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被唐代詩人稱為仙境的地方 其實藏了更多動人故事_龍山

“東南山水越為首”是什麼樣的越州山水暈染在詩仙李白的心頭?“越王勾踐破吳歸,義士還家盡錦衣。”又是誰改變了烽火狼煙留下的斷壁殘垣,創造了獨特的州衙建築風格,讓這裡變得華美莊嚴?“我是玉皇香案吏,謫居猶得住蓬萊。”這裡藏了什麼故事,竟讓被貶到越州的元稹豁然開朗?守望文化家園,傳承歷史文脈,本期《文化浙江大講堂》為您講述發生在古老越州城的故事。

點選觀看視訊

越州為什麼令讓唐代詩人心馳神往?

在紹興古老的倉橋直街上,很多店鋪的楹聯還保留著“越州”“越國”的字樣。時間回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越州活躍在文人雅士筆下,在一條全長190公里的“浙東唐詩之路”上不可替代。越州山水之美曾讓詩仙李白都稱讚道“東南山水越為首,剡為面,沃洲、天姥為眉目”。而越州,它的名稱是由何而來呢?

紹興在古時候就稱為越,它是我國古代南方越民族的聚居地。到了春秋時期,越民族就以今天的紹興這一帶為中心,建立了越國,是春秋列國之一。越王勾踐時,越國滅吳稱霸,所以當時越國的疆域是逐漸拓展到了江淮地區。秦始皇統一中國以後,當時他在越地置會稽郡,而且把原來的大越縣改名為山陰縣。這主要是為了消除越部族的政治影響。到了隋開皇九年的時候,會稽郡改名為吳州。到了隋大業元年的時候,重新又恢復了越這個名稱,改吳州為越州,所以越州這個名稱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唐代慕名到越州來遊歷的詩人有400多位,為什麼那麼多的詩人,對越州是一往情深呢?這主要有幾個方面。第一個是因為稽山鏡水,這樣一種秀美的山水風光吸引了大量的詩人紛至沓來。第二是因為當時越州是浙東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浙江東道道治和越州州治就設在這裡,加上浙東運河穿城而過,所以詩人們到越州這個地方來,交通也是很方便的。第三是因為越州它這個地方人文景觀非常豐富,有大量的古今遺蹟留存,特別是古城裡面有一座山,當時稱為龍山,這個地方就有很多的越國遺蹟留存在這裡。

越王勾踐是怎樣瞞天過海悄悄達成復國偉業?

詩人筆下的越州,常常柔美多情。而歷史中的越州,經歷過崢嶸歲月,也見證過帝王血淚。如今,當我們來到這座府山,也就是昔日被稱為龍山的這個地方,一些角落的斑駁痕跡,仍舊可以讓人們感觸到穿越千年的一種堅韌力量。

龍山,位於今紹興古城內西南隅,又名臥龍山、種山、興龍山、府山等。因山勢盤旋迴繞,形若臥龍,故名臥龍山,俗稱龍山;春秋越國時期,越王勾踐在范蠡和文種等大夫的輔佐下,復興越國,消滅吳國並稱霸中原。功成後,范蠡隱退,文種卻被聽信饞言的越王勾踐賜劍以死,葬於此山,山因此而名種山。清康熙二十七年,康熙帝南巡至紹興,駐蹕於此,易名興龍山,又因山為歷代府署之地,故俗稱府山。

公元前490年,越王勾踐聽從范蠡的建議,以龍山為屏障,在四達之地的山會平原上築城立都,建立了包括小城和大城兩座城池毗連的國都大越城(今紹興城),使戰敗後的越國迅速建立了新的政治、軍事、經濟中心。

勾踐在修築城池時,不敢設防,在面向吳國的西北向不築城牆,以示“臣服”之意,但實質上對吳國是高度戒備,於是在龍山的山頂上建造了一座高臺建築,名為飛翼樓,登樓遠望,可觀察吳國入越動靜。當時,越王句踐的宮殿也建在龍山,《越絕書》中記載越王臺的建築為“週六百二十步,柱長三丈五尺三寸,霤高丈六尺。宮有百戶,高丈二尺五寸。”相傳,越王勾踐當時為了滅吳雪恥,復興越國,不敢過安逸的生活,躬行節儉,每天吃粗糧,穿單色粗布衣,甚至不看歌舞,不聽音樂。“省妻妾,不別所愛”。他與百姓同勞動,親自參加耕作,勾踐夫人也與越國的婦女們一起親自織葛布。越王臺建成後,勾踐沒有在宮殿中就寢,卻居住在簡陋的閣樓中,這座樓明為起居室,實際上是具有防禦功能的箭樓,勾踐把苦膽懸掛在箭樓的小屋裡,每次進出都要用舌頭舔嘗苦味,晚上則睡在柴薪上,時時提醒自己不忘國恥。勾踐臥薪嚐膽,焦思苦身的精神,激勵和感召著越國臣民。所以當時越國上下是凝心聚力,同仇敵愾。所以經過“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越國的國力是逐漸的強盛起來了,最後越王勾踐就興兵伐吳,一舉消滅了吳國。

而這越王臺也成了後人紀念勾踐的地方。

是誰在府山上建立了壯麗的州宅?

