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同治帝神祕死亡,卻被一宮廷密檔揭開:死狀慘烈,太監都不敢近身_李德立

同治皇帝,清朝第十位皇帝,同時也是一位短命皇帝,終年不過19歲。對於他的死,坊間一直眾說紛紜。根據清朝官方的說法,同治帝應死於天花。對於滿清皇室來說,天花乃是不治之症,這是因為他們源於關外,對天花病毒的抵抗力較弱。

20世紀80年代,徐藝日所寫的《同治帝之死》. 他從清室檔案《萬歲爺進藥用藥底簿》中查閱了自同治十三年十月三十日載淳(同治帝)得病召御醫李德立、莊守和入宮請脈時起, 直至十二月初五載淳病死時止, 前後共37 天的脈案、處方及106帖服藥記錄, 肯定同治是死於天花無疑。

《萬歲爺進藥用藥底簿》是官方檔案,在一般人眼裡極具權威性。然而,偏偏有很多人不相信。同治帝剛死,坊間便傳聞,他是因為梅毒而死。當時,由於慈禧管教不嚴,同治帝生性頑劣,經常微服出巡,流連於煙花柳巷。據清人記載,同治帝在市民中公開露面,就有三次之多。至於同治皇帝到底出宮多少次,這就沒人知道了。

對於同治帝患梅毒而死之說,最有力的證據便是同治帝的主治醫師——李德立的供述。李德立,出身於御醫世家。1989年,李德立的曾孫李鎮曾在《文史哲》上發表文章——《同治究竟死於何病》。文章中提到,李鎮曾因此事,問過自己的祖父。這位祖父是李德立的長子, 曾任光祿寺置正,在清廷供事多年。

對此,祖父回答:“同治帝肯定死於梅毒”。當時,同治帝的症狀十分嚴重:“梅毒潰爛後, 流膿不止, 奇臭難聞, 我父每日必須親自敷藥,過了一個多月,我父因持續的惡臭失去了嗅覺。”

同時,李鎮祖父還說,李德立剛進養心殿,看到同治的模樣,就知道是梅毒。當時,同治帝出現了“腎虛赤濁,襲入筋絡”、“毒火聚腰,慢流膿水”,“牙齦黑臭,口疳穿腮”,“遺精尿血”等症狀,稍通醫理的人都知道,這哪是天花啊!據說,當時的同治,連太監和宮女都不太敢接近,作為御醫,李德立也只能捏著鼻子上了。由於此事非同小可,因此他還專門找來外科御醫張本仁會診,並一致肯定是梅毒。在當時,晚期梅毒是不治之症,神仙難醫。

對於同治帝的真實病情,李德立自然不敢與慈禧細說,畢竟梅毒不是天子應該得的病,傳出去成何體統。若跟慈禧實話實說,免不了被殺人滅口。因此,李德立與右院判莊守和商議,不如直接裝糊塗,既然宮中都說天子出水痘,就照天花來治。就這樣,在《萬歲爺進藥用藥底簿》中,盡是治療天花所用的藥物,這些記載不過是李德立和莊守和的保命之舉。

官方檔案和御醫紀錄到底哪個在理,在當時已經成了羅生門,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誰也說服不了誰。然而近期,隨著一封宮廷密檔的發現,同治死亡之謎或許已經解開了。學者在在臺灣中央研究院珍存的《明清內閣大庫檔》中,找到一封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八監察御史餘上華的奏摺。

奏摺說:

從這份奏摺我們可以看出,餘上華認為,同治之所以死亡,是因為李德立和莊守和沒有對症下藥,亂治一氣。因此理應治罪,以告天下。這份奏摺,與李德立對兒子所說的話非常吻合。那就是,李德立和莊守和明知同治得了其他病,卻按天花來治療。

同時,此奏摺言詞含混,似乎有難言之隱。按照常理,若是因御醫失誤,導致同治病死,監察御史奏請嚴治其罪,當然死罪無疑,至少也要流放充軍,終身不得錄用。然而查得清檔,有李瀚章奉懿旨“李德立等均革職帶罪當差”之奏摺。很顯然,李德立雖然遭遇懲罰,卻仍在宮廷裡當差,所謂“嚴治”,不過是“薄懲”。

當時同治死於梅毒之說已鬧得滿城風雨,朝野皆知。倘若輕罰太醫,等於不打自招,默認了皇帝微服嫖妓。於是才有監察御史餘上華的奏摺,用以掩蓋事實真相。由此可見,同治帝必定是患梅毒而死無疑了。

此外,據李鎮說,李德立被革職後不久,便辭官歸家。他再三告誡子孫:伴君如伴虎,切勿供職內廷,免受無罪之罰。他後來在民間行醫,施診舍藥行善濟貧,故京都有李善人之譽。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