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蘇東坡: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戀!

在中國的歷史上,宋朝是文人的黃金時代。宋朝重視文人,犯了錯一不會殺頭,也不會羞辱式地打屁股,頂多貶到天涯海角以觀後效了事。

在中國的文人中,蘇東坡算是最坎坷的一個了,但他沒有一哭二跳三上吊,也沒有像屈原一樣跳河,更沒有像陶淵明那樣“小舟從此逝,江海度餘生”,而是在紅塵生活中,活出自我的精彩。

蘇東坡很倒黴,寫詩搞出了個“烏臺詩案”,差點被搞成政治犯砍頭;在北宋的黨爭中,他就像風箱裡的老鼠兩頭受氣。新黨上臺,蘇東坡罵新黨,王安石不高興;舊黨上臺,蘇東坡罵舊黨,司馬光不開心,最後的結果就是被一貶再貶,他的半生,不是在被貶,就是在被貶的路上。

生活對蘇東坡一點都不溫柔,但蘇東坡對自己溫柔。縱然生活有一千種挫折,蘇東坡就有一千種對抗挫折的方法。蘇東坡對待生活的態度是:把一切不美好的東西,變成賞心悅目的樣子,即使確實不美好,蘇東坡也能假裝美好。他有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可以叫做幸福的轉化能力。這種能力讓他把失意變成了詩意,把不美好變成美好。

他喜歡把挫折揉碎了,化成美酒佳茗;化成赤壁的濤聲承天寺的月光;化成香噴噴的東坡肉甘甜的荔枝;化成朋友間的嬉笑,化成對愛人徹骨的思念。他把失意化成“人間有味是清歡”的極簡主義美學;化成“老夫聊發少年狂”的豪放;化成“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的灑脫;化成“門前流水尚能西”的自信,化成“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曠達……

在蘇東坡看來,人生固然可以不美好,但是心情不能不美好;人生固然可以愁雲慘淡,但是也可以活出天高雲淡。人來到世界上,不是來悲悲切切的,而是興高采烈的。

蘇東坡面對生活的態度,他的生活方式,是中國式審美生活的圖騰,是宋朝極簡主義生活美學的集中體現,更是一切追求有為有味有趣生活文人典範。學習蘇東坡的生活美學,對我們抵抗命運的挫折,把失意的生活活成詩,大有裨益。

失意的時候多讀書。讀書是蘇東坡的終身習慣,也是他對抗挫折的終極武器。蘇東坡堅持每日讀書,即使是酩酊大醉,也不給自己找偷懶的理由,必然是“披展至倦而寢”。他為我們留下著名的“八面受敵”讀書法,每一個字每一個句子都會反覆吟誦玩味。正是如此,才成就了他如汪洋肆虐的天才的作品。其實哪有什麼天才,無非是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而已。

寂寞的時候多交友。蘇東坡喜歡交友,害怕寂寞。他喜歡聊天,在黃州期間一大早就要出去找人聊天,聊到天昏地暗,別人聊不下去了,他就讓人講鬼故事,或者是隨便說說。他交朋友從來不看地位,他只在乎趣味。無論是達官顯貴文學青年和尚道人,還是山村野夫引車賣漿,都可交朋友。他說自己“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是好人”。正是這種寬廣的胸懷,讓蘇東坡擁有了無與倫比的追求快樂的能力。

失意的時候多做菜。生活的意義就在於,把無聊的時光放到有趣的事情上去。對於饞嘴貓饕餮客的蘇東坡來說,抵抗挫折的方式,就是自己琢磨美食。蘇東坡基本上沒有發財的時候,始終是窮困潦倒,但是也可以窮開心。在黃州時,買不起羊肉,他把目光放到了當時沒人肯吃的豬肉上,終於搗鼓出“東坡肉”,又搞出了東坡魚、東坡羹、東坡肘子的新花樣。在惠州買不起羊肉,乾脆買來羊脊骨烤著吃,還寫信告訴弟弟蘇轍,說狗要不高興了,因為骨頭裡的肉全被他吃光了。蘇東坡還是釀酒大師,在多年的漂泊生涯中,在酒缸中沉浮多年的蘇東坡,發明了萬家春、羅浮春、真一酒等品牌美酒,可以說,蘇東坡的作品,洋溢著笑容和美酒的芳香。其實,所謂美好的生活,無非是相反設法哄好自己的心情和胃的過程,這兩樣開心,生活才開心。

閒暇的時候品好茶。茶是中國人的戀人,好茶就相當於賞心悅目的女孩子。無論是得意還是失意,中國人總能在茶葉的沉浮中,體味到生命的哲學。蘇東坡天才地把品茶與觀賞美女聯絡在一起,他宣稱“從來佳茗似佳人”,他對茶的要求幾乎達到了固執的地步:用水講究,因為“精品厭凡泉”;火候講究,“活水還需活水烹,自臨釣石取深清”。這樣一杯茶下去,“兩腋清風起,我欲上蓬萊”,什麼艱難困苦,全在九霄雲外。

難過的時候幽一默。幽默是戰勝挫折的良藥,不管是對自己幽一默的自嘲,還是開別人的玩笑,都能讓生命變得妙趣橫生。蘇東坡是北宋第一段子手,是幽默大師,是最喜歡給別人起外號的人,是在本該長夜痛哭的時候開懷大笑的人,是隨時隨地能給自己找到開心理由的人,所以,在生活面前,蘇東坡始終保持著微笑的姿勢。他給司馬光起名叫司馬牛;他和王安石鬥智鬥勇,和佛印比拼禪機,和一切有趣的人講有趣的話題。他一個朋友掉了眉毛塌了鼻樑,他就高唱“大風起兮眉飛揚,安得壯士兮守鼻樑”。張先80多歲娶了十八歲的小妾,他寫下“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的名句,是不是很幽默,是不是很歡脫?

抑鬱的時候走一走。對於蘇東坡來說,有趣的生活永遠在遠方,因為,遠方有詩情,遠方有畫意,有青山綠水有天朗氣清,有更美麗的心情。蘇東坡按照王維的“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指示,在宋朝的山水中逍遙地遊走,用一雙快樂的慧眼,發現生活的美好。在廬山,他悟出“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哲學;在杭州,他寫下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杭州最好的廣告文案;在黃州,他寫下“大江東去”及赤壁賦等千古雄文,陰差陽錯成就了黃州赤壁的美名;在惠州,他改造自來水系統,在徐州,他甚至發現了煤礦。

在不美好的生活面前,蘇東坡從不抑鬱,雖有哀愁不快,但一壺老酒,一場朋友間的嬉笑,都能讓他開心。他在月光下吟詩,在細雨中漫步,他在中國藝術的世界上徜徉。生活縱然有不快,一塊東坡肘子,一串美味荔枝,蘇東坡都可以滿血復活。因為太陽每天都會升起,生活還要繼續。

在不美好的生活面前,蘇東坡極為精彩地把自己整成了文學宗師、幽默大師和段子手,整成了美食家茶藝和釀酒大師,整成了備受愛戴的官員,整成了詩詞書畫四絕的文化大師,整成了中國文化的巔峰和中國人的偶像。

Reference:大中國

看更多!請加入我們的粉絲團

轉載請附文章網址

不可錯過的話題