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春節與日本

【東贏視角】

對於生活在日本的人來說,“春節”是一個特別陌生的詞彙。

在中國的隋唐時期,日本派出大量遣隋使、遣唐使前往長安,學習包括春節在內的一切中華文明。但是,自150年前的明治維新時期開始,日本將歐美工業化國家確立為發展目標,大力宣揚“脫亞入歐、文明開化”,逐步脫離中華文明,轉而崇尚西方文明。日本甚至出現了盛極一時的“廢除日語,改英語為母語”運動。

在這個轉變的過程中,日本取消了從中國學來的傳統農曆,“春節”也隨之淡出了日本人的視線。取而代之的是源自於基督教的“新年”。後來,一提到“新年”或是“新春”,日本人想到的就是1月1日,而不是中國的傳統佳節“春節”。

不過,今年出現了一些例外。2月4日晚,日本著名地標性建築東京塔首次亮起“中國紅”,慶祝中國春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首次通過視訊向中國人民拜年。在這段2分20秒的視訊中,安倍首先用中文送上了祝福“大家過年好!”隨後,他表示:“值此新春佳節之際,歡迎今年有更多的中國朋友來到日本。日本有著獨特的自然風光、悠久的傳統文化以及地方特色的日式料理,期待每一位朋友都能從不同的角度來發現日本。同樣,中國的歷史文化名勝也是豐富多彩,我希望有更多的日本國民前往中國,架起相互交流的彩橋。祝願日中關係在新的一年裡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朋友們芝麻開花節節高……”

時隔近150年,日本人為什麼會再次“慶祝”起春節?原因其實非常簡單——希望更多中國遊客光顧日本。

2月4日,在發表熱情洋溢的春節致辭的幾個小時之前,安倍首相因“GDP造假問題”在國會上遭到了在野黨的嚴厲問責,狀態可謂窘迫至極。比如,立憲民主黨(在野黨)小川淳也議員質問他說:

“您(安倍首相)於2015年9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之後,突然提出了‘實現GDP600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7萬億元)’的目標。自2015年開始,GDP的計算方法也變更為‘將研究開發經費等計入其中’的‘國際基準’。並且,還追加了一批新專案。結果,釋出於2016年12月的資料顯示:2015年,我國GDP較舊基準增長了3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9萬億元)。而這31萬億日元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其一,GDP計算方法變更為‘國際基準’所帶來的24萬億日元;其二,‘其他追加’7.5萬億日元。這個‘其他追加’的表述,極其含糊和不自然。”

GDP是展示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最重要指標。如果通過偽造GDP的方式,假吹“安倍經濟學大獲成功”,那麼安倍首相勢必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假首相”。

其實,“統計造假問題”呈現出了一些端倪。日本厚生勞動省曾公開表示:“2018年,日本勞動者的實際工資,較上一年度有所增長。”但是,根據在野黨的調查,所謂的“增長”只不過是厚生勞動省基於一部分有利於政府的調查樣本而得出的“結論”。2月5日,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也親口承認:“實際上是下降了”。在這個“僱傭統計造假問題”被曝光之後,日本民眾紛紛對政府公佈的經濟統計資料產生了懷疑。

日本有一句俗話叫做“貧則鈍”,意思是:人越窮,就會有越多的事情難以維持下去。目前,日本已經步入了人類未經歷過的少子高齡化社會,“生活保障金”受助者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164萬人。“生活保障金”是指政府向“因年老等原因,喪失按勞取酬能力”的日本人發放的生活補助費用。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中國遊客的到來無異於久旱之後的甘霖。在過去的一週時間裡(中國的春節假期),東京的大街小巷隨處可見中國遊客。在陪一位來自上海的中國朋友逛銀座的時候,面對著滿大街的中國人,他不禁苦笑“這不就是南京路嘛”。之後,我們去一家名為“蟹道樂”的大型海鮮餐廳吃飯。偌大的店鋪裡,除了我之外,其他的客人幾乎全都是中國人。

根據日本觀光廳公佈的資料:2018年赴日觀光的中國遊客總數高達838萬人,較2017年增長了13.9%。中國遊客在日總消費1537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950億元),佔外國人在日消費總額的34.1%。人均消費約為22.364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萬3800元)。

安倍首相曾公開表示:“到了舉辦東京奧運會的2020年,我們要讓外國遊客總數增長至4000萬人”。去年,赴日觀光的外國遊客總數已經達到了3119萬人。所以,為了實現定下的目標,安倍首相迫切的希望有1000萬中國人光臨日本。

自2019年1月起,日本政府對中國境內1243所大學的在校學生、以及大學畢業三年內的年輕人,放寬了赴日旅遊簽證的申請限制。目前,中國的大學生總數約為3700萬人,佔全球大學生總數的二成。並且這些中國的大學生大多為獨生子女,家境較好,對日本動漫、遊戲以及日系商品很感興趣。日本政府之所以放寬簽證申請限制,就是要吸引這3700萬“寶貴的中國學生”來日本。

不過,很多日本人都心存誤解。他們誤認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而日本是發達國家。所以,中國人會對日本的大都市風景感嘆不已”。這顯然是一種上世紀80年代的看法。可是,雖然時過境遷,很多日本人對中國人的看法卻依然止步於此。

最近幾年,我陪不少中國朋友逛東京。根據我的觀察,他們對東京最為感慨的是藥妝店裡的商品以及日餐。前段時間,一位中國朋友甚至還用同情的口吻對我說:“在東京,滿頭白髮的老爺爺還在開出租,老奶奶還在超市裡當店員。他們真是太辛苦了!”

除此之外,日本的農村也會讓中國人感慨不已。2月10日,在東京召開了一年一次的自民黨大會。在會場裡我見到了不少日本各地的首長,他們就告訴我說:“在我們看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中國人看到之後,竟然高興得不得了。”喝井水、燒柴、一邊賞雪景一邊泡澡……這些發生在日本農村裡的,極其日常的行為,給很多來自中國大城市的“城市人”帶來了新鮮的感動。

於是,日本政府在農村地區做了兩方面的嘗試:其一,請中國遊客幫忙解決當地的實際困難。比如,在播種、插秧,以及收穫等農忙時節,農村勞動力明顯不足。這時以“日本米耕作體驗之旅”的名義,請中國遊客參與農作,親身體驗日本的農事。體驗結束後,當地的農民會向中國遊客送上超高人氣的日本大米作為感謝;其二,有效利用空置房屋。受到少子高齡化的影響,日本國內目前共有800萬戶左右的空置房屋。尤其在農村地區,空置房屋的比例更高。於是,當地人將這些房屋重新裝修,供中國遊客住宿。這一做法還達到了吸引中國人投資的良好效果。

總而言之,無論是哪種嘗試,都實現了雙方的互利共贏。所以,筆者在此由衷的祈願,日中兩國繼續共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睦鄰友好關係。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