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魯迅妻子的老師:放棄一切嫁給窮書生,成就中國近三百年來第一人

讀書人的愛情極具浪漫主義色彩,我們經常可以聽到許多國學大師的愛情段子,徐悲鴻、沈從文、冰心等人的情史已經路人皆知,但很少聽聞陳寅恪先生的花邊緋聞。當然陳寅恪先生除外,他的腦海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做學問。如果要給民國大師排出個座次,這頭把交椅不好說,但要說前三強,中間一定有陳寅恪的名字。在我看來,陳寅恪才算是民國時期真正做學問的人,他是大師毫不為過。

被傅斯年稱為近三百年來第一人的陳寅恪對於名利和兒女情長早已看淡,他不讀碩士不讀博,在他看來這些都只是虛名,真正搞學問的人不在乎這些虛名。從這點來說,現在某些連知網都不知道的“博士”是不是應該感到羞愧。

話是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正因為自己醉心於學術研究,所以年近40尚未成家。1926年,陳寅恪在國外留學歸來之後,在清華大學任教。當時的他已經36歲了,但始終沒有個伴,老父親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當時的他和趙元任成為了同事,兩人常有來往。而趙元任的妻子楊步偉眼看陳寅恪沒有娶親打算,就尋思著給他介紹個物件,就這樣,唐篔走進了陳寅恪的世界裡。

唐篔當時在北京教書,其中一位學生叫做許廣平,也就是魯迅先生的妻子。出生在廣西灌陽的她家境優渥,祖父曾是臺灣巡撫。但她還是離開了溫室,選擇到北京求學,並且開始了北漂生活,成為了大齡剩女。兩個人相約在中央公園見面。

這天,唐篔先到了那裡,等待片刻之後,唐篔發現一名身材略微佝僂的男子,瘸著腳就走過來了。迎面而來的這個人就是陳寅恪。唐篔擔心其跛腳,於是小心詢問。陳寅恪倒也不避諱,說是自己因為小時候家裡窮穿的鞋蹩腳,長了雞眼。當然這點小瑕疵並沒有阻擋住兩人的感情之路,兩人一見鍾情。陳寅恪有大才,唐篔也不遑多讓。兩人在1928年完婚,彼時的陳寅恪38歲,唐篔30歲。

兩人等待了半生,似乎就是為了對方的出現。陳寅恪曾說:“自己寧願搞一生學問,與書相伴共度餘生。感情不如人,我不羞愧,學問不如人,我才羞愧!”但是遇到了唐篔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曾經窮盡半生追求大學問,如今才感到愛情之美。

婚前的唐篔已經是名聲在外,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是大學教師,身上光芒四射。但是和陳寅恪先生結婚之後,她辭去工作,專家在家照顧陳寅恪的生活起居。一個強女子收起了自己的鋒芒,安心躲在丈夫陳寅恪的身後。

兩人的婚姻生活充滿了不幸與幸福。陳寅恪雖然不懂浪漫,但是他知道怎麼對自己的女人好,兩人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因為角色的變化而變淡,反而愈發醇厚。不幸的是,因為陳寅恪家境貧寒,之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唐篔需要從零開始學習做家務,學習照顧家人的生活。在生第一個女兒的時候,她險些喪命,雖然最後撿回一命,但身體卻從此變得極差。

陳寅恪是典型的學者,他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書本,對於生活實在笨拙的很。唐篔拖著自己病態的身子,讓陳寅恪沒有後顧之憂。但是生活給予兩人的磨難還未結束。不久之後,陳寅恪雙目失明。所幸的是,無論生活多麼艱難,唐篔沒有一絲抱怨,反而在陳寅恪失明之後,自己除了忙於家務,還做了陳寅恪的書記員,替他執筆。可以說陳寅恪先生能夠這麼大的學術成就,以及完成的曠世之作與唐篔的奉獻是分不開的。甚至到了動亂時期,陳寅恪先生被粗魯對待,站出來的正是身體羸弱的唐篔。

“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

可以說正是因為陳寅恪,唐篔才能夠多次從死神手裡活過來,陳寅恪已經成為了唐篔活下來的希望。1969年,深知自己時日不多的陳寅恪對妻子更是放心不下。最後寫下了這句“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10月7日,撒手人寰,只留下操勞半生的唐篔。

可是陳寅恪不在人世,唐篔又豈能獨活,僅僅45天后,唐篔跟隨丈夫而去。兩人枯燥且平凡的愛情,被他們帶到天堂。只留下一段並不出名的佳話,為什麼說它不出名。因為很多人提起陳寅恪並不清楚他的愛情生活,只知道他是民國不可多得的國學大師。但是這個名號的背後除了是自己潛心做學問之外,更重要的是妻子唐篔的貢獻。

因為唐篔我們更好的記住了陳寅恪,但是因為陳寅恪我們忘記了唐篔。誰曾想到近百年之後,許多人知道唐篔還得靠著“魯迅妻子之師”的名號?如果唐篔和陳寅恪兩人沒有結識,可能唐篔就會將自己更多的精力放在學問上而不是家庭的瑣事中。那時候我們也許會見到另外一個足以與冰心、張愛玲等人齊名的女才子。但是在感情面前沒有這些如果,正是因為陳寅恪的出現,撫慰了唐篔內心的那種悸動。可以說陳寅恪最後表現出來的樣子,是他和唐篔的結合體,只不過是唐篔融入了陳寅恪的內心。我們所稱讚的不僅是陳寅恪,還有他背後的唐篔,這個女人實在了不起。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