“越王勾踐破吳歸,義士還家盡錦衣。宮女如花滿春殿,只今唯有鷓鴣飛。”至唐代時,昔日越國所建的越王臺已盡顯蕭敗,山上的越王臺、飛翼樓等越國遺址,成了眾多詩人墨客借古抒情之處。李白來越州登龍山時就寫下了這首題為《越中覽古》的詩篇。詩人竇鞏在出任浙東觀察副使時,也發出感慨:“傷心欲問前朝事,惟見江流去不回。日暮東風春草綠,鷓鴣飛上越王臺。”唐代時許多詩人或來這裡尋訪古蹟,或來這裡飽覽山水之勝和州城美景。唐初時,有一個人在龍山建立了龐大又華麗的建築群,在歷史上為這裡添加了更多的文化藝術氣息,也使更多的墨客騷人對越州心馳神望,詩詠丹描。

唐代初,龐玉出任越州總管,在山之東南麓營建州治。龐玉是唐代第一任越州太守,他是陝西涇陽人,史書上記載龐玉人長得魁梧有力,懂兵法。本為隋朝的將領,後率萬騎歸降唐朝,曾跟隨李世民平隴西、巴山,立下戰功。官至左武候大將軍、左衛將軍。龐玉熟知朝廷典章禮制,出任越州總管。他在越州任職期間,披榛建府,創修府署,對百姓施以仁義,惠澤於民;對盜賊奸徒處罰嚴厲,威肅如霜,使盜徒不敢犯境。越州人民感其恩德,用歌謠傳唱對龐玉的愛戴之情。唐貞觀十一年(627),龐玉去世,越州人民為追仰他的功德,在龍山西南之巔建城隍廟,祀龐玉為城隍神。由龐玉始建的越州官署,經後任者的不斷修建,形成了一組龐大的官府建築群,山上樹木蒼翠,花木扶疏,滿山亭臺樓閣,雕樑畫棟,與其山川映帶,號稱仙居。

元稹和白居易唱酬來往的佳話

在府治中,在山巔上,都可以近覽鑑湖,遠眺稽山,飽攬山水之勝。唐穆宗長慶三年(823)十月,元稹出任浙東觀察使兼越州刺史時,就住在臥龍山上的州宅之內,他對龍山上州衙等建築的高眺壯麗十分感慨,對州城的山水之美讚歎有加,認為“居山之陽,凡臺榭之勝皆因高為之,以極登覽”。

元稹曾位至宰相,被貶至越州,卻是心境平和。

其時,詩人白居易出任杭州刺史,兩位好友相互詩筒遞送,唱酬來往,傳為佳話。元稹曾題寫了《以州宅誇於樂天》詩寄給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樂天是白居易的字。元稹在詩中雲:“州城迥繞拂雲堆,鏡水稽山滿眼來。四面常時對屏障,一家終日在樓臺。星河似向簷前落,鼓角驚從地底回。我是玉皇香案吏,謫居猶得住蓬萊。”

站在龍山頂上觀望,視野開闊,既能看到群山逶迤的會稽山脈,又見碧波萬頃的鑑湖水環繞州城。住在州宅,可謂天上人間兼及。為此,詩人用詼諧之筆寫了“我是玉皇香安吏,謫居猶得住蓬萊”之句。雖被貶官,卻天天住在蓬萊仙境,這是何等的欣慰,這既是詩人的樂觀,又是對好友白居易的慰藉,可謂情真意切。

不久,詩人元稹又寫《再酬復言和誇州宅》,寫下了“會稽天下本無儔,任取蘇杭作輩流”之名句,以表達對龍山和越州之愛。此後,元稹更是意猶未盡,寫下了“仙都難畫亦難書,暫合登臨不合居。繞郭煙嵐新雨後,滿山樓閣上燈初。人聲曉動千門闢,湖色宵涵永珍虛。為問西州羅剎岸,濤頭衝突近何如?”的詩句。龍山的美倫美奐難以用筆墨來形容,表明了蓬萊之真實意境。

唐代慕名來越州遊覽的詩人有數百位,留下了大量膾炙人口的詩作。越州和位於越州城內的這座龍山,經歷過戰火紛飛時的慘烈,也彰顯過匠心設計下的精美。一動一靜,等待更多人來這裡賦予它更多的故事。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