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臺上你死我活,臺下握手言歡,北洋軍閥為何不斬盡殺絕

北洋政府統治時期(1912-1928年),中國政治有一個奇觀:軍閥們無論在位時打得多麼殘酷,只要失勢一方認慫下野,安心養老,勝利一方就不再追究,見面還稱好兄弟,甚至還會好吃好喝供養對方。交戰雙方恪守交戰原則,頗有春秋時期的君子之風。宣佈下野次數最多的當屬馮玉祥,達四次。除了徐樹錚、張宗昌、孫傳芳、陸建章等少數人被尋仇,絕大多數軍閥哪怕像張勳那樣犯下復辟大罪的軍閥下野後都可以安度晚年。

中國曆代政治鬥爭講究一個狠字,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數不盡的改朝換代造就了流血的政治。為何歷史的接力棒傳到北洋這裡竟然變得如此和諧?

退休後到天津當寓公是一種理想狀態

一是歷史淵源深厚。北洋軍閥大都脫胎於袁世凱的小站練兵。徐世昌、王士珍、馮國璋、段祺瑞、曹錕、段芝貴、張勳、王佔元、王懷慶這些人都曾經在一口鍋裡吃飯,上下鋪兄弟。一起扛過槍,一起打過仗,一起玩過命,感情很深。即使後來鬧翻了,也不至於全然不顧戰友情。馮國璋去世後,段祺瑞還親自前往弔唁。

二是傳統文化薰陶。北洋軍閥從滿清體制走出,雖然裝備是西式的,可骨子裡還是傳統的。突出代表是段祺瑞,一向以文人自居。“窮寇莫追”“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些傳統思想對他們影響很大。他們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老北洋守信義。這些人有底線,一般不把事情做絕。

三是關係錯綜複雜。各派系關係極其複雜,亦師亦友、亦兄亦弟,亦親戚亦親家。張作霖和張勳、曹錕、靳雲鵬是兒女親家。馮國璋與段祺瑞以兄弟相稱。結拜兄弟就更多了。張作霖與孫傳芳、張宗昌、褚玉璞都是拜把子兄弟。既然關係很熟,彼此都有牽掛。頭天打仗,今天和好,屢見不鮮。1920年直皖戰爭,直系聯合奉系打敗了皖系,段祺瑞下臺。兩年後爆發直奉大戰,奉系卻與皖系聯合,對抗直系。朝秦暮楚在這裡是常見現象,“都是兄弟,不算事”。

戰爭死的永遠都是下層

四是體現寬巨集氣度。軍閥打仗主要是搶地盤、搶錢、搶人。目的達到就算了,沒必要把事情做絕。做絕了,很多事情就不好辦了。孫傳芳、張宗昌壞了規矩,殺了降將,結果被其子女怒殺,其他人都覺得這種復仇是可以理解的。第二次直奉戰爭,吳佩孚因馮玉祥倒戈而大敗。窮途末路之際,老冤家段祺瑞卻高抬貴手,允許吳佩孚從海上乘船逃離。

五是留條生存後路。北洋軍閥時期也是中國戰爭最頻繁的時期。今天他下野,沒準明天輪到你了。做事留一線,來日好相見。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只殺了一些仇人,沒敢殺老領導曹錕,雖然被排擠出北京,還是儲存了實力。段祺瑞戰敗下臺後,暗中聯絡各方又被推選為臨時執政,再次出山。江浙戰爭後,盧永祥通電下野,逃亡日本。齊燮元請曹錕下令通緝。曹錕怒罵:“通緝什麼?要通緝,我們都要被通緝!”等到次年,張宗昌在江蘇境內發動猛攻。齊燮元戰敗,與盧永祥一樣東渡逃亡日本。如果齊燮元與盧永祥在日本見面,是不是該苦笑一聲,相互做一個揖。

當然,造成這一政治奇觀的根本原因還是軍閥割據的環境。近代頻繁的戰爭局面給軍閥進行政治投機提供了無限可能。如果放在大一統的環境裡,打了敗仗還是能跑多遠跑多遠吧。

複雜的北洋軍閥關係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