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

三重反轉、一案真香,《罪夜無間》如何做出電影級懸疑質感?丨專訪

文 │ 穀雨

《罪夜無間》會員版收官了。

這部堪稱為最愛埋彩蛋、最愛埋梗的民國探案劇,有別於其他型別作品,以高反轉的內容質量,被觀眾稱之為“量小內容多”的精悍作品,每個單元案件,單獨拿出來,都可以傳達一部懸疑片的感受。

在最後一集中,故事迎來最大反轉,秉持一貫的三次反轉方式,觀眾這一次不算猜中謎底,最大的反派人物不是大家篤定的偵探小說家蔣涵知,而是劇中被人們習慣性忽略的慣賊陳飛。

但要說觀眾全然猜錯,也不算對,因為陳飛亦是蔣涵知。讓觀眾跟著揪心25集有關陳一鳴和蔣涵知的身世,也終於在第26集被徹底揭開: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罪夜無間》中陳一鳴和蔣涵知的恩怨開始於一場二十年前的戲劇內鬥,叱吒上海灘的黑幫大佬金盆洗手之際,遭遇黑幫內鬥。而因為高管之子連累而降職出行此次任務的巡捕,在這場博鬥中,與黑幫老大雙雙墜入山崖,最終因為耽誤時間而錯過最佳的治療機會。

事件的因果從這兒被埋下,二十年後,一個巡捕之子,一個黑幫之子,身份境遇的對調讓人感嘆造化弄人。二人對決中,七個巧妙懸疑案件的破解過程,展現了兩人不同的立場、對惡的態度、對恨的和解方式,有人選擇用法律制裁,而有人則選擇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可以說,身世之謎破解和陳飛這個人物,是《罪夜無間》導演麥利雅斯埋的最深的一個梗,也是這部劇裡鋪排縝密的一條暗線。這樣的巧妙設計,讓彈幕區裡觀眾們再一次折服於導演和編劇的縝密構思和埋梗手段,也讓觀眾們開始期待起《罪夜無間2》的播出。

惡與罪:反轉“無間”

《罪夜無間》是一部由無數反轉事件構成的懸疑偵探劇,也是一部將背景放置在民國的單元劇。由陳一鳴和蔣涵知的二人身世構成故事明線,再由《失念》《兩舌》《剎那》《邪願》《斷惑》《嗔孽》《寂滅》總共七起案件構成,在每集30分鐘左右,總共27集的時長裡,講述了一起由臉譜凶殺案鋪展開的複雜案件。

播出到第26集的時候,《罪夜無間》迎來了播出至今最大的一個高潮點,男主陳一鳴和反派蔣涵知的身世之謎終於揭曉,觀眾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劇中存在感最小的慣賊陳飛才是《罪夜無間》裡最大的反派,而一直被大家認為終極反派的偵探小說作家蔣涵知,也不過是掩人耳目的另一重身份。

實際上,戲外蔣涵知的粉絲並不少,這位帶著金絲邊眼鏡,瘸腿拄著一把黑傘的偵探小說作家,文質彬彬又風趣幽默,喜歡在偵探陳一鳴的偵探咖啡店裡點杯奶茶,然後開啟筆記本,用鋼筆書寫各類懸疑偵探小說。每當陳一鳴追查案件陷入僵局之時,他總能巧妙的、以不引人注目的方式,給陳一鳴一兩處提點,於陳一鳴而言,這是一個聰明的同類。

對麥利雅斯而言,最初創造出蔣涵知這個人物的時候,就是按照他們勾畫另類的人物形象:“我們希望他是擁有亦正亦邪的性格的,很討人喜歡,有點喜劇色彩,讓觀眾一開始就知道他是反派,但是還是覺得他特別招人愛,有這種反差萌的感覺,這樣當最後的真相揭開的時候,其實更能引起觀眾的共情。”他們想要一個區別以往偵探劇中,不同的人物角色。

