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管仲的哪些經濟思想和政策影響了中國上千年?_管爺

作者:剛子

提起管仲,人們首先想到的是“管鮑之交”,《列子·力命篇》中管仲說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用於形容他和鮑叔牙之間彼此信任的深厚友誼,成為中國代代相傳的佳話。

前段時間拜讀了吳曉波老師的《歷代經濟變革得失》,其中關於管仲變法強齊的描述讓人讀後拍案叫絕。原來管仲在許多方面更是“硬核”玩家。

讓我們來重新認識一下這個變態的“管爺”。

一、管爺是“國企締造者”

齊桓公和管爺多次切磋富國之策,齊桓公建議對人口、房屋樓臺、樹木、六畜徵稅,被管爺一一否決,管爺認為稅收是有形的,向人民徵收會招致不滿,最理想的辦法是“取之於無形,使人不怒”。

據此,管爺提出“寓稅於價”的方法——把稅收隱藏在商品的價格裡,令納稅者看不見、摸不著,不知不覺中“快樂”地納了稅。具體操作上,管爺提出七個字:唯官山海為可耳。意即把山、海等資源壟斷起來,山上出鐵礦、海里產鹽,實行鹽鐵專賣。管爺提出由政府控制所有權,把經營權下放給民間商人,然後以一定比例分配利潤。

這種國有民營的方法,對後世政權產生了重大且根本性的影響。這些在國家控制下經營壟斷資源行業的企業,在現代中國叫國企。

二、管爺是一名“經濟大師”

管爺從早年的從商經歷中認識到工商業盈利能力大於農業,振興商品經濟是增強國力的最佳途徑,他在齊國展開了一整套包括產業、稅收、價格等多領域整體的改革試驗。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放活微觀、管制巨集觀、鼓勵投資和消費”。

(1)放活微觀

具體就是對內刺激經濟發展,對外降低關稅。國內漁業、鹽業過關隘只登記不徵稅,出口商品實行單一稅制。對於來齊國做生意的商人,更是大開國門,甚至還建有專門招待外國商人的客舍,提供飯食。從此“天下商賈歸齊若流水”。為活躍市井,管爺還首開色情業,以此吸引外來商旅,並大收其稅,這也是管爺被拜為娼妓業的“祖師爺”的原因。

在這種自由貿易政策的刺激下,齊國商業一片繁榮,首都臨淄居民達30萬之多,是當時世界上最大規模、最繁華的城市,而與其同時期的雅典城人口不足5萬。

(2)管制巨集觀

​就是加強政府對經濟的干預,利用財政槓桿來調節經濟和增加國家收入。管制巨集觀最重要的制度創新是鹽鐵專營,就是對鹽業、礦山等國家資源進行“資產國有,民間經營”,然後從中提取利潤。鹽鐵專營政策對後世的影響綿延兩千餘年,迄今猶存,成為中央集權制度的經濟保障。

鼓勵投資和消費:在管爺的經濟思想中是鼓勵消費的,管爺認為“儉則傷事”,甚至鼓勵奢侈消費,在《管子》一書中就有一篇奇文《侈靡篇》,管爺認為不斷消費,才能促進生產和商品流通,貧窮之人才有工可做。同時管爺在《乘馬數》中還說每當凶年,國家應建造宮室臺榭,以此促進人民就業。這種通過政府固定資產投資來刺激經濟復甦、促進就業的做法,直到兩千年後西方人才學到手。

管爺真乃無師自通的經濟天才。

三、管爺擅長玩“國際貿易”

在管爺的精心輔佐下,齊桓公成為春秋時期第一位中原霸主,然後開始召集諸侯會盟,《史記》說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就是說九次召集諸侯國開會,開會除了炫耀一下強悍的國力外,重要內容是以霸主身份統一各國關稅,管爺的此種做法,就是在建立一個區域經濟的關稅同盟體,這在兩千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是國際貿易的遊戲慣例。

《管子·輕重戍》中記載了一則十分精彩的管爺利用國際貿易規則狙擊魯、樑二國的案例:

魯、樑二國乃東方大國,民眾擅長織綈(一種厚實光滑的絲織品,用它剪裁成的衣服為當時最高檔的服裝)。管仲就請齊桓公帶頭穿綈衣,很快穿綈衣成為齊國上下的時尚。一時間綈的需求量猛增,供不應求,管仲卻不允許本國人生產綈織品,而是一律從魯、樑二國進口。

(管仲老街一景)

管仲召集兩國商人,對他們說:“你們織綈十匹,我給你們三百斤金,如果織綈百匹,我就給你們三千斤金。”魯、樑二國果然中計,在政府鼓勵下,民眾紛紛從事織綈紡織,農事因而荒廢,一年多下來,糧價暴漲。此時管仲下令關閉與魯、樑的通商關口,不再進口一匹綈布。

魯、樑兩國經濟頓時崩潰,難民紛紛湧入齊國,管仲順勢讓他們去開墾齊國的很多荒地,反而促進了齊國的農業生產。魯、樑二國從此一蹶不振,不得不親自向齊國納幣修好。管仲還利用同樣的手段制服過莒國和萊國,其手段之高妙和狠辣,迄今仍讓人歎服。

以上就是管爺,稱為中國古代版的“凱恩斯”,一點也不為過,卻比西方的凱恩斯整整早了兩千多年。

(管仲老街一景)

【作者簡介】剛子,畢業於燕山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業餘時間喜歡閱讀和文學創作。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