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新朝末年,西北豪強對漢朝的疏離與猶豫_竇融

西漢末年,政權逐步被外戚王莽把持,最終王莽自立為皇帝,建立新朝。

但新朝的統治從一開始就面臨危機,很多擁護漢朝的勢力出逃或割據觀望,外戚班彪就帶著僕人魏朗等離開常安,前往西北避禍。

當時,出身隴右大族的隗囂自封上將軍,表面上遵奉漢朝皇帝,實際上卻秉持“外順人望,內懷異心”,這讓班彪感覺到恐懼,雖然得到優待,但還是不能安心住下。

魏朗從班彪連日來愁眉不展,看出了他的心事,就密告班彪:“我在城中打聽數日,有人說河西(今河西走廊一帶)那一帶的行河西五郡大將軍事竇融,也是西漢皇室外戚後人,而且為人慷慨有大義,我們不妨到那裡去看看。”

班彪此前也聽說過竇融的名頭,知道魏朗已經有所準備,就決定離開上邽,前往河西尋找機會。

為了避開隗囂的耳目和可能遇到的襲擾,班彪一行人深夜出發,按照魏朗之前瞭解到的小路前進。

又是一次遠行,班彪聯想到自新末以來,為了避開混亂的局勢,自己從長安故都一路逃難的狼狽,提筆寫下了一篇《北征賦》。

在《北征賦》中,班彪寫下了自己逃亡的無奈,一路上所見到的悲慘景象,並結合幾百年的風雲變幻,抒發了“君子固窮而守節”的儒家思想,在感時傷世的同時,也堅定了自己的目標和方向。

班彪等人趕到張掖後,竇融非常高興,他很欣賞班彪的才華和操守,就把班彪徵為從事,用師友一樣的禮節對待他。

班彪和竇融一番長談後,也感覺竇融和隗囂完全不同,是可以爭取的歸漢物件。

那麼,竇融到底是何許人呢?

竇融的七世祖是西漢孝文皇后竇氏的弟弟章武侯竇廣國,因此他也是正兒八經的西漢皇室外戚。不過與班彪不同的是,竇融先是在西漢末年因軍功被封為建武男、強弩將軍司馬,更因妹妹嫁給了王莽的堂弟隆新公、大司空王邑,成為新朝權貴,全家徙居長安,“出入貴戚,連結閭里豪傑,以任俠為名”。

新朝末年,竇融多次跟隨功建公、太師王匡,妹夫王邑等人征討反新勢力,並擔任波水將軍。

新朝滅亡後,竇融率軍投降更始帝劉玄,先後擔任校尉、鉅鹿太守。

竇融看到玄漢政權不穩,想起他的高祖父曾為張掖太守,從祖父曾為獲羌校尉,從弟為武威太守,覺得河西才是他們安身立命之所,就請求大司馬趙萌為他說情,辭去鉅鹿太守之職,改任張掖屬國都尉。

竇融來到張掖後,與酒泉太守樑統、金城太守庫鈞、張掖都尉史苞、酒泉都尉竺曾、敦煌都尉辛肜等人結交,他們商議“推一人為大將軍,共全五郡,觀時變動”,竇融被一致推舉為行河西五郡大將軍事。

在竇融的管治下,河西成了亂世中的一片樂土,“上下相親,晏然富殖”,兵馬也在時時訓練,以防羌人或匈奴人的侵擾。

班彪趁機勸竇融支援剛剛建立東漢王朝的漢光武帝劉秀,並積極為竇融出謀劃策,竇融認為他說得很有道理,但因河西距洛陽太遠,沒有辦法直接聯絡而繼續等待機會。

責任編輯: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