實際上,觀眾對《罪夜無間》中蔣涵知的解讀要更深入一些,無論《失念》中幫助被權貴性侵的戲班男童付重生手刃仇人,還是《兩舌》中幫助原本是兄妹三人的周子武、沈雪,報了二十年前害妹妹跳樓的凶手,有人認為蔣涵知在前兩個故事中,展現出了對惡人的另外一種裁決方式: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兩舌》中他一方面幫助周子武兄妹製造了一出巧妙的連環案騙局,讓妹妹沈雪和哥哥周子武假裝情侶,騙過妹妹沈雪的未婚夫強威,也騙過了偵探長陳一鳴;一方面又找到了曾經參與二十年前那場凶殺案中,被強騙去做偽證而苦座二十年大牢的方六,給他一筆金錢和一把槍,讓他槍殺強威。

一個壞人用私刑的方式讓另外一個壞人去死,這肯定是和陳一鳴追求正義的方式是有區別的。但是,蔣涵知奉行的就是他這一套,我不管你,你只要幹了壞事,我跟你有仇,我一定會報復你。”說到劇中蔣涵知這個人物,導演麥利雅斯給出了這個人物的設定邏輯,和傳統劇集中的反派略有不同,阿楠飾演的蔣涵知是一個亦正亦邪的人物,他會慷慨地幫助弱者申冤,但選擇讓他們拿起復仇之劍:凝視深淵之時,被深淵吞噬。

這也是《罪夜無間》的迷人之處,同樣是對惡的宣戰,對惡的制裁,導演麥利雅斯給出了兩種可能。一種是無論多麼罪大惡極,也要通過法律的手段將惡人制裁,不錯抓一個好人,不放過一個壞人,這是王瀧正飾演的偵探長陳一鳴的方式,而蔣涵知則恰恰相反。“我們設定的陳一鳴就是希望能設計一個非常落地的一個人物,有的時候還有點苦哈哈的,挺委屈的這樣的角色,一個接地氣的偵探。”

實際上,陳一鳴代表的是能不被情緒吞噬的理智派,選擇用最好的方式幫助弱者,制裁惡而不讓無辜者蒙冤,而蔣涵知雖然看似用“正義”的方式幫案件的受害者復仇,實際上這些人也不過是他復仇路上的一枚枚棋子,他雖然平息了怨,但一方面又催生了惡。

無論劇中配角人物中,被侵害付重生,還是為妹妹報仇的三胞胎沈雪、周子武,還是主要人物陳一鳴、蔣涵知、張天笑等人,麥利雅斯和編劇團隊希望這部民國懸疑偵探劇中的人物,是能夠被觀眾記住的。

“正兒八經地講故事,就是娓娓道來,把人物立好了,把故事同時給你帶出來,故事精彩一點,到最後真的有人死的時候,比如說傅重生死的時候,或者是到最後沈雪跳樓的時候,那一定會觸動你一點,因為前面已經把人物都給你做瓷實了,他再跳樓,他再被槍打死,那真的很難受,而觀眾也會跟著難受,那就說明OK了,這個故事寫成功了。”

“2萬元咖啡,磨出6個案件”

《罪夜無間》的劇本做了200天,是導演麥利雅斯和總編劇張鳶盎,編劇畢穎、耿芯和陳德宇5個人,在北京漫咖啡館裡喝2萬元的咖啡熬出來的,用他的話來說,整個過程就是,“不停地推翻重寫,不停地挖坑、填坑,不停地喝咖啡。”現在劇本中除了《嗔孽》這個案子是拍攝中新增的之外,其他案子都是大家一個細節一個細節磨出來的。

“其實每個案件我覺得都挺磨人的,要是挑一個的話,那可能就是我們的第二個案件(《兩舌》)了,這個案件編排的時候,人物關係非常複雜,又涉及各種反轉,多的我自己都數不清了,當時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整理,梳理整個劇情,然後埋梗、鋪排這些懸疑點。”播出後從觀眾的反饋來看,大家對這個案子也比較認可,“我覺得我們當時付出的這些經歷和掉的頭髮也是很有意義的了。”

