有經過白話文運動,文壇為方言文的天下。郁達夫們如果穿越到那個年代,縱容白話文用得妙筆生花,估計作品也不會傳播開來。而如果林紓再晚些年,再通過別人講述自己潤色的方法進行翻譯,人們也不會太買賬。他們各自在各自的時代裡,充當了那個時代的旗手。

最後,我仍要假設一句,如果單從翻譯的質量來看,撇開其他因素,把郁達夫們放在林紓的那個時代,中國人受到了衝擊可能會更大。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