《兩舌》的案件涉及三層反轉,故事從一個傍晚借用偵探咖啡館裡,打電話的女人沈雪說起,她撥錯了電話將給前男友周子武的電話撥到了未婚夫強威家裡,隨後聽到了電話那頭一聲慘叫,匆忙間她請求陳一鳴和前男友周子武幫忙一同前往未婚夫家。

在拍攝呈現上,導演給出的第一重反轉,即為觀眾跟隨著陳一鳴的視線,認定嫌犯是二十年前強威坑害的朋友囚犯方六;第二重反轉在於,周子武因為方六入獄,一時說漏嘴,被抓住馬腳,他就是當年女學生的哥哥。隨著抽絲剝繭的過程,觀眾逐漸發現這場凶殺案原來和二十年前女學生跳樓案有關,當時負責調查案件的巡捕被莫名降職,案件由原本的一起姦殺案變成了女學生自殺案,而嫌犯直指強威。

就當觀眾因為《兩舌》已經結束的時候,與人閒聊中時的陳一鳴忽然發現疑點,並開始懷疑沈雪,最終發現強威和周子武的電話號碼都是沈雪開的戶,那天晚上她並沒有打錯電話。到這個時候,觀眾才猛然察覺,沈雪和周子武才原才是案件真正的凶手,《兩舌》真正完結,反轉三次實現。

講到《斷惑》這個單元案,導演麥利雅斯笑了,據他說這個案子磨人的程度不亞於《兩舌》。《斷惑》講述的是,一位叫宋新榮的富商,他的管家聯合他的姨太太,用催眠的方法謀害了他,並重立財產分配遺囑的故事。雖然故事簡單,但在影片呈現上,編劇團隊的重點不是放在瞭如何將富商用催眠殺害的過程,而是重在展現偵探長陳一鳴在追捕管家的過程中,被人暗算傷中頭部,人在瀕臨死亡那一刻的意識。

麥利雅斯用“夢”的包裝手法,將陳一鳴在重傷陷入沉迷時,他所遭遇到的外界所有資訊,用類似夢中夢的故事,不斷反覆推倒重來,並補全故事資訊。歸到整部戲中,這個單元案件只有18、19、20三集,內容不過80分鐘左右的體量,但整個過程有關於夢境的場景設定和細節故事,資訊其實量遠遠超過三集。

《斷惑》的重點已經不是普通的主角破案過程了,而是導演意識的展現,他將這三集內容以夢中夢的手法展現出來,將揭開謎底的權利交給觀眾。事實上,看第一集的時候觀眾並不能理解這個不斷推翻重來的故事,因為即便遇到的是同樣的人物,但大部分場景已經換了。這個時候觀眾還沒走進局,不知道陳一鳴究竟做了幾重夢,直到最後他從醫院中醒來,觀眾才恍然大悟,原來夢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現實世界在陳一鳴潛意識裡的投射。

麥利雅斯回憶起那個案子,還記憶猶新,“《斷惑》那個案子,我把所有人都說懵了,沒有一個人能夠聽明白我到底在說什麼,我自己幾乎也不太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說不明白之後,他就用畫的方式,給所有人展示,畫到最後他還中途出去抽了兩支菸,回來後說“咱們繼續來”。

麥利雅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做出新意來,團隊在做《罪夜無間》這個故事的時候,更多地想的是如何做到反套路,所以願意一遍一遍的磨。因為在他看來,新意這個詞對應的就是套路,現在的觀眾有很大的閱片量,“所以遇到有反轉的,有懸疑的劇情,觀眾內心都會有一個預設和答案,而我們要做的其實就是反套路、反預設,讓他們覺得出人意料。

“威廉尖叫”的遺憾

到現在,《罪夜無間》會員版已經釋出了27集全片,麥利雅斯再談起這部劇的時候,言談之間也有失落遺憾,這是他本人執導的第一部影視作品。

作為一部純粹原創的偵探劇,《罪夜無間》的誕生過程,其實也充滿著各種曲折。導演麥利雅斯此前一直跟著白一驄,參與《暗黑者》等劇的製作工序,對懸疑偵探劇都已經非常熟悉。這部劇從2016年想法誕生,到2017年12月10日開機,其實經歷過一段時間的等待期。

他講到劇本當時已經做到了第四版,但是因為劇是一個小專案,當是還處在一個無人問津的狀態。編劇張鳶盎在劇上線期,還曾發微博說,《罪夜無間》是他參與過規模最小也最艱難的專案。

但直到最終上線,這部劇最終被優酷評為S級網劇播出,麥利雅斯回憶起這件事的時候依然覺得很有意思,剛開始製片人老邵給他打電話,告訴他平臺定級的時候,他自個兒想應該沒有那麼高:“我說B級。我說差不多吧。

結果老邵告訴他,S級。

他不相信,說“不可能,你再說一遍。”

然後老邵又重複了一遍,真的是S級,兩個年齡加起來有80多歲的人,在那塊兒像小孩一樣商業互吹了好幾分鐘。老邵是個南方人,深圳的,講話有點像南方生意人,有點港臺腔,電話那頭麥利雅斯聽他說定級成了S級,就感覺自己談成了一個大生意。

很難說《罪夜無間》播出趕上了好時候,從去年年末開始,懸疑劇已經無法回到《暗黑者》《無證之罪》和《白夜追凶》那個大好的時候了,已經呈現疲軟之勢。再加上這類劇天生就有觀看門檻,受眾基礎上不佔優勢。而《罪夜無間》播出時,市場上有多個同類型作品,無論演員在流量上還是專案在成本投資上,《罪夜無間》都無法比擬。

麥利雅斯有點遺憾,他是一個懸疑電影迷,每個時代,每個流行階段各種題材的偵探劇他基本上都看過,一些靈感想法他全部都注入到《罪夜無間》裡,比如著名的“威廉尖叫”片段他加入結局最好的彩蛋裡。

“包括昆汀,在《殺死比爾》裡頭,在好多好多電影裡頭,你都能聽到威廉尖叫的音效,就是從天上掉下來,或者從哪兒掉下來,這是一個開源的免費的音效。”這是許多懸疑影片最喜歡用的音效之一,據百科介紹該尖叫聲最可能的來源是演員及歌手謝爾比·伍利,得名於1953年西部片《飛沙河襲擊》中的一個角色士兵威廉,他在片中被箭矢擊中。

因為這個尖叫聲太有特點,之後有一個資深的剪輯師聽到了這個尖叫,認為這個聲音太扯,也太胡鬧了,所以把這個尖叫聲加到了他的片子裡,隨後這個尖叫聲逐漸成為經典,被很多電影導演使用。

“因為你喜愛這類作品,你知道一些這些好玩的邊邊角角的小花絮。你才能知道這件事,但是好多人不知道。”

在《罪夜無間》會員版收官的時候,麥利雅斯還專門發給觀眾們發了一條長微博,其中有一段寫到“27集大結局裡,我放了一個超長的彩蛋在字幕後,這個彩蛋裡還有一個我認為只有資深骨灰影迷才能發現的“知名”彩蛋,希望你能找到它。”

遺憾的是,直到採訪結束,麥利雅斯並沒有發現有人發現了這枚彩蛋,就像這部劇麥利雅斯也不確定會不會有第二季一樣,他現在也不太確定,未來有人會不會發現這個彩蛋。

福利時間

《2018網路劇產業發展研究白皮書》

“買一贈一”“買二贈二”優惠ing

5月5日前下單購買2018【網劇+網大】白皮書,贈送2018【動畫+漫畫】產業研究報告

Reference:Man's Daily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